寬鬆時代結束,美元短缺疑慮四起!嚴防土耳其危機蔓延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8 月 15 日 13:00 | 分類 國際金融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土耳其里拉暴貶,連帶衝擊印度盧比、南非幣等新興貨幣下挫,雖然里拉 8 月 14 日受美土衝突有望趨緩、土國央行保證為銀行提供流動性的激勵強彈,但新興貨幣危機是否就此解除,仍是未知。

華爾街日報、英國金融時報 14 日報導,從過去經驗來看,假如數個國家都有同樣的經濟弱點,或者外國銀行曝險度太高,抑或多國都遭同一種外部利空襲擊,通常都會讓投資人驚慌失措。

然而,危機是否一路擴散到其他國家,還得看情況。以南非 1985 年 8 月陷入的困境為例,時任種族隔離政府總統的博塔(P.W. Botha),為了對抗國際金融家,刻意讓南非幣崩潰,這雖嚇壞了外國銀行,但由於是南非自己造成的危機,問題也侷限在當地。

相較之下,1997-98 年的亞洲金融危機,情況就嚴重得多。泰國當時為了捍衛泰銖,一口氣耗盡了為數不多的外匯存底。其他有類似問題的國家,例如馬來西亞、菲律賓、南韓和印尼,也迅速遭投機客狙擊。重演當時危機,是當今新興市場投資人最擔憂的狀況。

分析人士認為,當前的情況也許介於兩者之間。聯準會(Fed)持續升息減表,不但推升全球借貸成本,也拉高了美元,對之前趁利率低迷時背負大量美元債務、彌補預算空缺的國家來說,形成不小壓力。

開發中國家的美元債務自 2008 年爆發全球金融海嘯後,就不斷往上升。國際清算銀行(Bank of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BIS)統計顯示,截至今年第一季為止,開發中國家還有大約 2.489 兆美元的債務尚未償還,過去 15 年來膨脹了 4 倍以上。話雖如此,印度、中國這兩個規模最大的新興國家,對美元債務的依賴程度明顯少於他國。此外,多數開發中國家都累積了大量外匯存底,國際收支平衡狀況比過去改善不少。

部分人則說,土耳其的問題在新興市場中並不常見,該國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手握政經大權,不但無視里拉暴貶,重複要求央行降息,跟美國的外交關係也日益惡化,是里拉撐不住慘崩的罪魁禍首。

印度最近則是因為里拉重貶,使人聯想到油價跳漲將擴大貿易赤字的疑慮,導致盧比跟著里拉跳水。美元兌盧比 13 日尾盤跳升 1.38% 至 70.084,升破了重要的 70 心理關卡。

印度是石油進口國,今年受到油價飆高的影響,6 月貿易赤字擴大至 166 億美元,創 5 年以來新高紀錄。Matthews Asia 策略師 Sriyan Pietersz 說,印度需要外資大舉流入,才能彌補經常帳赤字。

(本文由 MoneyDJ新聞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Flickr/Pictures of Money CC BY 2.0)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