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伊戰端威脅荷莫茲海峽!中國緊張,一帶一路恐受創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1 月 06 日 10:40 | 分類 中國觀察 , 國際貿易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美軍在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指揮下空襲巴格達國際機場、擊殺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指揮官Qasem Soleimani,為何讓中國緊張?分析顯示,伊朗除了是中國主要進口石油的國家之外,還位居「一帶一路」計畫的關鍵樞紐,倘若美伊爆發戰爭,中國可能會站在伊朗這一邊。

德國《明鏡》週刊駐土耳其記者 Maximilian Popp 3 日報導,Soleimani 為伊朗第二重要的政治人物,被視為民族英雄、自由的革命戰士,如今遭到暗殺、等同對伊朗宣戰,德黑蘭政府不可能不做任何回應。川普說對戰爭不感興趣,但他的一言一行都是在挑起戰端。

亞洲時報(Asia Times)5 日報導,跟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及川普政府往來密切的美國智庫「捍衛民主基金會」執行長杜博威茲(Mark Dubowitz),在川普就職後不久曾對美國國家安全會議(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提交一份長達 7 頁的備忘錄,敘述要如何推翻伊朗政府(例如利用貿易聯盟、學生組織及宗教學者,凸顯當前政府在政治、經濟與道德方面的缺點),美伊現況似乎就是照著杜博威茲的劇本走。

Eurasia Group 全球總經常務董事 Robert D. Kaplan 曾在 2019 年 6 月 26 日於紐約時報撰文指出,阿曼灣(Gulf of Oman)北邊是伊朗及巴基斯坦,南邊則是阿曼,中國已在巴基斯坦西南沿海、靠近伊朗邊界的瓜達爾(Gwadar),建立了世界級的貨櫃港。北京當局希望這個港口最終能串起連結至中國西半部的公路、鐵路及油管。不只如此,中國也能藉著瓜達爾港口監視荷莫茲海峽(Strait of Hormuz)的輸運狀況。

全球消費的原油中,有五分之一在運輸時都得通過荷莫茲海峽,是相當關鍵的「咽喉點」(choke point),海峽中最狹窄處僅 21 英里寬。MarketWatch 報導,美國能源資訊局(EIA)數據顯示,2018 年每天通過荷莫茲海峽的原油數量約有 2,100 萬桶,相當於全球原油航運量的三分之一,約占全世界 21% 的石油消費量。

Kaplan 直指,中國的觸角早已伸進中東,且正在評估是否要於瓜達爾港口附近打造一座海軍基地、就位於伊朗邊界附近。關鍵問題在於,阿曼灣不再只是美國必經的原油輸送路線而已,它還是中國一帶一路計畫中,連接中東、印度次大陸及東亞的樞紐。

Kaplan 表示,當美國思考要不要跟伊朗開戰之際,中國已在當地大舉進行貿易活動、打造基礎建設。瓜達爾對一帶一路的海洋戰略至關重要,中國已跟伊朗建立跨越中亞的路徑,並占伊朗能源貿易近三分之一之譜。美伊爆發戰爭,勢必會讓伊朗進一步投入中國懷抱。伊朗對中國戰略的重要性,不亞於中國戰略對歐亞大陸的影響。

亞洲評論 5 日直指,北京當局如今擔憂的問題,首先是美國在台灣海峽、南海限制中國原油進口的活動,第二則是海外發生的事件可能引發油價波動,進而衝擊中國經濟。最重要的是,中國需要位處波斯灣的伊朗,預防美軍實施全面封鎖行動。

中國社會科學院(CASS)特約研究員唐世平曾在 2000 年發表一篇文章,直指美國已透過沙烏地阿拉伯等盟友控制波斯灣西岸,但倘若中國、俄羅斯能跟伊朗擴大合作,即可在最低限度上制衡美國。由於從波斯灣進口原油,須途經美國控制的西岸、伊朗(背後有中俄支持)控制的東岸,中俄跟伊朗合作,能防止美國對其他國家施加石油禁運制裁。

中國、俄羅斯上週發言等同對美國暗示,伊朗不但不孤單、還擁有強大盟友。美國陸軍退役上校麥格雷戈(Douglas Macgregor)2019 年就曾警告,美伊若爆發戰爭,中、俄可能參戰。

(本文由 MoneyDJ新聞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