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湧昌想靠「有腦車」讓巨大再強大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12 月 03 日 8:15 | 分類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如果產業趨勢即將顛覆,卻叫你接班,你敢嗎?這問題讓人忍不住發問:谷底時候接班,是什麼感覺?一向快人快語的巨大執行長劉湧昌停頓了一下,彷彿心中五味雜陳。

劉湧昌(見首圖)2016 年底接任巨大執行長,不管接班前還是現在,巨大股價跌跌不休,從 2015 年 2 月高檔 305 元,跌到近日的 115.5 元,市值蒸發六成。

當初劉湧昌自告奮勇去中國開疆闢土,讓捷安特成為中國自行車第一品牌,站穩全球製造自行車的龍頭地位,如今卻也因為中國受傷──共享單車問題未解,又碰上中美貿易戰,面臨加徵關稅。劉湧昌坦言:「接班的確壓力不小。」

在中國茁壯,也因共享單車摔車

劉湧昌是劉金標獨子,進入巨大集團工作超過 30 年,一路參與巨大的成長;28 歲於美國羅斯福大學 MBA(企業管理碩士)求學期間,就在捷安特美國公司打工,從小專員做起。1992 年巨大正式進入中國,時年 34 歲的劉湧昌是中國先鋒部隊,負責捷安特在中國市場的行銷與管理。他積極走訪全中國,深入調查民眾需求,推出 3 千輛定價 598 人民幣的腳踏車,使捷安特在中國成功打響名號。

當時,幾乎所有進軍中國的同業,都是看上便宜的勞力成本,只在中國生產而未在當地販售。劉湧昌透過累積的市調經驗,支持「中國市場在地化」、「內銷傾向」策略,2010 年推出第 2 個品牌「Momentum 莫曼頓」單車,與「捷安特」區隔,成為中國單車市場第一品牌。

不過,好景不常,2014 年中國內銷市場因股市重挫陷入低迷,加上當時 1,500~2,000 人民幣價位的自行車暢銷,各大品牌皆大量生產,市場供過於求,呈現滯銷。隨後,2016 年共享單車興起,更讓 1,000 人民幣價位的單車市場大受衝擊;有專家說:「共享單車讓中國自行車的發展倒退 5~10 年。」

貿易戰衝擊大,訂單移回台灣生產

美中貿易戰衝擊方面,巨大在全球有 8 座自行車生產基地,除台灣、荷蘭各一座外,另 6 座全在中國。目前,美對中加徵關稅,傳統自行車為 10%,電動自行車為 25%;不過,近期傳出美國也可能將傳統單車調高至 25%。此外,歐洲市場也不樂觀,歐盟自今年 7 月 20 日起,對巨大來自中國出口的電動自行車,課徵臨時反傾銷稅,從之前的 6% 拉升到 27.5%。這一波貿易戰,台灣的自行車產業可說是首當其衝。

建大輪胎總裁楊銀明觀察:「Young(劉湧昌英文名)的反應很快,對市場、業務的攻擊性十足,是戰將,卻也不會固執己見;雖是產業龍頭,但總能虛心和同業交流,訂下策略,做事有遠見,面對美中貿易戰,早已積極應對。」

▲ 巨大在甫落幕的自行車展中秀出最新技術。

劉湧昌表示,整體經濟環境受到保護主義帶來的許多變數,會先運用全球完整的供應鏈應對,發揮「短鏈供應」。台灣廠負責高階電動自行車研發與生產基地,提供歐美市場需要的創新、高附加價值產品,還將調整中國產能,將中國一年約 30 億元銷美訂單移回台灣,並在台灣啟動 40 年來首見兩班制,也要招募 300 人。

中國捷安特電動車廠則生產中階及入門款電動自行車,供應歐洲、美國以外的其他市場所需;而由於荷蘭廠位於電動自行車市場核心,肩負創新產品與即時的售後維修服務,好滿足歐洲市場需求;此外,第 9 座廠:匈牙利新廠,預期將於明年底開始營運,提供電動自行車及一般自行車。

危機就是轉機,數字、邏輯觀念清楚的劉湧昌就認為,這是巨大和台灣同業借力使力的機會。「我叫他們(製造腳踏車的台商)先忍痛不要接單,太低單價的單子不要接,合力把美國的終端售價拉上來,後面大家才會好做;否則一天到晚談成本,壓單價,壓到最後大家喘不過氣來。」

劉湧昌解釋,美國通膨過低,「從我進巨大,銅(管)車就在 100 多美元,40 年過去了,現在還是 100 多美元。」因此,品牌商就到處去找勞力便宜的製造地,逼得廠商像遊牧民族一樣四處遷移。

不過,巨大不願隨著品牌商的成本壓縮起舞,寧可留在台灣,做更高附加價值的東西。因此,劉湧昌透露,巨大代工合作 40 多年的美國第一品牌 TREK(崔克),已計劃轉到越南和柬埔寨,陸續尋找更便宜的夥伴,巨大也不勉強。「過去巨大是崔克唯一的供應商,負責超過 80% 品項,有賺錢沒賺錢都幫它生產。」劉湧昌坦然地說,「未來,巨大更多心力放在自有品牌,放在高毛利的產品;該放的就放,做高附加價值的東西更好。」

累積多年真工夫,押寶電動自行車

「做高附加價值的東西」,電動自行車自然是巨大的策略首選。目前巨大電動自行車的營收占比約為 14%,預計 5 年內提升至 40%。

一位巨大員工說:「回頭想想,電動車是 Young 堅持下來的。」其實,巨大在中國做電動自行車逾 10 年,只不過中國電動自行車和銷往歐洲的概念、款式不同,但多年累積電動車從製造、銷售、售後維修服務的一身功夫,還是讓巨大具有相當的競爭力。

劉湧昌回憶,起初電子式的單車在中國做得跌跌撞撞,他用「驚悚」來形容這個過程。電動自行車包括荷重、鏈條、煞車塊、整車系統的思考點都不一樣。「6、7 年前,大家在會議室上拍桌、差點翻臉,質疑說,你這雖有賺錢,但品質不行,為什麼要做這麼 low 的?提議把部門關起來,講到大家都很難受……我說不能關,用內銷的量繼續來維持團隊,反正有問題就收回來解決。」劉湧昌想的是:後續的維修站、服務站,一定可以形成一個可永續經營的商業模式。他在中國看到後續頻繁服務的商機。

劉湧昌知道電動自行車的三大核心領域在控制器、馬達、電池,但巨大的利基在哪裡?「電池、馬達大家都可以拿到,巨大的強項應在人機介面的軟體演算法。」劉湧昌說,巨大電動車開啟後,會自動偵測這輛車有什麼問題,「巨大的車是有大腦的,你出 100 瓦的力氣,我可以幫你出到 360 瓦,下坡不要你出力,車子會自己判斷;電動車不是爬坡省力而已,那樣就不值錢了!」

巨大前執行長羅祥安常說,劉湧昌是點子王,「什麼問題到他手上總是有不同的想法、不同的答案!不同的解決方法。」未來巨大會繼續透過捷安特實體店服務以及網際網路,把騎乘的熱情持續地傳遞出去;「我相信,自行車運動不會消失,當市場回來時,巨大早已厲兵秣馬!」劉湧昌說。

(本文由 財訊 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