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云】育幼福利再好也不生,養兒「妨」老成主因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10 月 23 日 9:00 | 分類 人力資源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內政部統計,2012 年起每月平均出生人數約 1.7 萬人,2017 年上半年驟減至 1.5 萬人,使 2017 年總出生人口將少於 20 萬人。少子化議題再度搬上檯面,但衛福部因應少子化,卻是在前瞻基礎建設計畫中,規劃花 6 億元製作價值單件 952 元的「育兒百寶箱」,經費竟然比全國新手父母公認最需要的幼托機構還要多一倍。衛福部次長呂寶靜表示,裡頭裝的不是尿布和濕紙巾,而是裝尿布、奶瓶的美觀媽媽包,不僅朝野立委輪番痛批,民間也氣得大罵,網路輿論揶揄果然是「國安危機」,因為政府官員面臨「全面腦死危機」。

這種離譜政策,讓民間再度批判政府全面無能,不僅毫無專業能力,甚至連日常生活的基本常識都沒有,才會產生出經費有限卻不全部用於幼托,反而編列幼托兩倍經費給百寶箱這種讓人傻眼的計畫。事實上,這個政策又是「天下政策一大抄」,抄襲芬蘭自 1937 年以來的育兒百寶箱政策,但芬蘭的百寶箱從箱體到內容物的設計不僅遠勝台灣版本,還貼心的可以折現。而且,芬蘭推動完整協助育兒政策中,百寶箱只是其中一項枝微末節、額外性質的措施,台灣衛福部連抄都抄不好,竟然把百寶箱當成重點,本末倒置。

更關鍵的一點是,即使是芬蘭的完善政策,在芬蘭實際施行的經驗,仍然對改善所謂少子化問題一點用也沒有。事實上,芬蘭才剛創下 150 年來最低生育率。

自 2009 年以來,芬蘭連續 6 年出生下降,到 2016 年又比 2015 年大降 4.8%,僅出生 52,814 個小孩,平均生育率降至 1.57,較 2015 年的 1.65 大降,更不用說遠低於人口自然替代率的 2.1,生育率最低的地方是芬蘭首都赫爾辛基,生育率僅 1.3。

芬蘭的政策根本無效,我國官員卻還跑去亂抄,抄也抄不正確,竟然抄到最枝微末節的部分當成重點,胡亂編列預算後,黨政動員包裹護航通過,才說預算通過一定要執行,衛福部長還說出「搞不好有人看到開心會想生」這種遭人民罵翻的渾話來護航。這到底是政府官員「全面腦死」,還是把人民當白痴?留待民意代表去質詢。

芬蘭經驗顯示人們對生育政策有多麼一廂情願,不只是台灣,全球各國都以為,只要對年輕父母好一點,略施小惠給點補貼,或積極改善育兒環境,就會讓年輕夫妻想生小孩。這種想法在芬蘭的實地施行經驗中已全面破產,因為芬蘭在全球各種評比的生育環境總是數一數二,生育率卻還創新低。

芬蘭對生育政策可說無微不至,每個政策都經過細膩思考。所謂育兒百寶箱一開始是針對真的負擔不起嬰幼兒基本需求的貧困階級所發給的「新手包」,後來是為了公平因素及節省判斷貧困與否的官僚作業,才乾脆改為全面發放,但目標仍是給予一無所有的窮人必要幫助,不是以為「搞不好有人看到開心會想生」這種毫無邏輯的脫離現實想法。

▲ 芬蘭 2017 年的育兒百寶箱內容。(Source:Kela

芬蘭還慷慨地給予育嬰假,更擁有全球公認最好的教育制度之一,全世界很難找到比芬蘭更適合生養小孩的國家了,如果連芬蘭婦女都不想生育,那麼實在不可能靠改善育兒環境來提升生育率。

原因很簡單,因為在專業化與自動化科技進步的現代經濟社會,生小孩本身就是件不切實際的事。全球都同樣面臨高青年失業率問題,反應出的基本態勢就是,經濟體不需要更多社會新鮮人,也就是不需要供應更多小孩;生更多小孩,不僅無法解決國家社會福利制度破產問題,只會造成更多青年失業,國家更快破產。

像芬蘭這樣的國家,希望透過給予更多、更彈性、更優惠的育嬰假,以及推廣男女平等,讓父親承擔更多育嬰責任,來減輕婦女對生育的排斥,然而,生育年齡父母正是人生職場的黃金時期,不生小孩拚命衝刺事業,未來可能大有成就;相反地,中斷一年職涯來育嬰,即使育嬰假可給全薪,在知識經濟體中,一整年的空白簡直是致命傷,育嬰假根本不可能彌補對個人事業的傷害。生養的小孩,在上述經濟體不需要青年的當前情況下,也同樣無法彌補知識人才父母斷層一年對國家生產力的傷害。

除了上述機會成本的基本損失,由於生育只是增加「人類」,「人類」只具有原始勞動力,需要經過教育才能成為「人才」。現代經濟體已經越來越不需要純粹的原始勞動力,結果是小孩必須接受更多教育,教育時間更長,教育經費更高,然而出社會後卻因青年失業率高、青年低薪資的普遍情況而收入更低。

開銷更高而回報更少,從國家巨觀層面看,更多生育只會造成國家破產。就家庭層面來說,當然也會率先破產。

教育需求大幅提升下,父母養育小孩的時間成本與金錢成本大增,美國農業部統計估計,在美國生養一個小孩到 18 歲,平均需花費 233,610 美元,相當新台幣 706 萬元,這還沒包括大學學費。歐美各國高等教育學費急速飆漲,負擔讓中產階級喘不過氣,好不容易供養子女到學士或博碩士畢業,卻面臨更長的失業期與更低的薪資,結果是子女還得繼續寄生在原生家庭好一陣子,甚至由原生家庭出資贊助才能買房,種種沉重負擔,都嚴重傷害原生家庭的財務狀況。

(Source:Flickr/ThomasLife CC BY 2.0)

美國波士頓大學退休研究中心於 2017 年 9 月發表的研究顯示,美國人正面臨嚴重的退休財務準備不足災難,而這個可怕問題的成因之一,就是因為生小孩。

許多人主張生了小孩會更認真工作,但這種義和團式的精神勝利想法,無法迴避人一天 24 小時扣掉必要的睡眠與休息時間,最大工時就是固定的,休息不足,會導致工作效率下降,甚至生重病,靠著特別認真頂多可在一兩天內趕工,但長期來說行不通;生養小孩需要花費時間與金錢是無可避免,把時間花在小孩而非職場,職場發展與收入自然較低;把金錢花在生養小孩,存款就會減少,這才是冷酷的事實。

統計結果發現,30~39 歲美國家庭,若生了小孩,收入平均降低 3.7%,總財產平均降低 4.5%,但較年長的父母,由於時代因素,損失的程度遠小於青年父母。50~59 歲美國家庭,生小孩幾乎不影響收入,總財產也只減少 2.8%,這些 50 歲以上的上一代,憑著自己的經驗,覺得生養小孩沒太大損失,卻不知道社會與經濟體已有重大變化。現在的青年生養小孩,造成的職涯與財務傷害遠比他們的年代更大,而且越來越巨大。

生養小孩對職涯的傷害,可從美國女性薪資狀況觀察,因為美國提倡男女平等尚不如芬蘭等歐洲國家,女性仍然承擔相當大的育兒責任,於是生了小孩的母親,比起沒生小孩,工作意願降低 12%;有生小孩的母親,比起沒生小孩的婦女,年收入平均減少 9,400 美元,相當於新台幣 28.4 萬元。

事實上,即使是老一代父母,生養小孩也一樣有相當影響。統計發現,每多生一個小孩,退休準備不足的機率就增加 1.9%。而且,在這個青年困苦的年代,就算小孩長大了,父母還是要持續付出,統計顯示,美國老年父母平均一年為了成年子女付出 366 小時的免費工時,31% 父母給予成年子女金錢資助,平均每年 3,084 美元,相當於 9.32 萬元。相對的,只有四分之一成年子女付出免費工時照顧父母,平均每年 324 小時,又只有 9% 成年子女給與父母金錢,平均僅 595 美元。

從芬蘭的情況,可知獎勵生育政策是一廂情願,從美國的狀況,則可從根本了解經濟上的原因,人民不生育是極度理性的正確行為。想不想生小孩是個人自由,想誘騙或逼迫人民生育,不僅不切實際,也不可能成功。

對台灣來說,問題不僅是育兒百寶箱本末倒置,也不僅是抄到已證明失敗的芬蘭經驗,更根本的是,整個把「少子化」當成問題的想法就是最基本的錯誤,尤其是,芬蘭還是人口較少國家。台灣身為人口密度過高、環境負荷已到達上限的國家,更應該順應少子化,政府需要改變所有過去基於人口永遠成長的錯誤假設政策,適應少子化的新現實,而不是妄想改變少子化。想「逆天而行」,就算不是鬧笑話,也只是與芬蘭一樣徒勞無功。

(首圖來源:Flickr/Carl Wycoff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