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投資接棒,新太空競賽火熱熱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4 月 12 日 8:51 | 分類 航太科技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亞馬遜(Amazon)創辦人貝佐斯 5 日豪情宣布,未來每年將賣掉 10 億美元亞馬遜股票注資助太空公司藍色起源「Blue Origin」的太空漫遊計畫,這項宣示可說讓貝佐斯的藍色起源,與艾隆‧馬斯克(Elon Musk)的太空探索(SpaceX)以及理察‧布蘭森(Richard Branson)的維珍集團(Virgin Group)間的太空競賽,進入白熱化階段,而這也代表性的顯示,過去由政府主導的太空計畫,如今已經接棒,進入由民間資金發展的新階段,而其他許多鉅額投資的科技領域,也逐漸看齊,走向民間主導。

過去冷戰時代的太空競賽,是國家與國家、強權與強權之間的生死鬥,然而,隨著 1986 年挑戰者號太空梭爆炸墜毀意外,導致美國航太總署(NASA)縮減太空任務,以及更關鍵的,1991 年蘇聯垮台,使得太空競賽不再有必要,國家級太空計畫逐漸放緩,只有後進者中國、印度還興致高昂,但是其技術水準還遠遠落後。日本方面,宇宙航空研究開發機構(JAXA)近來連續 3 次發射任務失敗,灰頭土臉。新的太空希望,反而落在私人企業肩膀上。

在媒體上最出風頭的民間太空事業是馬斯克的 SpaceX,不過論成立時間,Blue Origin 還要更早。Blue Origin 成立於 2000 年,與 SpaceX 英雄所見略同的一點是,Blue Origin 也認為,要大幅縮減太空計畫成本,火箭就要能夠回收再使用。Blue Origin 在火箭回收測試上也領先 SpaceX,在 2015 年 11 月就率先成功發射後成功垂直降落火箭,而當時 SpaceX 的垂直降落火箭測試一再失敗,不過好辯的馬斯克,在 Twitter 恭賀 Blue Origin 的同時,也不忘強調 Blue Origin 火箭所抵達的高度只是次軌道高度,SpaceX 嘗試發射到太空軌道高度,高度較高,所以垂直降落難度較高。無論如何,稍後 SpaceX 的嘗試也一樣成功了。

(Source:Blue Origin

貝佐斯與馬斯克不同,生平極少發出 Twitter,難得發出一次就是為了慶祝 Blue Origin 火箭發射後垂直降落成功,可見 Blue Origin 在他心中的地位。貝佐斯的理想是開發太空旅遊市場,並且希望 2017 年就能開始,雖然貝佐斯並未透露票價多少,但可以想見初期只有名流富豪才負擔得起。

Blue Origin 不侷限於太空旅遊,也跟 SpaceX 一樣搶食太空發射衛星等既有航太市場。Blue Origin 的最新火箭,以第一位進入地球軌道的美國太空人約翰‧葛倫(John Glenn)命名為新葛倫號(New Glenn),新葛倫號是 Blue Origin 開發最強大的火箭,可抵達低太空軌道,也就是國際太空站(International Space Station)運行的高度,可用來發射人造衛星以及其他酬載,預定 2020 年開始發射。2017 年 3 月時,貝佐斯宣布 Blue Origin 與法國廠商歐洲通信衛星公司(Eutelsat)簽約,將於 2022 年為其發射人造衛星。

因為馬斯克動輒炫耀而聲名大噪的 SpaceX 成立於 2002 年,SpaceX 強力主張回收火箭將可大幅降低太空任務成本,也是第一家運載酬至太空後,又能回收火箭的民營公司,不過垂直降落回收測試卻被 Blue Origin 先馳得點,怪不得馬斯克要在 Twitter 上酸溜溜。不過,在回收火箭成功以前,SpaceX 就已經例行性接下許多太空發射任務,比起 Blue Origin,SpaceX 更早有固定營收,但相對的,SpaceX 也更早發生意外事故。

2015 年 7 月,SpaceX 的獵鷹 9 號(Falcon 9)為國際太空站太空人運送補給品,抵達後還要自太空站帶回 1,400 磅重酬載,卻爆炸失事,2 噸重的酬載毀於一旦;2016 年 9 月時,攜帶 Facebook 人造衛星的獵鷹 9 號火箭在發射台上失事爆炸,當時也引起全球網路上一陣討論。

在 2017 年 3 月底,SpaceX 成功發射攜帶人造衛星的火箭進入太空軌道後,成功垂直降落,一掃先前陰霾,在火箭垂直起降上面與 Blue Origin 平起平坐,緊接著 SpaceX 馬上挑戰火箭垂直降落後,24 小時之內馬上再度發射。而在發射進入宇宙的高度上,SpaceX 仍然領先群雄,在各家民間太空競賽對手中,SpaceX 率先達到地球同步軌道,也就是同步衛星的軌道高度,22,000 英里。

馬斯克一向敢做大夢、說大話,對於 SpaceX,他的未來夢想也畫得比貝佐斯更遠大,當貝佐斯只是計畫要載人上太空軌道旅行,SpaceX 卻發下豪語,要在 2018 年載兩名旅客上月球,而那將是 SpaceX 首次載人太空任務,不知哪兩位勇者敢當 SpaceX 的月球先鋒。而馬斯克的終極目標是征服火星,馬斯克的夢想是能在火星上過世,當然,他指的是成功登陸、殖民,在火星上老死,不是前往火星時失事墜毀死在火星上。

貝佐斯與馬斯克還有另一位民間太空競賽對手,那就是理察‧布蘭森維珍集團下的維珍銀河(Virgin Galactic),維珍銀河成立於 2004 年,是三雄中最晚成立的公司,維珍銀河瞄準的也是太空旅遊市場,不過與另外雙雄不同,維珍銀河發展的主要是兩段式太空航行。

(Source:Virgin Galactic

第一段是由特製飛機白騎士二號(WhiteKnightTwo )進行,這架飛機有兩個機體,中間夾著載客太空船,太空船二號(SpaceShipTwo)。白騎士二號與一般飛機一樣的方式起降,但會加速到極速時速 2,500 英里,飛至高 10 英里之處,釋放背上的太空船二號,由太空船二號衝入沒有空氣,無法以機翼飛行的太空,進行 60 英里的太空航行,之後接回白騎士二號上,回到地面降落。

這個主意是因為飛機起降的方式遠比火箭升空節省燃料與成本,但是,這個理念在測試時卻發生悲劇。2014 年測試飛行時發生意外爆炸,導致副駕駛身亡,這也使維珍銀河的夢想中斷,公司進入重組,直到 2016 年才又開始測試新版的飛機與太空船,目前尚未發表商業運作時間表。

三雄之外,過去長年承接美國軍方與航太總署發射任務的洛克希德‧馬汀(Lockheed Martin)與波音(Boeing),於 2006 年結合前者的的阿特拉斯(Atlas)火箭與後者的三角洲(Delta)火箭,成立合資公司聯合發射聯盟(United Launch Alliance),成為民間商業發射酬載的主要玩家之一。

過去世人認為只有國家力量才能推動的太空事業,如今在民間資金投注下發展蒸蒸日上,甚至展開新一波太空競賽,不僅讓世人津津樂道,也顯示時代的改變,民間資本的力量越來越強大,而且願意投入很可能無法商業回收的夢想領域,更願意長達十數年以上的長期投資。

這樣的現象也不僅發生在太空事業,事實上,在許多類似的產業領域,都已經過發生類似的現象,例如航空產業的廣體客機,其開發經費遠高於較小型的客機,必須要達到超過數百架以上的銷售量才能攤平開發成本,而要達到此一數量,不僅只靠商用客機市場,還得仰賴軍用市場等政府採購,甚至需要整體國家政策支持,但是波音與空中巴士(AirBus)都曾義無反顧的投入研發。

製藥領域要成功研發並經過臨床試驗到上市行銷,所需的時間之長、資本之高,往往只有富可敵國的跨國大藥廠才可能負擔,然而資本市場卻發展出,小藥廠在不同階段的試驗過關後,能夠逐步得到資本投注,甚至是由大藥廠結盟或購併,因此許多新藥在這樣的市場資本力量下誕生於新創事業之手。

頁岩油革命與製藥界的情況有異曲同工之妙,過去富可敵國的大型石油企業制霸整個石油市場,但是頁岩油革命卻主要是中小企業的螞蟻雄兵造成。大型石油企業最初對頁岩油大多抱持保留態度,然而一群被大石油公司視為門外漢、失心瘋的中小企業,胡鑽亂挖,竟然也有人能略有成果,受到市場資金挹注。即使原來沒有大資本,也能支持繼續實驗,結果嘗試出了讓大石油公司跌破眼鏡的成果,如今反而大石油公司要來跟他們取經。

民間力量可勝過國家力量,中小企業可與跨國大企業平起平坐,是資本主義力量的展現,然而,以航太方面來說,政府的引導也功不可沒。

美國航太總署自 2006 年起,開放民間企業使用 NASA 設施,可尋求 NASA 工程師的建議,更積極推廣航太投資與保險社群,並為 NASA 以外的航太服務開發市場。NASA 並不特別選擇某一技術或某一公司扶植,而是公平的支持達到某些特定客觀目標的所有企業,更積極擔任客戶的角色,如太空探索成立 10 年後,能開始有營收,就多虧了 NASA 釋出補給國際太空站的發射訂單。

台灣在產業政策上,仍然迷信政府主導,如今世界潮流是民間資本主義的力量更加強大,台灣也不例外,當前民間的閒置資金、囤積海外資金遠多於政府預算,對於重大產業發展、長遠建設與其他政策目標,政府與其以舊思維一肩全扛,結果困於財政匱乏,不如借鏡 NASA 成功催化航太產業發展的啟發,激發活用民間資本力量,發展經濟更收速效,且事半功倍。

(首圖來源:Flickr/SpaceX CC BY 2.0)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