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F 中華徵信所公布「2019 版台灣地區大型集團企業研究」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12 月 05 日 16:54 | 分類 市場動態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根據 CRIF 中華徵信所最新公布的台灣百大集團(以下簡稱百大集團)排名調查指出,美中貿易戰開打後,百大集團在全球投資的變化正在快速形成,並且將對未來 10 年的投資帶來巨大影響,但影響的好或壞並不全然由美國和中國之間較勁來決定,反而在於百大集團如何看待全球市場來決定。CRIF 中華徵信所指出,從百大集團總體營運面的角度與投資板塊移動的趨勢來看,美中貿易戰對台灣並不見得是壞事,而在整個百大集團全新的變化中,同時具有「改變」的新形勢,與「不變」的定向趨勢。

百大集團總體營運情況呈現「四升四降」
獲利受到中美貿易戰影響

由百大集團總體營運面的角度觀察,2018 年 100 大集團的總體營運呈現出「四升四降」交錯的情況。「四升」分別是集團投資分子企業家數、資產總額、營收總額均創下歷年新高,營收成長率 6.36% 則為 5 年來新高。至於「四降」則是資產成長率、稅後純益、純益率、營收成長集團個數均較 2017 年呈現下滑。由於眾多營運指標非呈現一致的方向,而呈現背道而馳的分歧,也使得百大集團的趨勢預測變得更為複雜。

CRIF 中華徵信所分析,2018 年百大集團資產總額雖創下 103 兆 9,346 億元的歷史新高,但是資產成長率卻由 2017 年的 11.45%,降至 5.57%,不僅為近 3 年(2016 年至 2018 年)新低,並為 2012 年以來的次低,僅高於 2015 年的 5.43%,這代表百大集團在美中貿易戰陰影下投資規劃保守。也可以視為是百大集團對發展前景所發出的一個「停、看、聽」的觀望訊號。

其次,由於 2018 年前 3 季景氣仍位在高端,因此百大集團營收總額創下 30 兆 831 億元的歷史新高不足為奇,反倒是百大集團的稅後純益總額僅為 1 兆 8,884 億元,雖僅較 2017 年微幅衰退 0.66%,但卻是百大集團自 2011 年以來的首次稅後純益總額衰退。由於營收成長沒有帶動獲利成長,純益率也由 2017 年的 6.72% 下滑至 6.27%,透露出百大集團的獲利確實受到美中貿易戰的影響,且處於一個新的轉折點。CRIF 中華徵信所總編輯劉任認為,此一轉折點究竟只是一個暫停頓號,或是一個反轉下降的起點,目前都不足以下結論。

百大集團重新思考全球分散投資策略
受川普效應帶動連續 4 年加碼美國

由投資板塊移動的角度看,百大集團全球分子企業總家數為 8,714 家,創下投資家數歷史新高,較 2017 年的 8,468 家增加 246 家,也創下 2014 年以來百大集團分子企業增加家數的新高。然而百大集團分子企業創新高,但資產成長率卻反向腰斬,兩者間出現矛盾,可以合理解讀為新增分子企業的平均投資規模因觀望美中貿易戰縮小所造成(下表)。

值得關注的是,美中貿易戰啟動後,百大集團在全球地區投資中的家數增減變化。雖然以投資總家數來看,中國(含港澳)以 2,641 家排名第 1,中南美洲以 1,091 家排名第 2,依次才為東協 542 家、北美洲 488 家、歐洲 410 家;但至調查截止的 2019 年 8 月底,百大集團在全球海外重要地區所增加的投資家數前 3 名,分別是北美洲地區增加 81 家,歐洲增加 54 家,以及東協地區增加 42 家,以美國為主的北美洲和歐洲,出乎意料的都高於東協地區,這也顯示百大集團在創新、設計、製造代工、行銷的全盤考量下,正重新思考其全球分散投資的策略,並非單純以東協地區的代工基地為首要考量。同時以美國為主的北美洲投資家數由 407 家增加到 488 家,大幅增加 81 家,這不但是百大集團連續 4 年在北美洲地區加碼投資,而且也是單一年度增加投資家數最多的一年。可見得川普效應的確帶動了百大集團的加碼投資。此外,百大集團對台灣本土投資家數也增加 65 家,顯示以技術智財權、自動化、高階化、高毛利率產品回台投資正在形成風潮(下表)。

百大集團對東協地區投資呈穩定加溫
但仍難以撼動中國之投資地位

CRIF 中華徵信所進一步比較東協和中國的投資變化,發現往東協移動雖然是一個新趨勢,但是 10 年之內要撼動中國地位有其困難。百大集團中共有 67 個集團投資東協地區,較 2017 年增加 3 個集團,顯示僅剩 3 成 3 的集團尚未投資。2018 年百大集團在東協投資的總家數為 542 家,增加家數也連續 5 年溫和遞増,表示 2018 年百大集團對東協地區的投資呈現的是穩定的投資加溫,而非受美中貿易戰影響出現激增式的上揚。

扣除港澳地區的投資家數,百大集團在中國本土投資 2,089 家分子企業,只較 2017 年減少 10 家,顯示 2018 年百大集團對美中貿易戰急遽升高的趨勢沒有太多及時因應行動;因此 2018 年百大集團在中國(不含港澳)營收總額高達 15 兆 8,424.20 億元,較 2017 年的 14 兆 8,557.31 億元成長 6.64%,不僅創下營收總額新高,也締造百大集團連續 6 年在中國營收總額成長的記錄。同時稅後純益總額亦以 4,118.60 億元續創歷史新高,並較 2017 年的 3,302.68 億元大幅成長 24.71%,顯示在中國經濟轉型驅動下,也驅動了百大集團的獲利模式改變。

2018 年百大集團的東協投資營收總額為 2 兆 8,773.06 億元,較 2017 年大幅成長 17.63%;稅後純益總額也首度突破 1,000 億元大關,達到 1,082.29 億元,較 2017 年成長 41.81%,呈現爆發性成長。因此無論營收成長及獲利成長幅度都遠遠超過中國,純益率 3.75% 也高於中國(不含港澳)的 2.60%,顯示東協地區受惠於美中貿易戰的轉單效應。但從東協地區的投資家數、營收總額、稅後純益總額看,各僅約中國的 26%、18%、26%,東協地區的整體投資規模和效益,仍難與中國相提並論!假設百大集團對中國(不含港澳)投資家數不增減,對東協地區投資以每年 100 家的速度增加,10 年後投資家數也不過才 1,542 家,仍遠不及投資中國的 2,089 家。若要在 5 年內趕上 2018 年中國投資家數,那麼每年必須新增投資至少 309 家,但除非兩岸關係出現嚴重變化,這種可能性微乎其微。因此,也可以大膽推斷,東協地區在 10 年內仍難以撼動百大集團在中國的投資地位。但是可望逐年拉近兩方的投資差距(下表)。

CRIF 中華徵信所認為唯一能夠快速增加百大集團對東協地區的投資的機會,就是台灣透過和東協 10 國簽定包裹式的投資保障協議,使台灣企業投資東協任何國家都能被公平對待與獲得投資保障。

中國世界工廠角色正在改變
5 年內全球供應鏈地區移轉勢在必行

雖然 2018 年尚未反映美中貿易戰對百大集團中國營收成長的負面影響,但 CRIF 中華徵信所指出,美中貿易戰已經使得中國做為世界工廠角色正在改變,整體供應鏈的外移,現在才只是開始。在未來的 3 到 5 年中,全球供應鏈地區移轉必然出現巨變。

對台灣而言必須體認即便不再是世界工廠,轉型中的中國仍具有巨大的發展能量,固然目前在經濟上還不足以和美國對抗,不過中國正在為自己經濟找出路,並且加快內外轉型。例如在 2012 年中國只有 8 家公司進入蘋果供應鏈,但是 2018 年中國在 200 大蘋果供應商家數已提升到 34 家,2019 年再增加至 41 家,由此可見中國提升自身產業全球競爭力的能力。再舉一個例子,中國最大面板廠京東方 2018 年營收達到新台幣 4,226 億元( 971.1 億人民幣折算),遠遠超越友達光電和群創光電,這就是中國的大趨勢。因此,CRIF 中華徵信所總編輯劉任表示:「建議台灣百大集團不要認為受美中貿易戰波及選擇撤出中國,就能在國際市場上避開這個競爭對手的鋒芒。相反的看中國產業發展,必須是一個從宏觀眼光和多面向角度,甚至是全球市場角度去思考的問題。對於百大集團來說,全押寶在中國投資者的風險日益高升,但是全部撤出也會有難以承受的營運壓力,如何在中國與其他地區的投資取得平衡,既不對中國投資太過傾斜,但也要利用中國進一步的公平開放,站穩中國內需市場腳步。」

至於印度,儘管在全球新興國家中,印度在一直被塑造為中國第 2 的世界工廠和市場,但是對百大集團對印度的投資熱度一直沒有真正熱起來,語言、文化、低階消費市場,都是原因之一。百大集團中仍有近 7 成的集團尚未在印度布局。若以 2018 年 32 個集團所投資的 71 家分子企業,扣除 8 家尚未營運者不計算,仍有 33 家出現虧損,這也許正是百大集團對投資印度考察多於實質投資的原因。

CRIF 中華徵信所向台灣百大集團提出「三個強化、一個防範」建議

在美中貿易戰雜音干擾下,未來 3 年 CRIF 中華徵信所將由百大集團自中國外移的速度和移動的地區、新南向國家投資家數的增速、以中國內需市場為銷售重心的集團獲利變化,來觀察百大集團產業供應鏈重整的趨勢。

CRIF 中華徵信所總編輯劉任也提醒:「全球貿易戰由美中開啟戰火,不代表其他地區不會發生新的貿易戰。長期佈局不要對美中關係抱持太過樂觀的心態。因為美中在全球政治、軍事及經濟上長期對抗將是大趨勢。短期上固然要縮短供應鏈布局陣痛期,但也要有長期宏觀眼光。核心競爭力將是全球貿易戰免疫的關鍵,或許市場在別人手上,但策略、技術、 KNOWHOW 在自己手上,百大集團必須將自己調整至產業價值鏈中最有利位置,才能避免任何的貿易壁壘。而美國的經濟成長減速,也必須留心全球經濟進入到一個轉捩點,從徵信的角度看,並不容許我們太過樂觀看待。」

CRIF 中華徵信所也以目前形勢對百大集團提出「三個強化一個防範」的呼籲。「三個強化」分別是強化百大集團製造分流──建立區域製造中心、強化行銷分流──擴大美國市場、強化創新中心的能量以便與深圳平起平坐。「一個防範」則是防範當上市櫃集團大規模自中國撤退時,台資銀行可能遭受波及外,同時銀行業也將是百大集團退出中國最困難的產業,因為如何處理當地貸款客戶善後、以及大手筆買下的不動產都有難以承受之重。

(首圖來源: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