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antir:一家非典型矽谷公司的上市之路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2 月 20 日 10:10 | 分類 Big Data , 公司治理 , 軟體、系統 follow us in feedly


一直以來,總部位於 Palo Alto 的「大數據公司」Palantir 就像一張神祕的拼圖,如今所有人都在期待它揭開全貌的一刻。

種種跡象顯示,這家在 2015 年就已經估值高達 200 億美元的獨角獸,越來越接近在今年完成上市。

據《華爾街日報》去年底的報導,Palantir 已經開始和投行接觸,討論 IPO 的事宜。而進入 2019 年,這個一直很少在媒體上露面的公司,新聞也變多了。

上週《華爾街日報》又引述一名 Palantir 高層的話表示,這家至今沒有實現(至少洩露出來的數據從沒有證明)年度盈利的公司,2018 年全年營收與同期相比增長了 30%,達到 8.8 億美元。

做為一個一向「守口如瓶」的公司,這樣的爆料難免看起來像是在為 IPO 造勢。

政府訂單起家,商業訂單拓展艱難

Palantir 成立於 2004 年,它的創始人中包括矽谷著名的創業家彼得·泰爾。Palantir 最初的業務也是脫胎於泰爾創辦的 Paypal 的反詐欺技術。

Palantir 的「賣點」在於它能夠將那些來自完全不同系統的各種形態的數據「攪拌」在一起,然後發現有價值的規律,幫助人們做出判斷或者甚至是「預測未來」。這也是這家公司名字的由來, Palantir 是《魔戒》中能看到未來的水晶球。

Palantir 的技術首先被用在政府部門,尤其是情報機構及軍方。這些訂單也成為 Palantir 繼續發展壯大的根本,甚至在早期,CIA 旗下的投資機構還投資了 Palantir。之後,Palantir 的技術也受到美國之外的其他西方情報機構青睞,它也開始拓展各地方政府的業務。儘管 Palantir 從未正面承認,但它的軟體被廣泛認為用於了美國情報機構刺殺賓拉登的行動中。

直到如今,美國媒體報導這家在圈外知名度並不高的公司時,仍喜歡冠以「那家幫助找到賓拉登的公司」、「CIA 資助的公司」來定義它。

在政府市場之外,Palantir 也早早意識到大數據分析在企業市場的機會。Palantir 主要有兩個業務線,一個叫做 Palantir Gotham,主要是服務於政府部門。比如幫助洛杉磯警方透過各種鏡頭辨識汽車牌照,尋找犯罪分子等。

▲ 洛杉磯警方使用的 Palantir 軟體的後台。(Source:Wired)

另一個產品叫做 Palantir Metropolis,應用於各類企業。比如飛雅特使用這個系統快速查找問題零件來源,及時進行召回等。

這一個超人一個蝙蝠俠,構成 Palantir 的核心業務。據《Forbes》的報導,2018 年 Palantir 的收入中,來自企業的收入已經占到一半比重,未來的計畫是達到 70%。

但擴展商業訂單並不順利。2015 年開始,Palantir 連續丟了包括可口可樂、摩根大通等多個重要客戶。在這些終止合約的客戶眼裡,Palantir 服務帶來的效果與他們繳納的高額費用顯然不匹配。此外,人們還提及 Palantir 的員工在合作中顯得很高傲,讓客戶感到不舒服,這使得 Palantir 的盈利之路更難,於是最近幾年 Palantir 開始尋求改變。

首先是控制成本,Palantir 對員工的福利開始收緊,同時開發出旨在可以適用更多平台的自動化系統「Palantir Foundry」。這樣,Palantir 不再需要對每個客戶進行定制服務,省去了大量人工費用。同時,執行長阿歷克斯·卡爾普(Alexander Karp)也不得不開始招聘銷售人員,並著手解決之前拓展業務時留下的現金回收率低的問題。

這些努力也似乎見到成效,Palantir 吸引來了瑞信、美聯航等新客戶,而據《華爾街日報》的最新報導,現金回收這個指標在 2018 年增長了 42%。

手持股票者著急套利催熟 IPO

過去幾年一級市場的熱錢造就了一批超高估值的私有企業,如今這種情形一去不復返,這些企業的投資人和員工手中拿著的股票也變得更難流通。持有 Palantir 股份的人們,越來越希望公司盡早進入二級市場,好讓手中的股份變成現金。這被認為是 Palantir 可能加速 IPO 進程的另一個重要原因。

在過去幾年,已經有大量 Palantir 員工因其遲遲無法上市而選擇離職,畢竟不是所有人都能像泰爾一樣,以很低的折扣找到私人買家完成配售,減持股份套現。據彭博的報導,2018 年初 Palantir 的離職率一度高達 20%。Palantir 開始透過向老員工低價發放股權、在內部更積極的討論上市可能等方式,來「鼓舞士氣」。而也是在同一階段,卡爾普開始在公開場合對IPO 表現出更開放的態度。

要知道,曾經卡爾普對於上市並不在意,甚至是抗拒的。他曾表示,與財務指標相比,他更希望「打造一個對全世界都很重要的公司」。

「反矽谷」的矽谷公司

Palantir 身上有著那批矽谷公司普遍擁有的特質。在創始人中,除了泰爾讓外界印象深刻,卡爾普也一樣性格鮮明。他對傳統公司治理的那一套嗤之以鼻。

雖然是以工程師為根基的公司,但卡爾普本人卻並非技術出身。他擁有哲學的博士學位,並自封社會主義者。他總是一身運動裝扮,各類報導將他形容為運動愛好者,但在公開活動中可以明顯看到他運動服下明顯的小肚腩。

▲ 阿歷克斯·卡爾普。(Source:達志影像)

他領導下的 Palantir 也曾經福利豐厚,甚至顯得大手大腳,公司估值一路飆升至 200 億美元,但卻依然維持著一種初創公司的風格。卡爾普崇尚技術至上,「我不需要什麼銷售人員」,他曾經說。

但與此同時,做為一家從政府業務起家的 to B 公司,Palantir 也有著明顯的「反矽谷」特質。它和美國以及多個西方國家的情報機關走得很近,而他的業務模式也讓它成為廣泛收集用戶數據的倡導者,這與其他矽谷巨頭當下的謹慎完全相反。

此外,仍然是公司第一大股東的泰爾本人對美國總統川普的高調支持,也讓它在一片深藍的矽谷顯得有些刺眼。去年 Palantir 還被美國勞工部指控在招聘時歧視亞裔應聘者,並為此付出 170 萬美元的罰款。

在 2015 年一次被 Buzzfeed 曝光的內部演講中,卡爾普曾形容對當時尚未當選的川普「毫無尊重」,但之後 Palantir 在川普上任後與美國政府的合作並沒有絲毫減少,甚至還拿到了移民部門 4,200 萬美元的合約。

卡爾普解釋稱他們並沒有在幫助政府阻隔移民家庭,而只是在打擊跨境販毒等犯罪行為,但批評者並不買賬。類似的爭議一直存在,但 Palantir 並沒有改變對待政府合約的態度。

卡爾普去年接受採訪時說:「我們不會讓短期的政治影響公司長期的商業決策。」這些都讓 Palantir 與其他矽谷公司對比起來,似乎少了一些所謂的「價值觀」上的堅持。

▲ 人們聚集在 Palantir 門外抗議其與移民部門的合作。

據《華爾街日報》之前的報導,投行此次為 Palantir 給出的估值最高達到 410 美元的天價,這家從來沒盈利的公司究竟能不能撐起來這個價格,目前只有他們自己知道。

而對於外界來說,這次 IPO 還有很多其他的重要意義:質疑 Palantir 財務健康度的人們終於有機會看到它的真實財務狀況;好奇它與政府究竟有多親密的人,也可以找到各種線索;就連那些眾多自稱為中國 Palantir 的公司們,也終於可以從中看見自己的影子。

(本文由 PingWest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達志影像)

關鍵字: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