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丁突然下令撤兵,只因國際油價下跌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4 年 10 月 22 日 17:32 | 分類 能源科技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2014 上半年,面對歐盟、美國的干預與勢力擴張,俄羅斯總統普丁的回應相當強硬,如今態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並於 2014年 10 月 11 日下令撤回邊境的軍隊,其中緣由為何呢?

國際油價下跌比經濟制裁更有力

2014 年 6 月底開始,國際油價持續下跌,由北海布倫特原油(Brent crude)以及德州輕甜原油(Texas Light Sweet)成交價可看出, 2014 年 10 月 22 日布倫特原油十二月的期貨價格為 86.33 美元, 德州輕甜原油為 82.47 美元,高度仰賴石油及天然氣輸出來平衡財政收支的俄國,九月開始出現預算赤字。石油輸出收益約佔俄國預算的 45% ,石油部門佔俄國 GDP 至少 30% ,更慘的是俄國政府原先推估 2015 至 2017 年每桶油將以 100 美元成交,如此一來,2015 年俄國的 GDP 成長有望達到 1.2% ,但如今油價已跌到 90 美元以下,顯然過於高估。

儘管財政官員一再對市場信心喊話,表示俄國現金準備充足,甚至足以支撐每桶油 60 美元的窘境,仍無法遏止資金撤出。為了安撫投資人,普丁 2014 年 10 月 2 日在俄國之聲( Russia Calling )會議中霸氣表示「絕不加稅!」在經濟疲弱的情況下,兌現承諾的代價自然是減少支出,包括減少基礎建設以及農業補貼,加上兼併克里米亞的支出可能高達五億, 想當然爾在烏克蘭邊境所費不貲的「軍事演習」,最好能儘早落幕。約翰霍普斯金大學的資深研究員 Donald Jensen 斷言,對克里米亞的支出,雖然不致於給俄國財政毀滅性的一擊,但也使俄國無力深入烏克蘭。

 

油價是否能止跌回升?

油價是否會回升,從而改善俄國財政的情況?就石油的供給面來看,佔全球原油儲量逾八成的石油輸出國組織( Organization of the Petroleum Exporting Countries, OPEC ),理論上可透過聯合減產防止油價繼續下跌,儘管依 1980 年代的經驗,要杜絕成員國相互欺瞞、私下賣油相當困難。

委內瑞拉由於石油輸出佔該國出口收益的 95% ,而與部分 OPEC 會員國一同大聲疾呼,希望能聯合減產捍衛油價,但是其他會員國似乎有別的如意算盤--

沙烏地阿拉伯     

沙烏地阿拉伯是 OPEC 最大的石油生產國,不太願意率先減產以達到示範作用,原因之一是從 80 年代中期得到的教訓:為因應油價下跌,率先減產護盤,產量最多減少四分之三,但是其他國家不願跟進,油價持續下跌,造成沙烏地阿拉伯損失慘重;其次是唯恐俄羅斯、美國的在石油市場上的市佔增加,因此沙烏地阿拉伯不但沒有打算減產,還計劃積極拚市佔;最後是出於戰略考量,油價偏低,在中短期內可以減緩資金流入美國頁岩油以及深海鑽井( ultra-deep water )等技術開發。為此,沙烏地阿拉伯甚至能接受每桶 80 美元左右的成交價格,為期一至兩年

10166612075_1bf5aa6518_o▲ 左前方為沙烏地阿拉伯國王  (Source:Tribes of the World )

伊朗

就伊朗而言,今年經濟蕭條的景況已有所改善,但伊朗和俄羅斯相似,預算高度仰賴輸出石油的收入,再加上核武問題不肯向西方國家妥協,經濟制裁使伊朗雪上加霜。

伊拉克

與伊斯蘭國持續的衝突,公共建設、食物補貼、軍費支出加上油價下跌等因素,使伊拉克的財政也出現警訊,伊拉克一方面亟需石油出口收益,另一方面受到沙烏地阿拉伯拚市佔的刺激,伊拉克的產量仍持續增加。

利比亞

利比亞的產量從四月一天二十萬桶攀升至九月一天逾八十萬桶,現今利比亞的兩個政權,一方是受到國際承認的阿卜杜拉・薩尼(Abdulla al-Theni ),另一方是奧馬・哈斯(Omar al-Hassi),雙方都努力讓石油產量不受到軍事衝突影響

另一方面,就石油的需求面來看,經濟學人預測,明年全球經濟仍疲弱不振,綜合上述 OPEC 會員國對聯合減產興趣缺缺的態度,中短期內油價應該跌多漲少。有鑒於油價對俄國財政的巨大影響,雖然在歐亞會議中普丁與烏克蘭總統波洛申科對天然氣的問題仍未能達成共識,但烏克蘭危機的落幕,或許只待一個體面的下台階讓普丁拋棄這塊燙手山芋。

 

(首圖來源:Republic of Korea

關鍵字: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