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決貨幣危機,土耳其不甩正統做法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8 月 15 日 12:03 | 分類 國際金融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土耳其里拉危機,被外界認為與川普有關,川普為何針對土耳其而來,無論是為了拯救美國牧師,還是因為土耳其親近俄羅斯,或敘利亞議題上分歧各種原因導致雙方吵架,但其實光是關稅報復不足以讓里拉重貶,而且這幾年土耳其經濟狀況其實很不錯,2017 年 GDP 成長率達 7%,今年第一季更高達到 7.4%,外媒分析主要原因還是在於土耳其總統艾多根(Recep Tayyip Erdogan)誤解利率。



事實上,鋼鐵和鋁出口只占土耳其 GDP 的 2% 左右,故市場反應並非因為關稅。上個月土耳其消費者物價指數增加近 16%,運輸成本年增 24.2%,家庭用品價格上漲 23.3%。各國央行一般對付通貨膨脹的方式就是提高利率,但土耳其總統堅持維持利率不變,政府也沒有置喙餘地,因為他上任後任命女婿擔任財政部長,央行行長也是自己任命。

艾多根曾經說過,「利率是所有邪惡的母親和父親」,所以他痛恨這種金融工具。他還呼籲人民把床墊下的黃金、歐元和美元兌現,來支撐國家貨幣,展現他們對世界的抵抗。此外,艾多根還提出未來 100 天的經濟行動計畫,呼籲土耳其發行人民幣債券並向中國借款,90 億美元的基礎建設計畫照常實施。

這要從他的出生背景來看,Business Insider 報導指出,艾多根是一個保守的穆斯林,在穆斯林文化中,對債務收取利息就是放高利貸,是有罪的且應該被禁止。但面對高通膨率,保持里拉價值的唯一方法是土耳其中央銀行出售政府債券,並為想持有里拉的人增加利率。如此一來,銀行就能拿到更多里拉,減少市場流通的貨幣。就像其他商品,減少供給就可增加價值、穩定價格。

但是,無論艾多根或他的女婿,都不明白需要做什麼來控制危機,或他們認為利率太邪惡,寧願忍受後果。過去兩次著名的經濟危機都是源自錯誤的貨幣政策,一個是 1919~1933 年德國威瑪共和國,當時德國政府印鈔票來償還債務,導致經濟災難。另外一個例子是 1970 年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主席堅持保持低利率,因為商人就是喜歡低利率,後來讓美國經濟經歷 10 年停滯性通貨膨漲。

不過也有人認為土耳其就算願意升息也於事無補,如今年上半年也面臨貨幣危機的阿根廷就是採取積極政策,將隔夜利率提高至 40%,僅在一週內將利率提高 10% 以上。相比之下,美國基準利率目前為 1.875%,土耳其利率目前為 17.75%。但升息對阿根廷來說並沒有成功,阿根廷貨幣披索的跌幅繼續惡化,在土耳其里拉崩跌之前是國際表現最差貨幣,一直到 IMF 加大紓困力度才止血。

土耳其是世界上第 17 大經濟體,目前的危機預計不會成為市場黑天鵝事件。但國際清算銀行的數據顯示,土耳其欠歐盟銀行超過 1,500 億美元,包括西班牙銀行 83 億美元、法國 38 億美元、德國 175 億美元和義大利 170 億美元。在美土兩大強人政權下,里拉危機大概一時難落幕。

(首圖來源:Flickr/Julius Cruickshank CC BY 2.0)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