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保護版權這件事,沒人比任天堂更在乎了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5 月 17 日 10:30 | 分類 財經 , 遊戲軟體 , 電子娛樂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任天堂是全球知名遊戲公司,但除了這個身分,還擁有玩家群流傳已久的響亮稱號:東半球最強法務部

會有這稱號,要一路追溯到 30 多年前任天堂與環球影業的官司。1981 年,任天堂在北美地區發行街機遊戲《森喜剛》,並一炮而紅。不過人紅是非多,大賣之後,美國電影巨頭環球影業注意到這款遊戲。

▲ 電影《大金剛》和任天堂《森喜剛》街機遊戲。(Source:The Gamer

當時,環球影業正好擁有電影作品《金剛》的版權,也經常以此為由向其他使用大猩猩為主題的作品發存證信函,頗有一股「仗著版權要遍天下大猩猩保護費」的氣勢,適逢《森喜剛》遊戲熱銷,又是大猩猩又有美女,環球影業自然不會放過賺錢索賠的機會。

彼時任天堂還只是純粹做遊戲的小公司,甚至連紅白機都尚未推出,這讓影視產業巨鱷環球影業信心滿滿,認為自己可以輕鬆再下一城。

▲ Tiger 掌機的《大金剛》遊戲獲得環球授權,玩法卻借鑑任天堂《森喜剛》。(Source:Vice

但沒想到的是,當時任天堂的法律團隊殫精竭慮,不僅發現環球影業並非擁有原著小說《金剛》全部版權,甚至還反告,稱環球影業授權的《金剛》遊戲抄襲任天堂。

最終,任天堂打贏了這場官司,還從環球獲得一筆賠償金,可說是一戰成名。

除了《森喜剛》事件,任天堂還與 SEGA、COLOPL 打過官司,這些案例在業界傳頌許久,此文就不再討論了。

總之,就是因為一起又一起官司勝訴,才讓任天堂法務部聲名遠揚。雖然「東半球最強」有些誇張,但任天堂維護版權利益時的果斷和迅速,也逐漸樹立起「法庭霸主」形象。

不過,與大公司夠格載入史冊的精彩較量畢竟是少數,更多時候,往往是一些未經官方授權的玩家創作內容會收到任天堂的警告。

此時,法務部的強硬姿態,便引來不少爭議。

(Source:Nintendo Life)

比如《瑪利歐大逃殺》這款將「吃雞」和瑪利歐 2D 關卡融合的自製小遊戲,就因收到任天堂律師警告,更名為《DMCA Royale》,並移除所有和瑪利歐相關的元素。

還有玩家製作俯視角度 2D 畫素風格的《薩爾達傳說:曠野之息》:《Breath of the NES》,即便原作者 WinterDrake 聲稱這只是粉絲向作品,且不收費,但他還是收到任天堂律師來函,要求下架。

任天堂並非完全禁止同人作品,只要不涉及商業販售就不會干涉,如畫作、直播、混音等作品,在各大社群媒體都能看到。

大部分遊戲廠商也不太會禁止玩家製作同人作品,某種程度上,這不僅代表遊戲獲得核心玩家認可,也能為原作熱度加溫。

唯獨一個領域任天堂視為「雷區」,就是自製遊戲。

不久前 Sony PS4 上架一款和《當個創世神》類似的遊戲《Dreams》,允許玩家自創內容。不少人紛紛在社交媒體曬出自己做的經典角色、關卡,自然也包括高清處理的瑪利歐。

顯而易見的是,任天堂既然不允許玩家修改自家遊戲,就更不可能允許出現在競品平台。最終這名製作類瑪利歐角色的玩家收到 Sony 來信,稱任天堂要求移除所有基於瑪利歐 IP 的內容,此事才暫告一段落。

最近還有另一起事件引起任天堂關注。玩家 Unreal 成功將任天堂 N64 名作《超級瑪利歐 64》搬上 PC,並支援 4K 超高清解析度、寬螢幕顯示及 Xbox 手把控制,還在 YouTube 上傳長達 12 分鐘的試玩影片。

事情本身沒什麼特別,畢竟以前這類其他主機平台的作品也能透過模擬器在 PC 玩,但這次特殊的是,Unreal 是直接逆向工程出遊戲程式碼,更換成可在 Windows 系統原生執行的程式,等於是直接將整個遊戲移植到 PC。

這種「未經授權移植」的行為當然踩到任天堂的底線,哪怕是《超級瑪利歐 64》這種 24 年前的老遊戲,同樣不允許發生。

很快,任天堂就要求 YouTube 撤下所有侵權影片,且還聘請第三方律師事務所,徹查網路所有包含程式下載連結的發文、網路硬碟,以確保遊戲下載包不會擴散。

▲ 同人遊戲開發者一般都會收到 DMCA(數位千禧年著作權法)警告。

有過多次類似事件後,大部分人都對任天堂自製遊戲前景抱以悲觀態度。一旦開發者在遊戲使用任天堂旗下角色,或牽扯到任天堂遊戲相關元素,玩家總會留言提醒,小心任天堂法務部。

為什麼任天堂如此在意自己的 IP?

▲《超級瑪利歐兄弟》真人電影口味挺重的。

一些人將原因歸咎於 1993 年《超級瑪利歐兄弟》同名電影。當時任天堂寄望靠著好萊塢,打開歐美市場的大門。

然而,由於此作改編情節太荒謬,角色設定也和遊戲形象大相逕庭,票房慘遭滑鐵盧,就連扮演瑪利歐兄弟的演員,也在多年後採訪時稱「這是我拍過最爛的片子」。

有了這段「黑歷史」,任天堂相當長一段時間沒有再授權第三方基於自家 IP 製作內容的機會。

不過也有玩家表示,問題根本不在於同人遊戲、作品是否有「營利」,而在於任天堂希望確保旗下 IP 的形象和名譽不受損。

畢竟,如果你擁有像瑪利歐或皮卡丘等家喻戶曉的大明星 IP,能在誕生後 10 年乃至 20 年仍有龐大的吸金力,一定也不希望其他人濫用。

(Source:Flickr/Alex Cheek CC BY 2.0)

日本街頭卡丁車就是最好的例子。如果你前兩年曾到訪東京秋葉原或台場,不難撞見一群身穿瑪利歐、路易吉衣服的人,開著卡丁車在路上賽車。這很難讓人不想到任天堂經典遊戲《瑪利歐賽車》。

當筆者第一次在秋葉原看到這些賽車時,確實也以為是任天堂授權的真人版《瑪利歐賽車》,有類似想法的外國遊客一定也不少。

但真的是嗎?並不。

▲ 由於交通事件頻傳,卡丁車還一度登上日本新聞。(Source:日テレNEWS24

比起角色形象侵權,更令任天堂在意的其實是這些卡丁車造成的交通事故,類似事件頻頻發生,還引發日本電視台關注。

試想一群身穿你家公司吉祥物衣服的人,開著卡丁車在街上狂飆,發生意外,還上了新聞,旁觀者會有什麼想法?

(Source:Flickr/shankar s. CC BY 2.0)

為此,任天堂 2017 年正式控告這家 Maricar 卡丁車租賃公司,要求停止提供和瑪利歐元素相關的衣服。

經歷長達 3 年拉鋸戰,後者最終敗訴,支付任天堂約 5 千萬日圓賠償金,還得在車身貼上「與任天堂無關」的標語。

▲ 寶可夢家族也誕生過很多同人遊戲。

不過,就算有被任天堂告上法庭的可能性,一些玩家仍打算繼續做自製遊戲,有的甚至在遊戲未完成前,就先公布截圖或試玩 Demo。

很多時候,粉絲花心思創作同人遊戲,都是致敬經典,表達發自內心的喜愛,而不是拿去賣錢,或爭奪原作的人氣。

製作和分享同人作品,也是電子遊戲文化的重要部分。

上面提到的任天堂粉絲 WinterDrake 也說,玩家的回饋和支援其實是支撐自己製作同人遊戲的動力,如果他為了避開風險一直不公開,很可能沒有繼續做下去的動力。

《曠野之息》開發團隊曾放出 2D 版原型概念,很多玩家就留言說想體驗 2D 版玩法,正好我有一些開發能力,所以我把它做出來。如果任天堂找上我,我還是會用原創角色繼續進行。

何況優秀的同人遊戲也會被官方認可。比如 SEGA《音速小子狂熱》(Sonic Mania),製作人 Christian Whitehead 便是狂熱的音速小子粉絲,且還獨立開發過名為《Retro Sonic》的同人遊戲,才被 SEGA 正式授權他開發遊戲。

比起採取禁止、發律師函警告等手段,任天堂粉絲更希望官方提供寬鬆一點的環境,允許玩家遵守相關規則的情況下自由創作,就像基於原版遊戲的自製 MOD,而不是總用一桶冰水澆滅玩家的熱情。

不過,比起以前的保守,最近幾年任天堂對 IP 的態度越來越開放,也會主動和其他公司合作。

遊戲除了第一方作品,任天堂曾和育碧合作,推出《瑪利歐+瘋狂兔子 王國之戰》聯動遊戲,至今仍然是 Switch 平台最成功的第三方作品之一。

更多合作則誕生在遊戲外。去年日本大阪環球影城宣布將建設以瑪利歐為主題的「任天堂超級樂園」;樂高也攜手任天堂,推出瑪利歐系列玩具。

今年 3 月,宮本茂接受 Fami 通採訪時談到,任天堂未來不僅會在遊戲產業發展,也會延伸到主題公園、電影或周邊產品等業務,讓更多人接觸任天堂的角色。

就像一家有很多簽約藝人的經紀公司,任天堂希望讓這些角色在現實也更活躍。

藉此契機,我們希望未來某個時間點,任天堂能改善與同人遊戲開發者的關係,讓玩家聊作品時,關注點是放在遊戲品質或玩法,而不是總擔心會收到律師信。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任天堂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