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規模十年擴大 8 倍,員工卻說它失去初心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1 月 07 日 8:15 | 分類 Google , 公司治理 , 職場 follow us in feedly


2019 年 12 月,Google 聯合創始人 Larry Page 和 Sergey Brin 分別卸任 Alphabet(Google 母公司)CEO 和總裁,因此 Sundar Pichai 同時成為 Alphabet 和 Google 的 CEO。

2020 剛開年,Sundar Pichai 為新上任的 Alphabet CEO,必將面臨挑戰,其中一個便是公司規模比 10 年前擴大 8 倍。

公司規模持續擴大,也許意味著營收增加,前景可觀,但對 Google 而言,事實並非如此。一些 Google 員工認為當初受聘是因為與公司價值觀一致──用自由開放的管理和產品改變世界,不過,這些理想似乎不再站得住腳。

員工抱怨公司變了

2019 年 12 月底,美國媒體 CNBC 採訪一位在 Google 工作多年的員工。老員工表示,Google 再也不是當初的樣子,兩位創始人卸任代表一個時代的結束,2019 年確實也有不少老員工離開公司。

大批員工離職,可能與公司價值理念、人力資源流程和制度透明度變化有關。

接受採訪的老員工表示,2018 年公司價值理念開始轉變。

2018 年 11 月,Google 爆發歷史性罷工活動(Walkout),有 2 萬名員工參與,抗議管理層對「Android 之父」Andy Rubin 及其他高階管理人員性侵犯指控的不當處理。

隨後,「蜻蜓計畫」(Dragonfly)消息首次在網路媒體《The Intercept》曝光,是 Google 的祕密計畫,旨在開發經審查的搜尋引擎,以便在中國推出。2018 年 11 月 28 日 Google 員工公開聯名信,矛頭直指 Google 中國版搜尋引擎「蜻蜓計畫」。Google 後來取消此計畫,但也有一些員工因此離職。

正如在 Google 工作 11 年的前 6 級工程師 Raph Levien 所說:

以前從來沒有這種引發道德問題的專案,這專案已越界,我們都覺得 Google 再也不是原來的 Google 了。

2019 年,員工對 Google 的不滿加劇。

2019 年 11 月,員工舉行集會,目的是「拯救 Google 的開放文化」。集會時發言的工程師 Zora Tung 說:

Google 組成是建立在信任之上。如果公司想成功,就需要透過透明和問責重新獲得信任。

然而,抗議者要求公司制度透明化,集會的結果卻是 Google 解雇了 4 名員工。12 月,美國國家勞動關係委員會開始就這事件對 Google 展開調查。

近日,Google 前國際關係主管 Ross Lajeunesse 也說明離開公司的原因:因為引發人權擔憂而被趕出來。Ross Lajeunesse 表示真沒想到在 Google 會發生這種事,因為高層在公司成立之初重視道德甚於利潤。

實際上,Sundar Pichai 曾在 2019 年 10 月承認,目前員工數量超過 10 萬,公司在擴大員工信任時面臨挑戰。前不久,Google 前人力資源總監 Lazlo Bock 對彭博社表示,他認為公司「與過去不同了」。

當然,外界也注意到這個變化。矽谷風投巨頭 Andreessen Horowitz 合夥人 Martin Casado 2019 年夏天就曾在 Twitter 寫道: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Google 目前人才外流的情況令人震驚。

Google 為什麼變了?

Google 員工快速增長」無疑是變化的重要原因。

2001 年,Eric Schmidt 從聯合創始人 Larry Page 手中接過 CEO 時,公司只有不到 300 名員工。

2004 年 8 月 19 日,Google 上市,根據當時的年度報告,員工人數增長了 10 倍,達 3 千多人。

(Source:Google 2004 年度報告

2011 年,Google 聯合創始人 Larry Page 重新擔任 CEO ,公司規模又增長了 10 倍,員工數超過 3.2 萬。

2015 年,Google 重組為控股公司 Alphabet 時,員工人數幾乎翻了一倍,達 61,814 人。重組部分是母公司 Alphabet 將 Google 與 Google X(Google 祕密研發實驗室)、Google Fiber(Google 光纖)和 Google Ventures(Google 風投)等其他業務分開。Eric Schmidt 升為 Google CEO,而 Larry Page 為 Alphabet CEO。

2018 年,Alphabet 擁有超過 8.9 萬名員工。當時 Google 表示,在矽谷以外的地方發展更快,美國各地都開設辦公室和資料中心,比如在紐約有 170 萬平方英尺的辦公室,有 7 千名員工。

2019 年 12 月,創始人正式辭去 CEO 和總裁,任命 Sundar Pichai 為 Alphabet CEO 時,公司有超過 11.4 萬名員工。根據 Google 檔案,新增員工最多是 Google 雲(Google Cloud)和 Google 搜尋(Google Search)。

Google 已經長得「太大」

一些 Google 前員工表示,這種增長並沒有被好好管理。一位前工程總監最近向 CNBC 表示,他離職的原因之一,是高層近年格外重視員工人數,正因為如此,公司不願意淘汰表現較差的團隊成員,但這會影響到團隊其他人。

這也反映出 Google 目前的大問題──企業文化發生變化。

Graham Neray 是紐約名為 Oso 的新創公司 CEO。他告訴 CNBC,很多辭職後去 Oso 面試的前 Google 員工都表示,公司長得「太大」、官僚化,目前難為員工改變。他說,面試者還提到 Google 雲端平台等部門的重大組織變革和不確定性。

面對一串負面消息,Google 目前並無回應,同時 Google 重心似乎依然放在擴大公司規模。隨著 Google 持續快速增長,舊金山灣區辦公室自然需要更多空間。2019 年,Google 宣布計劃在聖荷西市中心附近建設 800 萬平方英尺園區,可容納多達 2 萬名員工,距離 Google 山景城總部不到 15 英里。

很明顯,要回歸初心還是「不計後果擴編」,這道擺在 Sundar Pichai 面前的選擇題似乎早有答案,但眼下正值動盪高峰,Sundar Pichai 時代的 Google 要想再次贏得員工信任,並非易事。

(本文由 雷鋒網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Google Walkout For Real Change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