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伯斯去世 8 年,庫克是合格的蘋果 CEO 嗎?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10 月 12 日 12:00 | 分類 Apple , 人力資源 , 公司治理 follow us in feedly


10 月 5 日是蘋果創始人賈伯斯(Steven Paul Jobs)逝世 8 週年紀念日。這天,蘋果 CEO 庫克(Tim Cook)也在 Twitter 表達對賈伯斯的懷念之情,配圖是一張賈伯斯在紐約第五大道 Apple Store 前凝望的黑白照片。

同一天,許多果粉紛紛以各種方式緬懷賈伯斯,也有網友對賈伯斯逝世後的蘋果表示不滿,並比較賈伯斯和庫克,並表示要是賈伯斯還活著,蘋果的光景會如何等等。

實際上,與賈伯斯相比,庫克並非一無是處。

只要做正確的事

蘋果創始人賈伯斯毫無疑問是個不世出的天才,他的耀眼光芒不僅生前就照亮世人,更在他去世後被無限放大──人們毫不吝嗇對他的讚美,他的一言一行同樣成為傳奇;當然,他的光芒配得上這樣的讚美。

在這光芒之下,身為賈伯斯的繼任者,庫克自然黯淡許多。

外界對庫克的批評有很多。比如說在他領導下的蘋果缺乏創新,一代又一代的新 iPhone 外觀醜陋,新產品缺乏新意,吃賈伯斯的老本,發表會無聊缺乏看點等。的確,相對賈伯斯的產品、創意、演講能力、表現能力天賦,庫克在這些方面不很突出。

不過,賈伯斯並沒有想讓庫克成為自己──2012 年,庫克接受彭博社採訪時,談到賈伯斯在世前對他說的一段話:

我想先把話說清楚。我還記得華特‧迪士尼(Walt Disney,迪士尼公司創始人)離開人世那段時間,人們左顧右盼,不停問一個問題「如果華特還在,他會怎麼辦」,公司業務癱瘓,人們圍坐在一起開會,討論的也是「如果華特還在,他會怎麼辦」。我希望你永遠不會問我同樣的問題,你只需要做正確的事。

顯然,賈伯斯深知庫克與自己並不是同類型的人,但他還是給予庫克最大的信任。從後來情況來看,庫克並沒有完全遵循某些教條,而是堅持「做正確的事」。

比如說賈伯斯說「3.5 吋是手機螢幕的黃金尺寸」,但後來蘋果推出的 iPhone 螢幕尺寸不斷突破,且全面採用大尺寸螢幕的 iPhone 6 系列還成為史上銷量最高的 iPhone 型號;再比如說賈伯斯很不喜歡手寫筆,但庫克領導下的蘋果卻配合 iPad Pro 推出 Apple Pencil,而 Apple Pencil 也頗受好評。

(Source:蘋果

從賈伯斯之後的蘋果發表會來看,庫克沒有像賈伯斯那樣的表現力和表現欲,於是謙遜地選擇把舞台留給更合適的人。

比如說賈伯斯喜歡親自發表新品並 Demo 產品新功能,而庫克只扮演發表會串場主持人的角色,讓蘋果高級副總裁 Phil Schiller 和 Craig Federighi 等人主講,並讓首席設計長 Jony Ive 在產品影片發聲(雖然 Jony Ive 已經離開蘋果,但今年依然以首席設計長的身分出現在蘋果官網的領導團隊頁面)。

▲ Jony Ive(前左)與庫克 2018 年合影。(Source:蘋果

看似順理成章的安排背後,反映出庫克夠清醒的自我認知,並在這樣的認知下做出「正確的事」。

開放務實的領導者

其實,即使是賈伯斯生前,庫克就已是卓越的管理者。

庫克成為蘋果 CEO 之前,長期扮演蘋果首席營運長(COO)角色;1998 年進入蘋果後,庫克在蘋果的工作涉及供應鏈、製造、後端技術支持、銷售、法律、財務、行銷等幾乎所有領域,他也曾在賈伯斯病重期間負責蘋果日常工作──2009 年,賈伯斯入院接受治療,庫克接過公司管理權。賈伯斯返回公司之前,庫克使蘋果股價上漲約 70%,一舉贏得投資者的信任。

賈伯斯逝世後,庫克以蘋果 CEO 的身分做了一些賈伯斯個人意願之外、但對蘋果發展更有利的事。

比如說,雖然蘋果 iPhone、Mac 等產品在中國組裝生產,中國市場也是蘋果的重要市場;但由於種種因素,賈伯斯生前從未到過中國。但庫克就任蘋果 CEO 後,多次前往中國,到 2015 年 10 月為止,庫克就已前往中國 7 次,除了危機公關、品牌傳播、政策溝通,也大大提升中國使用者對蘋果的品牌好感度。

值得一提的是,庫克也在微博開通個人帳號,保持與中國網友溝通;就連這次表達對賈伯斯的懷念,庫克也同步發了微博。除此之外,蘋果也對中國市場開通微信公眾號。

不過,庫克的開放務實,更能體現在他對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的態度。

2016 年 12 月,剛當選美國總統的川普在紐約會見一批科技界精英企業家,庫克也應邀參加。當時蘋果內部對川普當選的反對情緒,有員工對庫克出席會見的重要性表示懷疑,庫克回應:

政府能影響我們做事的能力;無論積極或消極,這種影響都在。我們能做的就是專注於政策本身。在一些核心領域,我們關注的是隱私、安全和教育……你能推動它們的唯一方式就是參與。從個人角度,我並不把參與會見當成多麼了不起的事,但如果你想對上述事務施加影響,那麼就必須露面參與……無論同意與否,我們都要參與。

庫克與川普雖在很多問題都有分歧,比如庫克堅決反對川普終止 DACA(童年抵美者暫緩遣返政策),但他依然與川普多次會面探討貿易、關稅等問題,甚至配合川普「Tim Apple」的口誤自我調侃。

不過,雖然被川普稱為「朋友」,但今年 6 月,接受 CBS 晚間新聞主播兼執行主編 Norah O’Donnell 採訪,庫克還是坦率說出對川普的看法:

我覺得我們有過很直接的討論。我很欣賞的是,他會聽取意見。有些時候他不同意那些意見。但我的處世哲學是,即使你知道最終會站在截然相反的一邊,你也要始終投入。因為改變別人想法的唯一方式就是說話。

庫克說:我不相信「我不同意你的觀點,所以我不想跟你有任何關係」。

最寶貴的資源是時間

身為蘋果 CEO,庫克最大的職責,就是引領蘋果這艘龐大的巨輪朝正確的方向發展;其中重要的外在衡量標準之一,在於蘋果的市值變化。2018 年 8 月初,發表 2018 財年第三季財報後,蘋果市值在股價持續上漲後超越 1 兆美元,推動蘋果成為有史以來第一家達到兆美元市值的公司。

蘋果獲得兆元市值,對庫克來說,可說是揚眉吐氣的時刻。自從 2011 年 8 月 25 日接替賈伯斯擔任蘋果 CEO 後,庫克多次面臨外界有關領導力的質疑;而蘋果市值在時間變換中強勁增長,可說是對這種質疑的最有力回應。

值得一提的是,當 2011 年庫克接任蘋果 CEO 時,蘋果股價不過 50 美元出頭,7 年時間裡,庫克帶領蘋果股價翻了幾乎 4 倍,並成功超過 1 兆美元,這也足以證明庫克出色的領導能力。

當時,面對光榮時刻,庫克在蘋果內部信表示,兆元市值並不是衡量蘋果成功的最重要的因素,因為財務回報是自然結果,因為蘋果不斷創新,以產品和顧客為先的態度,以及對價值觀的一貫堅持。信中他再次提到賈伯斯:

當年賈伯斯創立蘋果,就堅信人類的創造力能解決最大的挑戰,並堅信只有瘋狂到相信能改變世界的人才能真正改變世界……就像賈伯斯在類似時刻所做的那樣,我們也應該將目光朝向蘋果的光明未來,並繼續一起做出偉大的事業。

之後一年多,蘋果市值頗有起伏,但往往跌落後會再回到 1 兆美元以上。

那麼,該如何評價庫克之於蘋果的意義呢?

2012 年 12 月,美國《Time》雜誌以執掌蘋果一年有餘的庫克為封面人物,《Time》對這位蘋果 CEO 的評價是:

庫克不像是蘋果 CEO,而像蘋果的產品之一。他安靜、整潔,像是賈伯斯精心設計後悉心打磨的產品,同時散發著奇異的溫暖和魅力。庫克的銀白色頭髮一定是由 Jony Ive 設計,並在中國加工廠用拉絲鋁合金製造而成。他也如蘋果的產品,流暢快速地運作。

(本文由 雷鋒網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蘋果

延伸閱讀:

關鍵字: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