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年南韓生育率只剩 1.05,老化速度超過日本台灣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7 月 02 日 14:56 | 分類 人力資源 , 職場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少子化已是國安問題,尤其是南韓,2017 年全年平均出生率只有 1.05(台灣為 1.13),遠低於維持人口所需的 2.1 替代率,在首爾出生率更低,只有 0.84,相對台北市還有高於全國平均的 1.31。儘管南韓老年人口比例沒有日本來得高,但老化的速度更快。



綜合外電報導,南韓自 2015 年 12 月以來,每月新生兒數量持續下滑,今年 4 月新生兒人數月減 8.9%,今年前 4 個月,新生兒人數與同期相比下降 9.1%。2017 年全年出生的嬰兒數量為 35.77 萬人,年減 11.9%,是自 1970 年開始編制數據以來,新生兒數量最少的一年。

過去 10 年南韓政府為解決低出生率問題已投入 80 兆韓圜,包括提供各種獎勵措施鼓勵生育。但南韓文化根深蒂固的問題並沒有解決,如性別歧視和性別薪資差距巨大,南韓女性平均薪資僅為男性的 63%。

即使現在女性的受教程度高於男性,並希望有職業成就,也願意投入職場,但南韓企業的超長工時和嚴格的階級制度下,即使是男性也不容易融入家庭生活。女性面臨更多障礙,許多女性擔心懷孕請假將無法重返崗位。

近年經濟不穩定,年輕人失業率為 10.5%,其中大學畢業生占 69%,南韓年輕人再也不期望得到一份有利可圖或終身雇用的工作,在首爾買房,除最富有的人外幾乎遙不可及。對很多人來說,婚姻也沒有吸引力,男性對自己擔負家庭責任的信心不足,女性則抱怨潛在追求者對女性角色期望過時。

少子化會威脅退休金體系和未來經濟成長,過去政府試圖解決這個問題,但遭遇強烈的社會不滿。現任總統文在寅似乎有不同的方針,從改善兒童保育並增加對單親家庭的支持下手,這頗有道理,因為與大多數其他富裕國家相比,南韓的家庭福利支出較少。文在寅還承諾實現工作場所的性別平等,但專家認為,政策的重點應該是提高人們選擇如何生活的自由,而不僅是提高生育率。

許多南韓女性認為不生孩子的原因是高昂的生活成本和其他因素,但南韓社會也將工作倦怠歸咎於生育率下降的原因之一。文在寅自己講過,當長時間工作和過度勞累成為常規時,不可能過幸福生活,在這個大原則下,已將週工時上限從 68 小時減少到 52 小時,還將最低時薪提高 16%,達到近 7 美元,為 20 年來最大一次漲幅。

只是大多數南韓人覺得限制工時的法律只是一張紙,無法改變南韓的工作狂現實。專家認為,政府政策應該用在確認和消除任何壓低生育率的非必要障礙,例如勞動力市場歧視、有限的育兒假,或兒童保育設施不足等等,這些都是讓女性無法兼顧職場與育兒的原因,這方面北歐國家堪稱典範。雖然北歐國家生育率也沒有達到人口替代水平,只有 1.75~1.9 左右,但生育率下降本來就是已開發國家的必然趨勢,至少北歐國家可以維持在穩定的區間,不至於萎縮太快。

(首圖來源:Flickr/Reuel Mark Delez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