日本今年最大 IPO,捧紅新超級富豪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7 月 01 日 0:00 | 分類 職場 , 財經 , 電子商務 follow us in feedly

6 月 19 日起,日本多了一位身價超過千億日圓的年輕富翁──山田進太郎(見首圖)。二手物品電商平台 Mercari 當天在東京證交所創業板(Mothers)上市,募資超過 1,100 億日圓,是日本今年最大 IPO(首次公開募股)案,總市值約 6,000 億日圓,會長兼執行長山田持股約 3 成,躋身超級富豪之列。



源自拉丁文「買賣」之意的 Mercari,在日本幾乎無人不知,因為消費者下載這個 App 之後,在手機上按一個按鍵,就能把自己用不到的東西換成錢,已經用過的化妝品、穿不下的童裝、看過的漫畫都能賣。它標榜 3 大特點:一、上架簡單──用手機拍照以後,輸入物品特徵就能上架;二、立刻買進──按一個鍵就成交,接下來只要等賣家出貨;三、應有盡有──每天新上架物品多達百萬件,一定能找到自己要的東西。

賣二手商品  變超級獨角獸

由於操作簡單,日本還出現「Mercari 中毒」的人,有些使用者不一定需要這筆錢,而是覺得像在玩遊戲,看看哪些東西、用什麼方式賣得出去;買家也像在挖寶,或許能找到自己一直買不到的絕版書。2013 年在日本成立的 Mercari,2014 年還在美國推出服務,今年 3 月底為止,美日下載次數累計超過 1 億次(日本 7,100 萬次、美國 3,700 萬次),日本平均單月活躍用戶為 1,030 萬人。知名度逐漸打開後,2017 年還進軍英國。

不過是賣二手商品,能創造出這樣一家獨角獸企業,要歸功於山田迥異於傳統日本人的經歷。許多人在形容山田時,會說他是「連續創業家」,因為在 5 年存活率不到 1 成的創業市場,今年 41 歲的他卻已經有 2 家公司創業成功的經驗。關於這一點,可能首先要歸功於山田心態開放的父母。

分別是律師和稅務師的父母親自己開業,山田也沒想過要進公司當朝九晚五的上班族。爸媽不強制規定山田要上什麼學校、學什麼才藝,只告訴他有哪些選項,讓他自己做決定。山田接受日本媒體採訪時透露:「我在學生時代對於社團或其他活動比上課更積極投入。」因為他看到父親和弟弟頭腦都很好,比記性或讀書都比不上他們,小時候就決定走不一樣的路。本來他是喜歡一個人看書、看電影的人,不愛社交,不過當了社團的領導人,開始了解到和同伴一起完成某件事的樂趣。

▲ 二手物品電商平台 Mercari,是日本罕見的獨角獸企業。(Source:Mercari

連續創業家  二度創業之路

山田就讀早稻田大學的時候,曾經到樂天公司實習,參與拍賣網站的成立。因為本來就對網路很有興趣,於是自己學寫程式,畢業後,2001 年成立 Unoh 公司,推出的網站服務包括網羅電影上映資訊的「電影生活」,共享照片的「照片倉庫」等。當時手機遊戲正開始流行,他意識到日本人最拿手的,是製作像遊戲一樣的內容,因此確認自己未來要設法融合手機和遊戲。

2010 年他把手上的公司賣給美國 Zynga 公司,自己當日本法人的總經理,不過兩年就辭職,再度自己創業。原本就愛旅遊的他,認為下一份工作開始以後,很難有完整的時間出國旅遊,於是花了將近 一年環遊世界。繞了一圈回來,他發現以前大家透過紅外線交換資訊,現在用 LINE 搖一搖就可以;而且電腦一直沒做到每人一機,手機卻能人手一支,讓他更確定要推出的是透過手機提供的服務。另外旅途中,他看到全球「惜物」的趨勢,自己不要的東西不應該丟掉,而是轉讓給需要、而且會善待這項物品的人。種種因素綜合考量的結果,回國後他創立了 Mercari。

一開始他擔心沒東西可賣,還請朋友和群眾外包的方式找來了 200-300 項物品,結果過了一個禮拜,就增加到一天有上百項,甚至 1,000 項物品,因此他知道「這是大家想要的服務」。山田認為,美國是世界的縮影,有各種文化、多種語言,只要是在美國成功的網路服務,就容易在全世界暢行無阻。而且美國市場是日本的 4 倍,若攻下美國,就能拓展到歐洲和亞洲,因此雖然投資美國的金額雖龐大,但考慮到回收,依舊值得。

山田嗜書成性,沒有文字可看就會覺得焦慮,因此隨時帶著 Kindle,只要有一點時間就會閱讀,即使在環遊世界的時候, Kindle 也不離手。事實上他小時候一度想當作家,但是有一次讀到村上春樹寫的《為年輕讀者寫的短篇小說導讀》,裡面有好幾本自己看過的小說,但是村上的解說和自己的想法完全不同,於是他發現自己的理解能力有限,應該沒辦法當一個好的作家。他想要做的是「只有自己才做得到」的事,一旦知道當不了世界第一,就頓時失去動力。換句話說,他的目標其實不是要當創業家,而是希望提供只有自己才做得到的服務。

崇拜野茂英雄  大膽去做

山田最崇拜的人是職棒選手野茂英雄。上市前,5 月 14 日他發表了一封公開信,第一段就說:「我是野茂英雄的頭號粉絲。我清楚記得,他在宣布挑戰大聯盟的時候,在日本國內受到許多批評。可是他的表現跌破眾人眼鏡,拿下新人王和三振王。」山田推崇他只想把球投好的專注精神,雖然有很多選手的記錄比他更輝煌,不過野茂有先驅者的勇氣;領頭羊出現後,就會有人追隨,他認為留下記憶比留下記錄更有意義。

信中也提到 Mercari 的經營方針是「Go Bold」(大膽去做)。山田追求的不是穩定成長,而是 5 倍、10 倍的「非連續成長」,即使短期內獲利會減少,只要有機會,他就會大膽投資。Mercari 2017 年 7 月到 2018 年 6 月營業額預估將比上一年度的 221 億日圓成長 62.2%,達到 358 億日圓。至於淨損益,上一年度淨損 42 億日圓,本年度公司以「受廣宣費用使用狀況左右」,並未公布預估金額。

19 日 Mercari 股價一度衝上 6,000 日圓,收盤時跌到 5,300 日圓,之後又連跌 2 天,21 日收 4,810 日圓,總市值為 6,158 億日圓。儘管還沒賺錢,分析師認為多數投資人對該公司很有信心,畢竟它是日本罕見的獨角獸企業。山田說他完全不在意市值,只在乎能提供多少附加價值給客戶。但股票上市後,他的大膽決定,將攸關每位投資人的荷包。

(本文由 財訊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Mercar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