味丹扎根 28 年,穩坐越南味精王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3 月 23 日 0:00 | 分類 公司治理 , 財經 , 食品科技 follow us in feedly


中美貿易戰開打,讓越南設廠 28 年的台商「味丹國際」很有感。味丹(越南)策略長謝朝煌(見首圖)直言,這一年來,公司用於造紙、紡織業的氫氧化鈉、變性澱粉 2 項產品,銷售明顯成長,未來隨外資加碼投資越南,以及越南國民所得提高,「味精銷售成長,很有機會」。

味丹越南工廠位於距胡志明市 1 小時車程的同奈省與巴地頭頓省交界處,占地超過 120 公頃,比一個新北市土城工業區大 13 公頃。廠內除了澱粉糖漿廠、味精廠、變性澱粉廠、酸鹼廠外,還自己擁有一座發電廠、國際港口;3,000 多名員工,24 小時生產。

第一批勇闖越南》台商供應鏈未成形  凡事都要自己來

2003 年,味丹將越南廠及中國廠業績合併,以「味丹國際」在香港上市。味丹國際是東南亞地區單一廠最大的味精製造商,規模亦是全球前 5 大;目前,5 成營收來自越南,中國僅占 2 成。根據財報,味丹國際年營收約 3 億多美元,主要產品為味精,占近 7 成的營收;產品內銷越南與外銷約各占一半,外銷第一大客戶為日本。

味丹是第一批進入越南投資的台商,是越南指標台商之一。「來得早,越南政府便宜批給我們一大片土地,答應 50 年的優惠稅率,還核發發電廠執照;幸好有這些基礎設施,我們才有競爭力,要不然怎麼和全世界競爭,泰國、印尼、中國也在做,為什麼味丹能活下來?」謝朝煌說。

90 年代,味丹考慮上海或越南擇一設廠,考察後發現越南既有市場,也有原料,於是決定落腳越南。謝朝煌解釋,味精是一種維生物發酵,需要用電,但早年越南電力不足,所以才自己蓋發電廠;此外,味精的原料除了糖和糖蜜外,也可將澱粉轉為糖化液,而當時越南盛產木薯澱粉,十分便宜。

反觀中國,長江以南多是用米變成澱粉,與木薯比價差數倍,不然就要從東北運送玉米至上海,可當時路途遙遠,耗時耗成本,所以先落腳越南,而後再赴中國。

因為選了越南,在供應鏈尚未成形的年代,讓味丹凡事都要自己來,發展成獨特的商業模式,練就垂直、水平整合的好功夫。

謝朝煌表示,除了味精這項主力商品,早期做味精,需要氫氧化鈉來調整 PH 酸鹼值,所以建了酸鹼廠,可銷售氫氧化鈉;有生產澱粉的能力,再進一步提高附加價值,生產變性澱粉;發酵完的廢水殘存發酵母液,因有營養成分,回收做成有機肥料、飼料販售。

▲ 味丹在越南是知名大企業。

28 年來,味丹在越南前後一共投資了逾 5 億美元,放眼是長期、穩定的經營。「我常說,味丹這座廠很特別,人吃、動物吃、植物吃的都有賣。」謝朝煌笑著說。近 2 年,味丹還默默攻進越南的休閒食品市場,希望搶占內需的這一塊大餅。

投資越南逾 150 億  近年搶進休閒食品市場

不過,味丹在越南也並非一帆風順,2008 年越南政府開始重視環保問題,發現同奈省的氏布河遭到廢水污染,當地人就把矛頭指向經營逾 10 年的味丹。

在媒體及農漁抗議求償的壓力下,味丹著手改善原有的 3 套廢水處理設備,又新增 2 座廢水處理廠,一共投入 3,000 多萬美元,同時賠償當地居民 2,000 萬美元。這寶貴的一課,讓味丹立刻在總經理室之下成立法務室,隨時報告越南最新的法令修改,以備應對。

面對越南躍升世界工廠的此刻,對台商而言是挑戰也是機會。與此同時,企業也將面臨勞工意識抬頭、越南本土中小企業壯大,以及企業搶人搶地,成本上漲的競爭。

此外,越南借貸成本高,中小企業借款越南盾大概是 6~9%(台灣不到 3%、日本不到 2%),都是未來必經的課題。

(本文由 財訊 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