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正面交鋒!一次看懂川普棋局與中國難局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6 月 03 日 8:00 | 分類 國際貿易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美國總統川普在 5 月 15 日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商務部隨後以維護國家安全為名,將華為列入「實體清單」,包括 Google、高通、英特爾、安謀,以及日本的松下、東芝,以遵守規定之名對華為停止服務或供貨。

這是美國第二次衝著華為,前一次是 2018 年 12 月 1 日,川普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阿根廷 G20 峰會時,華為總裁任正非之女、華為副董事長孟晚舟過境加拿大被扣留,罪名是違反伊朗禁令。

華為啟示錄》美國鳴槍  掀科技冷戰

美國兩次針對華為的重擊,都恰好在美中貿易談判的關鍵時刻,雖然原因都和貿易無關,時機太巧合,不免令人聯想是美方在施壓,5 月初美中談判破局的主因指向中國不願將美方多項要求入法。這次美國向中國傳遞的訊號很清晰︰如果不重回貿易談判桌,修改法令以維護平等互惠的貿易環境,除了關稅,美方還是有很多手段加壓中國。

雖然華為技術進步神速,但現在是開放的環境,強調平台、內容的互連,技術分工、尊重智慧財產權才是全球化的精神。偏偏美、中的大國競爭,最深層的結構是在於經濟體制完全不同,美國是自由競爭、資本主義;中國是國家資本主義,一黨領政。體制的差異已經為競爭定調︰什麼樣的體制吸引什麼樣的隊友。

當美國祭出國家安全的大旗,包括 Google 的 Andriod 平台、安謀的 IC 設計架構、高階半導體機台,以及 EDA(電子設計自動化)軟體、台積電的晶圓代工,這些都是中國企業尚未掌握技術的領域,目前已有部分企業停止往來。以關鍵技術限制華為,就算華為有三頭六臂,一年半載都備齊了,最好的效果也只是留住國內的用戶,畢竟中國網路管制,翻牆不方便;但國外的用戶很難留住,自然會有別的品牌提供高性價比的手機補上需求。

中國控訴美國霸凌,任正非也跳出來說自己有備胎,這就像是美中互相叫陣,盟友紛紛選邊站,秀肌肉,不管是從現實面,或者站在企業的利益面,跟著美國有法制和民主國家的保障,跟著中國只得接受共產體制。也因此,這場美中的競爭,將是「八國聯軍」(先進民主國家)聯手壓制中共的長期抗戰。

美中經濟戰至今,美方貿易戰以關稅為武器,科技戰以技術來圍堵。中國有兩種選擇,一是取得妥協,可能在 6 月底大阪 G20 會議上,川習見面和緩氣氛,仍有機會和談。二是強硬的拒絕,正如 5 月談判破局後所見,中國國內民族情緒高漲,習近平巡視江西稀土產地,被解讀為提醒中國握有全球 8~9 成的稀土產量,雙方緊張關係升溫,經濟冷戰氛圍蔓延。

新投資焦點》自動化生產線  長線大趨勢

不管中國選擇軟或硬的路線,不管是否達成協議,或需要多久時間才能達成,甚至達成協議後的爭端如何解決,這些事件都可能令雙方再出現摩擦。美中走到現在,主旋律依然是長期的經濟拉鋸戰,不可能回頭。對於外資、台商在中國的投資,過去 30 年以中國為製造工廠的大趨勢將開始翻轉,展開廠房外移的浪潮。

最近,中國美國商會的一項調查結果,近半數會員表示遭遇到通關速度變慢、檢查變多等報復性措施,其中約有 4 成企業正在考慮把生產線移出中國,墨西哥和東南亞是首選。

至於中國出口,中國 2018 年前十大出口企業,貢獻 1,460 億美元出口額,全都是資通訊產品企業,隸屬於六大集團,前三大都是台商,分別是鴻海、廣達、和碩,其次才是華為、美光、三星。由於前述科技戰、技術圍堵的結果,資訊產品產線將部分外移,出現「雙供應鏈」,亦即銷美的產線先移出,或者以模組方式運到第三地組裝,以規避關稅及技術禁令。

根據美銀美林報告統計,鴻海產品有 95% 在中國生產、30% 產品銷美國;廣達有 90~95% 產品在中國生產、30% 銷美;和碩有 99% 在中國生產、35% 銷美。鴻海將赴印度、越南生產,和碩將增加墨西哥、印尼產線,廣達部分移回台灣。

電子 5 哥在 2000 年前後赴中國設廠,花了幾年時間,如今要啟動遷廠計畫,也要花上幾年,在美中經濟戰的背景下,不管是遷廠、關稅,都將令成本增加、轉嫁到售價,也會壓抑需求,對於獲利是個變數,投資宜避開。不過,遷廠的另一個效應,則會帶動新產線的自動化程度,提供自動化、機器人、工業大數據等應用發揮的舞台,是下一波趨勢投資的焦點。

▲ 郭台銘(左 3)創辦的鴻海集團,是中國出口龍頭企業,他競選總統喊出「台灣獲利、美國達標、中國轉型成功」,專家們都在苦思到底如何達到?

目前科技戰新聞攻占媒體版面,然而,美中角力的下一幕大戲已在醞釀,那就是貨幣戰。從經濟表現來看,美國此波復甦基礎穩固,未來的隱憂是通膨,這源自於關稅轉嫁效應才剛開始,現在供應鏈還在調整階段,一旦關稅成常態,甚至範圍擴大,物價就會起漲,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近日公布報告指出,美國對中國商品徵收的關稅「幾乎全部」由美國進口商承擔。

另一方面,中國經濟原有三頭馬車,如今出口、外資投資都不行,只能靠政府支出,而且人民幣面臨了兩難之局。首先,中國目前還是順差,為防止人民幣貶值來抵銷關稅的效果,美國商務部已發聲明,將對壓低匯率出口到美國的地區開徵反補貼稅,據推測,這是針對中國、德國、南韓而來。

人民幣下一步  中國面臨 30 年大抉擇

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在 5 月 24 日來到 6.9,市場一直猜測是否跌破 7 的心理關口,中國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 25 日信心喊話、警告空頭,他強調,「經濟基本面決定人民幣不可能持續貶值,投機作空人民幣必然遭受巨大損失」。

其次,如果人民幣不能貶值,對其出口不利,更將加速製造產線移出中國,人民幣的兩難困局源於此。而台幣兌美元近一個月貶值 1.82%、韓圜貶值 2.51%,有利於台商回流及爭取出口訂單,對於第二季財報也有幫助。

在貨幣戰之後,就是金融戰。1985 年美日簽訂《廣場協議》,日圓一路升值,最後以資產泡沫收場,股、房大跌,陷入 20 年失落期,中國謹記日本的教訓,然而,經濟事件雖然不會每次都一樣,週期循環卻不可免,中國的計畫經濟令經濟高速成長 30 年,現在碰到美國強勢來襲,既不能在外人的壓迫下低頭,最終又無法逆轉經濟週期。金融戰到最後,最好的結果是中國軟著陸,如果控制不宜或是擦槍走火,硬著陸的結果對全世界都是不利。

(本文由 財訊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