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黃金成為聖戰資本,前友邦布吉納法索等西非國家捲入金風暴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12 月 10 日 8:00 | 分類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2018 年布吉納法索與台灣斷交,讓總統演出「斷交猶賣玉荷包」,當時布吉納法索與台灣斷交的主因之一是因應薩赫勒地區極端組織擴張的危機,如今伊斯蘭極端勢力在布吉納法索以及周邊國家更加猖獗,並發展出攻占金礦的生財之道,「血黃金」成了繼續聖戰的資本。

「薩赫勒」指撒哈拉大沙漠南緣,沙漠交界地帶,這個區域環境十分脆弱,極易受到氣候變化的影響,全球氣候變遷下,薩赫勒地區受到嚴重額外乾旱的衝擊,民不聊生,成為極端主義興起的溫床。

極端組織占據這塊「鳥不生蛋」的地盤,需要有經濟來源,2011 年以來,西非人民利用利比亞戰亂,從西非穿越撒哈拉大沙漠,自利比亞偷渡往歐洲。穿越撒哈拉沙漠前需先經過薩赫勒地區,極端組織就先以掌握西非人民想偷渡到歐洲的管道牟利。

隨著歐洲移民政策越來越嚴格,這筆生意也受到限制,不過,極端主義組織很快發現新的財源,那就是薩赫勒地區布滿了數百處的金礦,其中很多位於生態保護區,受政府禁止開採而廢棄,過去就有許多當地的土匪與非法組織偷偷前往盜採,如今更成為極端組織的現成財源。

布吉納法索邊界成為非法黃金輕易偷渡的管道

於是,在中東因為主要油田與大城市都已經遭攻克而陷入低迷的伊斯蘭國,在西非卻正蓬勃發展,過去極端組織攻擊油田與工業設施,所得有限,如今則一個個占領金礦,在布吉納法索、馬利、尼日三國,總共掌握了年產能 50 噸、價值 20 億美元的地下黃金交易金流,布吉納法索的非法黃金大多偷渡到鄰國多哥,在此進行精煉,之後出口到沙烏地阿拉伯、土耳其、瑞士與印度。

極端組織的武裝成員來到偏遠地區,持槍趕走了原本管制採礦,經常是來逼取賄賂的該國軍警,此後就占地為王成為金礦地區的實際統治者,一開始還算客氣,聲稱會保障人們在其中採礦,只要繳交部分保護費,或是會直接購買黃金轉賣,之後就逐漸變本加厲。

極端主義者原本與非法交易商交易,隨著實力增強,乾脆直接搶劫交易商,使得交易中斷,改為自己走私。對礦區的統治也越來越嚴苛,一開始還會發送食物給窮人,之後越來越暴力,頒布自己的法律,處死賣酒者,並威脅若洩露消息就要殺害所有人。

「血黃金」成為極端組織存活的新命脈,位於偏遠地區的金礦坑,既能成為隱密的基地,又同時是資金來源。布吉納法索漏洞百出的邊界,成為非法黃金可輕易偷渡的管道,黃金藏在草堆或是腳踏車底下就輕鬆過關,布吉納法索的小規模金礦產出的黃金,僅 2% 經由正規管道出口,其他全都是非法偷渡。

過去「血鑽石」現今「血黃金」

多哥成為非法黃金的集散地,近年來多哥的非法黃金會轉銷到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再由阿拉伯聯合大公國轉銷到沙烏地阿拉伯、土耳其、瑞士。為了擔憂「血黃金」增加區域衝突,國際施壓多哥與阿拉伯聯合大公國要對黃金貿易施加各嚴格的管制。但是若多哥的管道遭封鎖,過去許多走私客不經多哥時,直接從布吉納法索的瓦加杜古國際機場,在腐敗官員收賄放行下偷渡出境。

布吉納法索政府軍正在反攻遭極端組織控制的地區,於 2019 年春季向東部地區發動為期 6 週的「火風暴行動」(Operation Firestorm),向北部地區於 2019 年 5 月發動「拔根行動」(Operation Uprooting),不過極端組織仍然繼續猖獗,2019 年 6 月以來持續發動攻擊造成超過 500 人死亡,2019 年 9 月時,伊斯蘭極端組織仍然在布吉納法索東部占據至少 15 處金礦。

過去「血鑽石」曾經資助了非洲軍閥內戰,如今極端組織則仰賴「血黃金」茁壯,非洲人民可說「懷璧其罪」,自然資源不但沒能成為國家發展的基礎,反而引來戰亂,要消滅這些極端組織,先得打擊「血黃金」,光靠薩赫勒各國虛弱的國力與普遍腐敗的政府恐難達成,只能仰賴類似當初抑制「血鑽石」同樣的國際努力了。

(首圖來源:pixab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