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創公司 Honey 逾千億售出,幕後推手來自台灣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2 月 03 日 10:30 | 分類 人力資源 , 新創 , 財經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美國支付龍頭 PayPal 於 1 月宣布以 40 億美元(約新台幣 1,218 億元)收購新創公司 Honey。一手栽培 Honey 的創業加速器業者許惟量接受《中央社》專訪,分享長年投身網路事業的心得。

台裔第二代阮喬治(George Ruan,首圖右)與夥伴哈德遜(Ryan Hudson,首圖左)2012 年建立 Honey 公司,短短 8 年間從 2、3 人的迷你公司一躍而成億萬富豪。這筆金額超過台裔創業家陳士駿出售 YouTube 給 Google 的 16.5 億美元。

Honey 主要產品是瀏覽器的外掛程式,幫助消費者在網路上購物時一次搜集各家優惠訊息,每月 1,700 萬活躍用戶、總用戶 2,000 萬人,如今納入美國支付平台 PayPal 旗下。

擁有 3 億用戶的 PayPal 購入 Honey 後,不像以往只能在結帳頁面上與信用卡公司或 Apple Pay 等支付方式上競爭,在電子商務上更能掌握流量與消費者意向,得到 2,000 萬用戶的大規模數據。

Honey 出生地不在北加州矽谷,而在洛杉磯的觀光勝地聖塔莫尼卡(Santa Monica)。這裡是南加州科技業的新興聚落,有個很潮的名字叫「矽灘」(Silicon Beach),孵化、培育 Honey 的老巢叫 Mucker 資本公司(Mucker Capital)。

門口可遠眺海景,Mucker Capital 在街邊不起眼的一角,每天有十多家新創公司、幾十個人在開放空間上班、在會議室裡腦力激盪。儲藏室一角放了兩塊公用衝浪板,有人一大早衝完浪再來上班。

曾是小留學生的許惟量(William Hsu)2011 年與合夥人創立 Mucker Capital,把自身開網路公司創業、在大公司擔任高階主管的經驗從矽谷帶到洛杉磯。近 10 年來他們投資剛萌芽的小公司,協助營運、行銷、打造品牌與招募資金。

「最初,大部分的創業者與創投公司都認為,瀏覽器的外掛程式不是一個可投資的項目,不是一個公司,比較像是一個玩具。」許惟量回憶 8 年前與阮喬治見面時,Honey 遭到很多創投業者拒絕。

42 歲的許惟量說:「像我們這麼早期的投資,永遠沒有辦法找到一個完美的投資對象,只要有一兩個長處、有很好的團隊,我們就願意投資,幫助他們建立營運模式、募集資金。」

他解釋,用戶透過 Honey 找到優惠券,每一筆交易 Honey 賺的錢不多,不到 1 美元,但是 Honey 的特色是,它加掛在瀏覽器上用戶的留存率很高,不像其他的應用程式或軟體,消費者經常用不久就轉移習慣。

許惟量 10 歲移民美國,在矽谷長大,自嘲中文程度國小三年級,受訪時中文、英語交換使用。

1998 年正值網路的狂飆期,剛從史丹佛大學畢業的許惟量跟朋友合開公司,一年半內就募到 1,500 萬美元。他回憶:「那時候,你只要是史丹佛畢業、華裔、工程師,你就一定募得到錢。」

後來歷經網路泡沫化,他自認管理不善、被自家同仁開除,但這經驗也是他繼續在科技業打滾的養分,「在矽谷你沒失敗過,代表你沒受到適當的打擊,等於你沒有得到一份證書」。

他後來進入大公司,從電子海灣公司(eBay Inc.)產品經理做起,一路做到 AT&T 公司行銷部門的資深副總、產品總監,管理一千多人。近 10 年前,跳出來在洛杉磯開創投公司時,這裡的創業環境還是草創,但他與合夥人把這一點視為機會。

許惟量回顧 10 年前的洛杉磯,與現在台灣的環境類似,「有才華、有熱情與企圖心的企業家很多,但缺少知識與經驗,不知道怎麼營運、行銷、使企業成長」,但現在洛杉磯已是一個很有活力的生態體系。

「台灣也是我的國家,我長大的地方」,在美國科技業打滾多年,近幾年在駐洛杉磯辦事處科技組的發掘、推薦下,許惟量經常回台灣貢獻心力,指導創業新血,Mucker Capital 每年提供名額給台灣博士生來美實習。

許惟量感受到政府的用心,「我不知道他們怎麼找到我」,如果不是駐洛杉磯辦事處科技組長張揚展聯繫上他,「我們想幫忙也不知道怎麼幫」。現在他的兩個小孩每年暑假都回台灣學中文,「不要忘記他們的國家」。

為台灣的新創環境提供建言,他說:「台灣的傳統強項是硬體,但在軟體產業的投資比較少。台灣擁有很多軟體人才,工程師需要很強的學術訓練,這一點台灣人很厲害,但是畢業後缺乏完整的產業生態,所以增加與美國人才的交流很重要。」

(作者:林宏翰;首圖來源:PayPa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