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別忙了,葛林斯班:人口老化才是經濟疲弱禍首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04 月 16 日 0:00 | 分類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全球央行拚命實施量化寬鬆貨幣政策(QE),甚至把利率由正轉負,希望能藉此提振經濟,但似乎用錯了方法,政策成效至今仍不彰。聯準會(Fed)前任主席葛林斯班(Alan Greenspan)更痛批,貨幣政策除了拉高股市本益比外並無多大作為,如今央行已黔驢技窮。

CNBC 14 日報導,葛老在接受「Squawk Alley」專訪時表示,貨幣政策已經力竭,除非央行還想要實施又一輪 QE,但這些政策除了拉抬股市本益比之外,對提振經濟卻幫助不大,信貸與經濟目前都找不到復甦實證。

葛老並不認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宣稱負利率創造正面效益的說法,因為金融仲介需要利率保持在正值,負利率會讓業者大受打擊。不過,他覺得錯不在負利率,導致這個結果的政策才是罪魁禍首。

葛老說,全世界人口老化導致社會福利負擔過重,是各國生產成長低迷、企業獲利疲軟的主要原因,這基本上算是政治問題。

對於各國央行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達拉斯聯邦儲備銀行前任總裁 Richard Fisher 有很好的見解。他在 2012 年 9 月 19 日曾說,聯準會(Fed)之中其實無人知道為何經濟至今仍一蹶不振,也不曉得要如何讓經濟回歸正軌。他還表示,全世界沒有任何一個央行曾經成功把經濟從目前的狀態導回正常。

富蘭克林坦伯頓旗下研究機構 K2 Advisors 資深常務董事 Brooks Ritchey 4 月 12 日也在官網貼文指出,奧地利經濟學派認為,銀行創造的信用(而非從真正的存款創造的貸款)雖在短期內能激勵支出,但卻會導致真正的資源被錯置,即所謂的「不善投資」(malinvestment)。不善投資創造的殖利率,通常無法償還投資時背負的債務。從過去數十年的歐美實例來看,人們舉債後鮮少拿來進行生產投資,反而都用於額外消費、進口以及購買房屋,這樣的花費並不會在未來創造額外營收。

Ritchey 並指出,雖然各國大舉實施量化寬鬆貨幣政策,但效果其實不大,在排除股市、銀行後,歐洲、日本與美國自 2008 年過後經濟並無明顯復甦。另外,截至 2015 年第三季為止,美國的出口成長從高峰萎縮 1%,歐盟、日本、中國 / 香港也分別萎縮 2%、3% 與 5%,這樣的數字或許不大,但地表上幾個主要經濟出口同步衰退,卻相當罕見。

(本文由 MoneyDJ新聞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Flickr/Pat Castaldo CC BY 2.0)

關鍵字: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