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無條件基本收入實驗結果出爐,不勞而獲可以嗎?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5 月 23 日 12:00 | 分類 人力資源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2017 年時,芬蘭實施的「無條件基本收入」實驗獲得國際矚目,實驗結束 3 年多後,芬蘭終於出版成果報告,讓世界有機會好好檢視這次實驗的成果。

心理更健康,就業效果不明顯

經過 3 年多的研究及統整後,芬蘭終於出版 2017 年舉行的無條件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UBI)實驗成果報告,讓人們有機會仔細檢視成果。

整體來看,芬蘭的無條件基本收入實驗對就業的改善並沒有想像中大,反而對人們的心理狀態有更大的助益。

為期兩年,每月 560 歐元

芬蘭的無條件基本收入實驗始於 2017 年,為期兩年至 2018 年結束。實驗以隨機選擇的 2,000 名失業者為對象,每個月發放 560 歐元(約新台幣 1 萬 8,620 元),沒有任何附帶的就業條款,即使找到工作這筆收入也不會被取消或減少。

芬蘭的實驗立刻受到了全球政府的關注,想知道究竟這項實驗能否真如無條件基本收入支持者的主張一樣,允許人們投入自己熱愛、更具創造力或是高社會價值但低薪資的工作當中,以及降低人們對國家的依賴等。

▲ 整體上來看,人們的就業情形並沒有顯著增加,卻有不少人表示自己因此獲得了實踐夢想、投身志工活動的機會。(Source:Unsplash

就業改善不明顯

從就業狀況來看,實驗組的平均就業天數比對照組多了 6 天,跟對照組相差不遠,整體來說稱不上顯著增加。

從研究者進行的 81 份深度訪談中來看,有人表示無條件基本收入對他們的生產力幾乎沒有提升,因為在他們受訓的領域仍然沒有工作機會。但也有人表示,有了這份收入後,他們能從事一些過去選擇避開的低薪工作。

無條件基本收入助人實踐夢想

主持這項實驗的彭博克羅教授(Prof Helena Blomberg-Kroll)指出,不少人表示無條件基本收入給予他們「嘗試及實踐夢想的機會」。她說:「藝術家、企業家及自由業者對無條件基本收入往往抱持更正面的態度,認為無條件基本收入提供他們創業的機會。」

此外,在無條件基本收入的支持下,許多人也投入志工活動中,提供非正式的照護工作,諸如照顧鄰居或是自己的家人。

研究團隊的一員克羅(Christian Kroll)表示,無條件基本收入的支持讓實驗對象能從事更多有意義的事情,在這兩年中,許多進行這類活動的人將之視為工作。

▲ 從芬蘭的實驗結果來看,無條件基本收入並沒有顯著地提高人們的就業意願,但人們的心理情形卻得到了明顯的改善。(Source:Unsplash

心理狀況改善

雖然就業成效不明顯,但是無條件基本收入卻改善了這些人的心理狀況,人們普遍對生活的滿意度,對未來的信心等整體幸福感都有增加,壓力、沮喪及孤單等情形也都比對照組來的少。

不完美的基本收入實驗

不過,仍然有許多人質疑這次實驗的有效性,主張實驗設計及條件有瑕疵,不足以代表無條件基本收入可能的成果。

舉例來說,受到當時的政治壓力,實驗者並沒有足夠的時間及預算來執行原訂以 1 萬人為實驗對象、每人每月提供 1,000 歐元(約新台幣 3 萬 3,230 元)的計畫,最終版本在實驗人數及每月發放金額上都縮水,沒辦法讓實驗對象單靠無條件基本收入維持生存。

在緊迫的時間限制下,實驗者也只能將實驗對象限制在失業人口中,沒辦法擴大到整個社會。此外,實驗也要求領取無條件基本收入的人,必須放棄其他社會福利才能參加。

種種條件都讓這項實驗並不完美,非營利組織 Jain 家庭研究所(Jain Family Institute)的執行長史泰因斯(Michael Stynes)因此說:「這些人都是非常認真的研究者,但他們受到了限制。」

▲ 即便芬蘭的無條件基本收入並未應驗支持者們的主張,但在武漢肺炎疫情造成的經濟衰退下,無條件基本收入又重新獲得人們的注目。(Source:Unsplash

正反方都獲得新觀點,無條件收入未完待續

整體來看,實驗主持者彭博克羅教授認為芬蘭的實驗同時提供支持以及反對無條件基本收入的理由,而現下的環境也讓人們重新檢視無條件基本收入這個議題。

他說:「從 2020 年上半年來看,充斥不安定感的生活並非我們所想要的。」

「即便無條件基本收入沒辦法幫我們解決健康及社會問題,但在經濟遭逢困難時,這或許不失為一種解決方案。」

(本文由 地球圖輯隊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Unsplash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