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精英管理創造富裕社會,貧富差距成隱憂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10 月 26 日 11:32 | 分類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新加坡人民行動黨是當今世界上執政時間最長的政黨之一,僅次於朝鮮勞動黨和中國共產黨。精英管理是人民行動黨繼續取得成功和合法性的一個重要因素,新加坡的經濟發展模式,也時常是台灣政治人物口中想要效仿的對象,但是新加坡社會也為經濟上的成功付出極大的代價,就是貧富差距擴大,社會不平等問題愈來愈嚴重。

新加坡海峽時報發布一項調查報告,在第一句開宗明義地表示,「新加坡最嚴重的社會分歧現在可能基於階級而不是種族或宗教」,調查詢問新加坡人他們住在哪裡、去過哪所學校,以及他們的朋友和同事是誰。結果發現,居住在公共房屋的人幾乎都與一樣住在公共住房的人聯繫,朋友圈中有私人住宅的人非常少。

在非精英學校就讀的人一樣也只與念非菁英學校的人聯繫。這份報告凸顯與階級差異化有關的社交網絡已經集中在一起,例如住房類型和就讀學校。很明顯,新加坡曾經平等、隨和的社會正在分層。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也注意到不平等問題,他曾經在 2013 年說過受歡迎的小學成為封閉式機構的問題,這些搶手的機構只對那些有校友或有關係的人開放。之後新加坡政府採取一些行動,在所有學校新增一班 40 個名額,供給那些沒有關係的學生註冊。

但解決不平等的手段效果不顯著,根據慈善機構國際樂施會最新發布的減少不平等承諾報告顯示,新加坡在 157 個國家中排名第 149 名,甚至比孟加拉還低。報告抨擊新加坡的稅收政策,在 157 國中排名墊底,新加坡高收入者的稅率只有 22%。2008 年廢除遺產稅。

加上政治穩定性,新加坡將自己定位為富人的避風港,該戰略似乎奏效。Facebook 聯合創始人 Eduardo Saverin 是移居新加坡的高淨值人士之一。然而,不平等的後果也讓人感覺到了,2012 年,一台中國人駕駛的法拉利撞上一輛由新加坡人駕駛的計程車,造成司機和乘客死亡,凸顯階級的衝突,類似的事件在台北也層出不窮。

樂施會也抨擊新加坡政府在社會福利方面支出不足,報告指出政府在教育、醫療和社會保護方面只占政府總支出中的 39%,相比之下,南韓和泰國將 50% 的政府預算用於社會福利。但是新加坡政府反駁這項報告,表示 90% 的新加坡人擁有自己的住房,社會中最貧窮族群的 10% 當中也有 84% 的人擁有自己的住房。

新加坡政府還拿世界衛生組織數據反駁,稱新加坡的醫療保健系統效率排名第 61 位。出生時的預期壽命比英國或美國長得多,嬰兒死亡率在世界上最低。2022 年新加坡政府對學前教育支出將增加一倍,達到 17 億美元,並創造 4 萬多個托兒所。教育系統政策也轉變,包括宣布減少中小學考試,減少競爭和強調學業成績的文化。

李顯龍總理先前在回答國會議員問題時,承認不平等的問題。他說,「減輕收入不平等,確保社會流動和加強社會融合的問題至關重要。如果我們失敗,如果收入不平等擴大導致社會制度僵化和分層,每個階級都會忽視其他人或以犧牲他人為代價追求自己的利益,我們的政治將變得惡毒,我們的社會將破裂,我們的國家將會枯萎。」

(首圖來源:Flickr/David Russo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