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巨擘度壞時機,彼此也得共享取暖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5 月 16 日 15:13 | 分類 能源科技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油國組織(OPEC)努力進行減產,希望能拉升低迷的油價,挽救各油國如今千瘡百孔的財政,只是事與願違,當油國好不容易達成延長減產的共識,因而讓油價有了點支撐,美國頁岩油卻趁機開工,據油田服務公司貝克休斯(Baker Hughes)2017 年 5 月 12 日統計,美國開工油氣井數量當週增加 8 座,來到 885 座,較 2016 年同期大增 479 座,油價只好溜滑梯,西德州中級原油(WTI)5 月初一度跌破每桶 46 美元,之後稍稍回升至 5 月 12 日來到 47.84 美元。



油國組織現在面臨兩難,美國頁岩油產業在油價一路走低的「天擇」過程中,技術落後成本高的業者已經遭到淘汰,剩下的都是技術與經營管理的佼佼者,並且擁有較佳地質、開採成本較低的油田,若要進一步逼迫這些體質已經很堅強的頁岩油業者減產,油國組織可能得將油價壓至每桶 40 美元以下,這個價格,能不能殺死美國頁岩油還不確定,倒是肯定能讓許多油國財政破產。

於是油國現在只剩下繼續減產的選擇,但一邊減產,美國頁岩油業者就利用墊高的油價增產獲利,有如附骨之蛆,在這種狀況下,油價實在不容易大幅抬高。

各大石油天然氣公司過去在油價百元時期財大氣粗,如今也逐漸接受低油價時代的事實,在低油價時代,最重要的就是勒緊褲帶,石油公司們最新的節省成本想法,是引進「共享經濟」的觀念,彼此共享設施,互相取暖,以度過寒冬。

不過,說起來,現在石油天然氣之所以有共享省錢的空間,其實是當初財大氣粗時根本太過鋪張浪費,以澳洲柯蒂斯島來說,短短 2.8 公里的海岸線上,就擠了 3 座液化天然氣(LNG)廠,分別屬於康菲(ConocoPhillips)旗下的澳洲太平洋液化天然氣(Australia Pacific LNG)、屬於殼牌(Shell)旗下英國瓦斯(BG)的昆士蘭柯蒂斯液化天然氣(Queensland Curtis LNG),以及格拉斯通液化天然氣(Gladstone LNG)。

事實上,這 3 座鄰近的液化天然氣廠大可合併為一,許多昂貴的基礎設施如碼頭、儲槽、管線、道路等都可共用,若是如此,3 家廠商可節省高達 100 億美元。2009 年時顧問公司就曾經針對柯蒂斯島計畫像 3 家企業遊說合併興建的可能性,但是當年在高油價時代,石油天然氣公司對這 100 億美元棄之如敝屣,寧可各自為政,連考慮都不考慮。

馬來西亞國家石油公司(Petroliam Nasional Berhad)是澳洲柯蒂斯島格拉斯通液化天然氣廠的合夥股東,認為澳洲 3 廠未能合作節省建設成本十分可惜,表示應該記取澳洲的教訓,位於相近位置的油氣開採計畫,應該彼此共享設施。

價格寒流讓大廠共體時艱

如今來到低油價錙銖必較的年代,情勢可就大有不同。石油界的老大哥艾克森美孚(Exxon Mobil)向過去的競爭對手們遞出橄欖枝,想要把過去的死對頭,轉變為一起抱緊取暖的過冬夥伴。

艾克森美孚針對在莫三比克,以及巴布亞新幾內亞的開發計畫,正向競爭對手們徵詢合作「共享」設施的可能性,另一方面,在西澳洲,伍德塞石油(Woodside Petroleum)則正向競爭對手們遊說,要他們不用自建液化天然氣廠,改利用伍德賽石油的既有設施,大家一起共享省錢。在加拿大西部也有類似的合作狀況。

在大規模開發案上彼此合作,節省重複投資成本,並分擔風險,過去原本就是石油天然氣產業行之有年的老方法,只是高油價時代讓各大企業逐漸傲慢起來,但低油價時代來臨改變了一切。據沙烏地阿拉伯能源部長 2017 年 5 月 8 日於吉隆坡時透露,全球油氣投資至少減少了 1 兆美元。

不僅油價低迷,液化天然氣的後市也相當不妙,2010年代初期許多審核通過開工的液化天然氣廠,在接下來幾年內即將逐一完工上線啟用,這將使得供給爆量超過需求,預計到 2020 年全球液化天然氣產能將成長至 4.07 億噸,遠遠超過 2020 年預計的全球需求 2.74 億噸,供過於求進一步打擊疲軟的價格。

事實上,液化天然氣的價格不用到 2020 年,當前就已經跌落深淵,2017 年 5 月 1 日亞洲液化天然氣價格來到每百萬英熱單位(MMBTU)僅 5.75 美元,相較之下 2014 年曾經來到將近 20 美元,落差之巨大,比起油價更為兇猛,油價自 2014 年高峰大約腰斬,亞洲液化天然氣卻是將近腰斬再腰斬。各營運商都得想盡辦法擠出可能的獲利空間才能求生存,在壓力下不得不共體時艱,共享設施成為生存的必要。

不僅石油天然氣大廠自己開始尋求對手合作,擁有油藏的國家政府也積極介入,如莫三比克政府推動跨企業合作,以提升油藏開發的經濟效益。莫三比克政府要求兩大集團彼此合作,其中之一是艾克森美孚與義大利埃尼(Eni)的合作同盟,另一方是美國安納達科石油(Anadarko Petroleum),雙方將各自獨立建造開採基礎設施,但是共用陸上液化天然氣廠。

在巴布亞新幾內亞,艾克森美孚透過收購巴布亞新幾內亞的國際石油(InterOil)取得法國石油大廠道達爾(Total)巴布亞新幾內亞液化天然氣廠計畫的部分股權,透過這層關係,艾克森美孚遊說道達爾與全球最大油氣開發商探油公司(Oil Search),要求彼此合併液化天然氣廠設施,探油公司評估,若合作成案,可節省 20~30 億美元的基礎設施建設費用。

在西澳洲,雪佛龍(Chevron)於 2017 年夏季即將完成麥石液化天然氣計畫(Wheatstone LNG ),該計畫從最初設計上就是規劃讓其他天然氣生產者能利用其液化天然氣產能來液化並出口所生產的天然氣。同時,伍德塞石油則遊說艾克森美孚、殼牌,希望他們放棄自建新液化天然氣廠的想法,改利用伍德塞石油劑既有的冥王液化天然氣廠(Pluto LNG)。

這股供過於求造成的價格寒流,讓油氣大廠們抱緊取暖,共享設施,也節省許多不必要的資金與資源浪費。不過,天然氣市況詭譎,如今的低價風暴,讓各大石油天然氣巨擘幾乎全面停止興建液化天然氣新廠,但全球天然氣需求仍在上升,預計到 2025 年,得新增 30 座液化天然氣廠,才能趕上需求,但最後一座液化天然氣廠計畫,是 2014 年 12 月俄羅斯新科(Novatek)的亞馬爾液化天然氣廠(Yamal LNG)。

若是再沒有新廠計畫,預期到 2026年時,需求又會超過供給,屆時國際液化天然氣價格可望回升,屆時油氣大廠是否還會團結合作共享省錢,或是各懷鬼胎,可就不一定了。

(首圖來源:pixab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