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銀行如何因應 Open Banking,專家建議現在就行動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9 月 10 日 14:00 | 分類 網路 , 金融政策 follow us in feedly


傳統上銀行不會與創新掛上勾,而且要上雲端也往往是難上加難,但近來不論在台灣還是世界其他地方,Open Banking 成為相當熱門的議題。專家指台灣行業要以開放的心態,並且馬上開始行動,最後就是視所有事物為服務,才有辦法因應新時代大家要新服務的態勢。

台灣金管會發放 3 張純網銀執照,衝擊既有銀行業,主管單位形容純網銀要當鯰魚的角色,攪動沒有多少變動的台灣金融業。Open Banking 議題成為台灣銀行業應對的方式,透過 API 提供吸引人的服務。但銀行需要技術支援,紅帽的專家 Arvind Swami 提出 3 項建議,指出紅帽都能提供銀行所需要的技術,但銀行也得秉持開放的心態,不要因為現況運作的很好,而不思考如何提供更好的體驗;也別等法規頒佈才來著手進行,而是要當下就行動,免得被別家衝更快而拋在後頭;最後就是不要拘泥傳統銀行提供的服務,而是要視所有事物都是服務。

由於純網銀的議題,大家的目光轉向傳統銀行,好奇他們會有何因應的舉動。有人會說 Open Banking 是對應的策略,Swami 指出歐盟的銀行法規鬆綁,新擬定的 PSD2 允許銀行在用戶允許下,使用者透過銀行連到其他銀行進行所需要的服務。另外,中國的行動支付體系帶來的電子錢包和掃碼支付為人所熟悉,不是由銀行主導,帶來新創進入銀行生態體系的可能。

Open Banking 除了受益越來越多的 API 介接系統之外,同時消費者具備想要控制自己的資料權利。儘管歐盟有 GDPR 嚴格管理線上環境的資料保護,但在銀行服務上藉由 PSD2 的法規放寬銀行能做的事情。近年來新興服務如 Uber、Grab帶來的體驗,將大家胃口養大了,不少人期待能夠簡單透過在手機操作就完成金融服務。Swami 提及年長者會期待去櫃台與真人互動,但是年輕人反而不大想與人接觸,碰機器可能還更自在點。

Swami 提及各國的金融服務環境差異,像是東南亞 Open Banking 就很發達,充分運用 API 串接。中國比較是消費者需求來驅動,如微信、支付寶,這類服務往往就沒有遵循既有法規的狀況,形成銀行系統之外的體系。澳洲的話,消費者的重點是要資料掌控權,各家銀行就得配合了。不過 Swami 提醒 Open Banking 技術會面臨如同網路的情形,新型態資料到底所有權歸屬在誰那邊的問題。

至於紅帽的角色設定甚麼,Swami 解釋紅帽能充分運用容器技術,快速疊在既有的老技術架構上面,不用砍掉銀行原來用 Fortune 或是 Java 撰寫的技術架構,用當代時興的程式語言,如 Python、Node.js 來撰寫比較具創意新服務。另外從系統資源規劃的角度,容器技術能夠在尖峰需求時,開啟支援的虛擬機器,應付短期大量的資源需求。

以往銀行和開源難以搭在一起,但現在創新來自開源技術,私有公司如今得依靠廣大的開源社群,從中找出新技術,或是從中產生新的概念。銀行也會怕鎖在生態系的問題,會刻意遠離可能封閉的體系,提供他們營運上的彈性。另外從傳統維護約轉換為訂閱制,有利銀行小規模嘗試,進而做出與競爭者有區別的方案。

紅帽在開源是長期貢獻者,不是拿了程式碼之後,然後就去市場販售,具備有長久管理 Open Source 的經驗,參與專案貢獻的歷史。別的不提,紅帽起家的服務是 Linux 商業服務方案,有商業支援採訂閱制的發行版本,以前很多提供發行版本的 Linux 公司,如今紅帽是少數存活至今的公司。

紅帽列舉 Open Banking 成熟之後,有可能會出現像是動態調整信用卡額度,用過往消費和還款紀錄為依據,避免消費者瀕臨刷卡額度上限時,刷不過時消費者懶的打電話提高額度,而是換一張卡來刷導致客戶流失。或者是紅帽有遇到東南亞的銀行客戶,需要符合防洗錢的規範,因此動態偵測超過正常情況的交易,介入並且阻止進行。

Open Banking 對於台灣似乎變化不大的銀行業來說帶來一些對應變局的工具,但如同 Swami 的建議,不趕快行動可是被其他更快應對,運用 Open Banking 的業者打敗。

(首圖來源:紅帽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