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再度成為福特傷心地,10 年來投資慘賠近 120 億美元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06 月 09 日 8:00 | 分類 公司治理 , 汽車科技 , 財經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歷史上,巴西曾經讓福特汽車創辦人亨利福特(Henry Ford)踢到鐵板,那是一個世紀前的往事,當時亞馬遜雨林是全球天然橡膠主產地之一,而橡膠是汽車輪胎重要原料,亨利福特製造汽車之餘,也想同時在橡膠生意賺一筆,於是來到巴西建立「福特城」(Fordlandia)希望成為巴西橡膠大亨,事與願違,雖然福特汽車大為成功,橡膠事業卻慘賠收場。

巴西可能真的讓福特水土不服,百年後,亨利福特留下的福特汽車,又在巴西吃癟,這次慘賠了 610 億黑奧,或 119 億美元,相當於約 3,330 億元新台幣。

福特於 10 年前認定巴西是發展中市場,受到高額補貼政策的吸引,興致勃勃前來投資,最終下場是在 2021 年 1 月宣布關閉巴西廠,對財務上的影響近來揭曉:根據福特提報聖保羅州資料,多年來總計虧損與注資高達 78 億美元,其中大多數發生在過去 8 年;再加上福特為實現當初投資承諾必須花錢了事的部分還有 41 億美元,總加起來損失高達 119 億美元。

巴西雖然因為人口眾多、資源豐富,一度被視為潛力新興市場,但是社會主義大政府主義下,稅率極高、勞動總雇用成本高,物流成本也高,是巴西的致命傷。福特 2011 年看上了巴西對汽車產業提供聯邦補貼,過去 10 年來補貼 80 億美元,加上巴西採取關稅貿易保護,為了扶植國產產能,對進口車施加 35% 高關稅,於是福特來到巴西設廠,與其他車廠一起「好傻好天真」的踏入這個大賠錢坑。

福特的確從巴西政府得到相當的補貼,自 2011 年以來,總共收下 26 億美元稅務減免補貼,大約佔巴西對汽車產業補貼的三分之一,然而,才不過到 2013 年,福特巴西投資就遇上大環境變化,全球原物料下跌,導致原物料出口國巴西貨幣大貶,經濟大幅萎縮又遭腐敗醜聞侵蝕,巴西消費力大減,從原本為世界第 4 大汽車市場,一口氣跌落至今僅為第 7 大市場。

當巴西本國市場大萎縮,福特原本的如意算盤就打翻了,因為巴西是靠關稅保護本土生產,出口完全無競爭力可言,相較於汽車生產出口大國墨西哥,更可以比較出兩國策略南轅北轍造成的截然不同差異。

墨西哥加入與美國、加拿大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在自由市場的競爭壓力下多年發展下來,國內製造汽車反而遠比巴西更具競爭力,80% 產能都出口,據 2019 年 PwC 研究報告指出,墨西哥生產的汽車外銷巴西,即使加上稅負、運輸物流費用,還比巴西本地生產的汽車便宜 12%。

這是因為工業生產以規模取勝,規模量產後的成本持續下降,最終還是會勝過任何政策補貼或關稅障礙。相對的,巴西就面臨惡性循環,因為本土製造本來只靠保護,毫無出口競爭力,當本地市場萎縮時,沒有外銷的可能性,車廠只能面對產能閒置,導致攤提等成本相對上升,更沒有競爭力。

無力外銷的巴西產汽車,成本已經因為產能閒置而拉高,面對巴西經濟蕭條,還只能折價求售,福特折扣打到 30% 之多,還是回天乏術,自 2011~2019 年全車款車系銷售量剩下五分之一,產能更是閒置,成本更相對上升,售價卻打折,於是福特在巴西最後 8 年,每銷售一輛車,就要賠本 2,000 美元。

福特總部為了拯救巴西分部,2018 年 3 月到 2021 年 1 月間 9 次注資,總金額 13 億美元,只是肉包子打狗,2019 年,福特希望透過策略轉型來拯救巴西分部,改製造休旅車,準備推出 3 車款,但是很不幸的其他競爭對手英雄所見略同,而且比福特提早 2 年就開始進行了,福特動作太慢,市場早被佔據,計畫只好取消。

到了 2020 年 4 月時,全球新冠疫情造成經濟衝擊,迫使福特重新思考巴西分部的問題,福特在 2020 年 11 月仍向巴西政府承諾要增加投資,2020 年 12 月時仍跟經銷商放風向表示預期 2021 年銷售會回升,但其實已經默默準備退出,過不久,就宣布關閉三座工廠,只留下進口車業務。

2021 年 5 月,福特在巴西推出 Bronco 運動休旅車,產地為墨西哥。進口車在巴西的高關稅下,只有極少數富人才負擔得起,以 Bronco 運動休旅車而言,在美國售價為 2.682 萬美元,在巴西的售價卻高達 4.8 萬美元。可以想見福特在巴西的市場進一步大萎縮,2019 年 4 月時福特在巴西銷售 1.8 萬輛車,2021 年 4 月僅剩 1,500 輛。

福特並不是唯一在巴西栽跟頭的主流車廠,巴西的社會主義大政府思維造成的全國低競爭力以及政策補貼陷阱,一樣讓其他車廠投入後吃大虧,福斯汽車(Volkswagen)巴西分公司自 2011年起虧損 37 億美元,通用汽車(GM)巴西分公司則自 2016 年需要母公司注資 22 億美元,豐田汽車巴西分公司 2020 年需要母公司勾銷 10 億美元的內部借款。

福特南美洲總裁 Lyle Watters 對於撤離巴西這塊傷心地,表示主因是「不利的經濟大環境、低汽車需求、高產能閒置率」,除了一走了之「沒有別的可行的辦法」。

巴西成為全球汽車大廠賠錢錢坑,未來就算再祭出多麼豐厚的表面條件,恐怕車廠對巴西生產都會考慮再三。福特巴西栽跟頭,即使拿了大量補助也只能離開的經驗,再度告訴世人,想依靠綑綁本國市場、政策補貼,發展所謂國產國造,最終往往是徒勞,甚至只會造成反效果。

(首圖來源:Flickr/Mike Mozart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