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第 5 大食品公司資產減計 154 億美元,股神錯買卡夫食品的一堂投資課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4 月 08 日 8:30 | 分類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知名食品公司卡夫‧亨氏(Kraft Heinz)2019 年 2 月 11 日發布連串重大利空,單日市值蒸發 140 億美元。公司最大股東巴菲特(Warren Buffett)坦承看走眼,付出太高的代價。巴菲特表示,當年他對這個百年品牌的價值太過樂觀,「公司不會因為你支付的價格愈高就賺愈多」。

巴菲特認為,強力的消費品牌可幫公司打下市占及保持定價能力,他的主要持股,包括蘋果、美國運通與可口可樂公司,都是國民品牌。根據申報,截至去年底卡夫‧亨氏是股神的第六大持股,持有 27% 股權。巴菲特去年由卡夫‧亨氏董事會退休,因為他希望減少出差時間。

品牌合併並未創造任何價值

當初,巴菲特是在 2013 年與巴西私募股權公司 3G 資本(3G Capital)合作,用 236 億美元買下以番茄醬聞名全球的亨氏(Heinz)公司,進而在 2015 年再度合作,促成 490 億美元的卡夫食品(Kraft Foods)及亨氏合併案,組成全球第 5 大食品公司。

但僅僅 4 年時間,兩家公司命運丕變。卡夫‧亨氏發布減計 154 億美元主要品牌資產價值,亦即承認卡夫起司與 Oscar Mayer 熱狗等品牌自合併以來已變得不值錢。這筆金額十分驚人,鑑價機構道衡(Duff & Phelps)的研究顯示,這遠超過 2013~2017 年整個美國必需消費品產業減計的總額 96 億美元。

當初,兩家公司曾表示,若能合併成一家公司,則 2014 年的營收將是 291 億美元,獲利 65 億美元。如今,根據 JP 摩根分析師高曼(Ken Goldman)估算,兩家公司合併後營收為 258 億美元,獲利 64 億美元;換句話說,合併後根本沒有創造任何價值。

當初,公司高層表示,他們將更能迎合快速改變的消費者口味,以及提振走下坡的包裝食品銷售。但之後在 3G 主導下,卡夫‧亨氏積極削減成本,提升工廠效率及裁員,並無法更加貼近消費者,與同業在超市貨架上競爭的能力也每況愈下。該公司財測預期今年獲利將持續惡化。

券商 Piper Jaffray 分析師拉維里(Michael Lavery)表示,他已不相信卡夫‧亨氏可以成功管理大型品牌在這個環境下競爭,「他們只關心削減成本,而不是建立品牌價值」。

目前卡夫‧亨氏希望尋求與其他食品商合併。公司主管表示,減計資產可以增強他們進行大型購併的地位。但高曼指出,投資人比較希望卡夫‧亨氏先整頓內部,再著手其他收購。

市場轉型不敵新興對手

食品業近年面臨的挑戰是,消費者追求更單純的成分與更健康的食品,不再那麼喜愛加工食品,而且愈來愈常在線上購買,而不是傳統零售門市。而卡夫.亨氏許多品牌,像是 Jell-O 果凍系列、「可以吃的染髮劑」Kool-Aid 沖泡飲品,都不符合這股潮流。

巴菲特一針見血地指出,卡夫‧亨氏新近的困境源於與零售商對手的競爭力弱化。他用好市多(Costco)自有品牌科克蘭(Kirkland Signature)與卡夫‧亨氏比較,來說明零售市場的轉變。卡夫‧亨氏的許多品牌可回溯至 19 世紀,而科克蘭直到 1995 年才創立。而去年科克蘭的銷售便超越卡夫‧亨氏。

巴菲特說,卡夫‧亨氏具有百年歷史,砸下無數廣告,培養人們的習慣;可是,科克蘭這個自有品牌只有 750 家門市,銷售額卻高出 50%。

卡夫‧亨氏公布減計資產價值當日,股價重摔 27.5%,股神的波克夏海瑟威公司(Berkshire Hathaway)股價亦下挫近 2%。根據 2 月 23 日發布財報,卡夫‧亨氏去年給波克夏帶來 27 億美元虧損;相較於 2017 年,卻貢獻 29 億元獲利。

除了減計資產,卡夫‧亨氏亦公布遭到美國證交會調查及削減股息 36%。美國證交會正在調查該公司採購部門的會計作業。卡夫‧亨氏每年採購金額超過 110 億美元,內部調查後在第四季提列 2,500 萬美元費用。

巴菲特表示,雖然買太貴了,但不打算賣掉公司。CNBC 網站表示,這實際上有困難,因為持股部位太高。巴菲特的公司去年底現金部位升高到 1,120 億美元,為連續第 6 季超逾千億美元。不過,巴菲特在股東信中表示,他還是希望進行「大象規模」的收購。

在很多方面,卡夫‧亨氏都符合巴菲特的選股標準:家喻戶曉的經典美國企業。2015 年時,他說,這符合他的口味──結合兩家世界級公司,提供股東價值;但消費者口味的改變,顯然考驗著巴菲特多年來不敗的投資策略。

(本文由 財訊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達志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