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核電成超級錢坑,南卡羅來納州壯士斷腕停損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8 月 16 日 8:45 | 分類 核能 , 能源科技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美國南卡羅來納州桑默核電廠(Virgil C. Summer Nuclear Station)位於良田郡(Fairfield County)詹金斯村(Jenkinsville),股權由南卡羅來納電力瓦斯公司(South Carolina Electric & Gas Company)與南卡羅萊納州公用事業桑提古柏公司(Santee Cooper)共同擁有,桑默核電廠一號機組組於 1984 年 1 月啟用,核電廠以南卡羅來納電力瓦斯公司前執行長維吉爾‧克里夫頓‧桑默(Virgil Clifton Summer)之名命名,原本是南卡羅來納電力瓦斯公司的重要資產,如今,卻成為揮之不去的一場財務惡夢。



2008 年 3 月,正值核產業大力鼓吹以核能減碳的「核能文藝復興」時代,南卡羅來納電力瓦斯公司向美國核能管理委員會(NRC)申請興建 2 座新反應爐,二號機組與三號機組將採用西屋(Westinghouse)最新式的加壓水反應爐(pressurized water reactor,PWR):先進被動 1,000 百萬瓦功率反應爐(AP1000),2012 年美國核能管理委員會通過、核准建照,2013 年 3 月開始興建二號機組,成為美國 30 年來首座興建的核子反應爐,並可望成為第一座在美國運轉的西屋 AP1000 反應爐。隨後三號機組也開始興建。

當桑默二號機組開始興建時,核能文藝復興早已因為 2011 年日本發生 311 事件而遭受重挫,除了 311 事件帶來的核安疑慮,更因美國頁岩氣革命,以及全球風力發電成本連年快速下降,使核能在經濟上遭到質疑;屋漏偏逢連夜雨,2014 年中以來國際油價崩跌,煤價也反轉大跌,美國天然氣價格在頁岩氣有增無減下維持低檔,低價更逐漸擴散至亞洲市場;在此同時,歐洲多個核電廠計畫都陷入工期無限期延長,預算無止境追加的錢坑困境,核能的經濟性受到嚴重質疑,桑默核電新建計畫成為美國核能產業界的救命稻草,希望可證明西屋 AP1000 反應爐與悲劇性的歐洲加壓水反應爐(EPR)不同,並不是無止境錢坑,而是能開創西屋外銷反應爐的核電產業救星。

西屋 AP1000 反應爐的確已經有外銷出口紀錄,那就是於 2009 年開始興建的中國浙江省三門核電廠,三門核電廠預期將是全球第一座採用 AP1000 反應爐的核電廠,最初預定於 2013 年底併網發電,卻也一樣工期延長,至 2016 年 5 月底,一號機組組完成冷態水壓測試(CHT),原本傳出 2017 年上半年併網發電,但至今仍然只聞樓梯響。

在美國,桑默核電廠計畫也沒能證明西屋 AP1000 反應爐與眾不同,反而更是證明 AP1000 與 EPR 一樣,又是無止境的錢坑,2014 年 10 月,宣布工期延長 1 年到 2018~2019 年才能完工上線,預算追加 12 億美元,2017 年初,西屋又宣布完工上線時間延後到 2020 年,預估總預算則已經將近倍增,2017 年 3 月底,更讓兩家電力公司業主傻眼的大事發生:西屋竟然宣布破產

西屋在南卡羅來納州桑默核電廠 2 座反應爐以外,同時也於喬治亞州新建 2 座反應爐,4 座反應爐興建成本超支數十億美元,東芝(TOSHIBA)於 2006 年購併西屋為其子公司,在不堪虧損下壯士斷腕,讓西屋在美聲請破產重整,東芝虧損額估計約達 1 兆日圓,西屋破產也讓美國政府手忙腳亂,因為西屋一直是美軍核子動力航空母艦與核子潛艇反應爐供應商,美國擔心西屋遭中國企業購併,造成國安隱憂。

南卡羅來納州議會當初被核能文藝復興的美夢沖昏頭,真以為核能是減碳經濟良方,為了讓核電廠更容易興建,竟然允許電力公司在核電廠都尚未完工發電以前,就從用電戶的電費中預先扣支核電廠興建費用,南卡羅來納電力瓦斯公司為此調漲電費 9 次,桑提古柏公司調漲 5 次,最終南卡羅來納電力瓦斯公司用戶的電費中有 18%,桑提古柏公司用戶的電費中有 8%,都是用來支應核電廠新建二三號機組的預算。

如今新反應爐卻成為大錢坑,2008 年規劃時原本總預算為 110 億美元,一再追加後,如今暴漲到至少 210 億美元,而且還不曉得會追加到什麼程度,西屋破產更增添不確定因素,儘管新反應爐計畫已經花掉 90 億美元,但寧可趁早停損,也不要落入無止境錢坑。2017 年 8 月初,新反應爐持股 45% 的桑提古柏公司在嘗試出售股份給杜克能源(Duke Energy)失敗後,對桑默核電廠計畫緊急喊停,持股 55% 的南卡羅來納電力瓦斯公司無法獨力繼續興建,計畫至此中途腰斬。

南卡羅來納州用電戶的預支費用怎麼辦?兩家電力公司,即使桑提古柏公司身為州營公司,也都一樣完全沒有償還用電戶的打算,甚至還想要求議會同意在未來 60 年內繼續向用電戶加價,想藉此取回部分投資核電廠失敗的資金,雙方共計達 50 億美元。2017 年 8 月 11 日,美國民眾為此控告南卡羅來納電力瓦斯公司瀆職。

納稅人與用電戶嚴重損失

只能說,全天下的電力公司都一樣,沒有人會承認當初投資決策徹底錯誤,更絕無可能主動為了錯誤決策負起賠償責任,總是想推卸責任,把興建核電廠的風險,與最後產生的虧損,通通轉嫁給用戶,自己拍拍屁股了事,桑提古柏公司執行長隆內卡特(Lonnie Carter)甚至還擺明著說,聯邦政府要是想要有核電廠就得出錢補貼,要是沒有聯邦政府補貼,新核電廠計畫根本不會存在。

南卡羅來納州還奢望著想要桑提古柏公司繼續嘗試把股權賣給杜克能源,或是賣給在喬治亞州同樣陷入核電錢坑的美國南方電力公司(Southern Company)。南卡羅來納電力瓦斯公司母公司南卡納(SCANA)執行長凱文馬許(Kevin Marsh)則表示,如今就算有新的合作對象願意出錢分擔繼續興建的成本,恐怕南卡納也不願意繼續進行這項計畫。

對於核電廠計畫喊停可能產生的電力缺口,兩家電力公司也一樣老神在在,南卡羅來納電力瓦斯公司稱,燃氣發電就能供給未來需求,桑提古柏公司稱,可趁機重啟先前閒置的燃煤發電廠。

西屋則遭受沉重打擊,裁員全數桑默計畫員工,加上總部也裁員相關員工 125 人,總計裁員 870 人,西屋也遭離職員工控告,稱違反勞動法規解雇程序。西屋原本總計有 1.2 萬名員工,破產重整時宣布裁員 7%,此次裁員不在這 7% 之內。

隨著桑默核電廠計畫宣告死亡,美國新建核反應爐計畫,僅存喬治亞州布魯克郡的佛格妥核電廠(Vogtle)的三號機組與四號機組,兩座反應爐同樣採用西屋 AP1000,也同樣落入工期延長、預算超額膨脹的境地,原本預期預算 140 億美元,如今預期總預算已經膨脹到 252 億美元,甚至可能高達 270 億美元,約新台幣 8,185 億元;原本預定 2017 年已經要上線,卻延後到三號機組要到 2021 年 2 月至 2022 年 3 月間上線,四號機組在 2022年 2 月到 2023 年 3 月間上線。

該計畫目前每個月都要燒掉 1 億美元,一般認為在桑默核電廠遭放棄後,佛格妥核電廠的股東們也會很快決定是否停損。就算停損也不便宜,除役費用高達 4 億美元。

佛格妥核電廠三四號機組計畫在歐巴馬政府時期取得 83 億美元聯邦貸款,持股 45.7% 的南方電力公司已經支用 26 億美元,另外持股 30% 的歐葛索普電力公司(Oglethorp Power Corp)則已經支用 17 億美元,若宣布停擺,美國納稅人將又增加一大筆呆帳。東芝在西屋破產過程答應支付 36.8 億美元,但是由於東芝本身財務也狀態不佳,這筆錢最後會不會入帳尚未可知。除此之外,喬治亞州的用電戶也自 2010 年起就在電費中預先支付核電廠預算,由於喬治亞州用電戶較多,每戶每年相關支出平均為 100 美元,約佔電費帳單將近 5%。

第三代核反應爐原本稱安全性和經濟性都將明顯優於第二代反應爐,而第三+世代核反應爐則誇稱又更勝一籌,然而法廠阿海琺的 EPR,在芬蘭、英國、法國都成為完工遙遙無期、預算無止境追加的大錢坑,中國廣東省江門市台山市的台山核電廠,原本宣稱是建造最快最合乎成本效益的唯一一座 EPR 核電廠,也一樣不斷延遲工期,並傳出阿海琺零件核安瑕疵,引起嚴重安全疑慮。阿海琺連年巨幅虧損,2014 年竟虧 48 億歐元,導致法國政府不得不予以重整。

EPR 成為錢坑代表作之後,另一個三+世代的反應爐──西屋 AP1000,也不能免去同樣的命運,西屋本身破產,美國的兩個計畫 4 座反應爐,不僅不能成為三+世代反應爐反敗為勝的基礎,反而再度證明核電廠就是大而無當,投資額極為驚人,卻只會不停追加預算,完工遙遙無期,造成納稅人與用電戶嚴重損失,而當初做出錯誤決策的政府官員與電力公司高層,絕不會承認錯誤,永遠只想推卸責任以及轉嫁風險給用電戶。

核產業對核能文藝復興的盲目鼓吹,創造出一系列超級錢坑:英國欣克利角核電廠 C 反應爐(Hinkley Point C),預算從 124 億英鎊膨脹至 203 億英鎊;法國佛拉曼鎮核電廠三號機組(Flamanville 3),預算從 33 億歐元,到 2015 年預估為 105 億歐元;芬蘭歐奇魯歐托核電廠三號機組(Olkiluoto 3)原定預算 30 億歐元,膨脹到 2012 年預估 85 億歐元,也因此使得芬蘭取消四號機組計畫;美國南卡羅來納州桑默核電廠二、三號機組,預算從 110 億美元膨脹到 210 億美元,因而喊停;喬治亞州佛格妥核電廠三四號機組,預算從 140 億美元膨脹到 252 億美元,甚至可能高達 270 億美元。

部分核產業人士把希望寄託在第四代核反應爐,然而,三+世代核反應爐早已嚴重超支各國對核能的信心與實際預算,阿海琺重整、西屋破產,核能可預支的實際資金與「信用」均全面破產,核產業很可能無力走到第四代,而是在三+世代全面終結,若是落得如此下場,只能說,盲目的核能文藝復興信仰,實為自身的最大殺手。

(首圖來源:Flickr/Richard Owens CC BY 2.0)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