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福利若要維持,瑞典短缺資金高達 2% GDP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7 月 01 日 8:00 | 分類 人力資源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隨著戰後嬰兒潮逐漸進入老年,全球各國都面臨社會福利與年金捉襟見肘的問題,連富有的瑞典也一樣為了社會福利支出造成的財政問題頭痛。2019 年 6 月,瑞典財政部警告,表示福利預算缺口越來越龐大,到 2026 年缺口將高達 900 億瑞典克朗,相當新台幣於 3,014 億元,等同於瑞典 2% GDP。

這 900 億瑞典克朗的缺口,相當於當前社會民主黨(Social Democrats)政府在 4 年內增加地方社會福利支出幅度 4 倍多。要填補這個缺口,要不就是要削減其他政府開支、要不就是要增稅、要不就是中央要負擔、要不就是由地方負擔,但是,不管哪個方向都困難重重。

瑞典中央現在特別捉襟見肘,不僅難以削減政府開支,還正有一大筆開支要增加。那是因為瑞典軍事力量數十年來因預算過低而使戰力低下,現在瑞典感受到俄羅斯的政策難以掌握,有「不穩定」潛在威脅,回頭檢視自己的國防能力,不禁心驚膽跳。因此瑞典跨黨派共識,要在 10 年內將國防預算至少提高到北約規定的 2% GDP 水準,預期 2019~2021 財務年度就要增加國防預算 23 億美元,至 2025 年每年國防預算在 73.6 億至 90 億美元,到 2035 年提升到每年 121 億美元預算,屆時瑞典國軍也將從當前的 5 萬人規模增加到 12 萬人規模,有 24 艘水面軍艦、6 艘潛艇、120 架戰鬥機。

社福人員雇用需求大增

在軍事預算已經計劃大幅提升的情況下,要挪出社會福利預算就更困難了,但錢恐怕還不是最大的問題,在老人照護方面,更擔心的是,就算有錢也找不到人員來執行,隨著嬰兒潮世代邁入老年,到 2026 年,瑞典社福人員雇用需求將大增,預期 55% 的就業增加都得分配到社福工作,才能支應社福人力的短缺。目前瑞典有 25% 就業增加在社福部門,一旦演變為超過一半新增就業都是社福工作,瑞典經濟勢必窒息。

為了填補預算缺口而增稅,一樣會讓經濟窒息,而萬一演變成這樣的結果,瑞典又缺乏刺激經濟的手段,目前瑞典的央行利率已經逼近於零,沒有再降息刺激經濟的空間了,結果是一旦經濟疲軟,刺激經濟的手段主要將落在財政支出。瑞典近年來積極降低政府債務,壓低到 GDP 的 30%,因此尚有相當舉債財務空間,瑞典各政黨已將原本設定的財務盈餘目標 1% 調低為 0.33%,好讓政府能花更多錢,但若要進一步調低至 0%,也就是完全平衡預算,以釋放更多政府支出空間,不僅傾向力守 1% 的左派強力反對,右派也不支持。

在中央與地方的分派,瑞典中央政府希望主要由地方負擔,然而,一旦遇上不景氣,地方財政困難時,可能逼地方政府得裁員,以及地方建設將停擺,由於基礎建設需要時間,很可能造成當經濟景氣恢復,需要基礎建設時,卻因為之前沒有預算而建設停擺,造成基礎建設不足。

當戰後人口快速成長時,用不斷增加的人口與經濟規模,支應原本較少的老年人口,當然勝任愉快,但人口不可能永遠快速成長,當這群快速成長期的戰後嬰兒潮世代自己進入老年,「出來混總要還」,現在各國政府得用不再增加、甚至反而開始減少的人口與經濟規模,來支應越來越龐大的老年人口,必定會吃不消,世界各國都面臨相同的困境,尤其是人口已經負成長的先進國家。

瑞典不是第一個對社會福利支出發出財政警訊的國家,也不會是最後一個,唯一的解決辦法,只有拆除這種無法永續的社會福利規劃,但高舉福利的先進國家,哪個有足夠的勇氣敢開第一槍呢?

(首圖來源:Flickr/Maria Eklind CC BY 2.0)

關鍵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