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研擬廢除燃料補貼,從根本疏導社經問題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4 年 11 月 02 日 0:00 | 分類 能源科技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印尼曾是石油輸出國家組織(Organization of the Petroleum Exporting Countries, OPEC)的一員,昔日的石油出口大國現在卻仰賴進口,施行幾十年的燃料補貼最近也研擬廢除,成為全國爭議的焦點。

印尼新任總統佐科威(Joko Widodo, 暱稱為 Jokowi)於 2014 年 10 月 20 日就職,計劃將階段性廢除燃料補貼,不禁令人納悶:削減補貼或取消優惠這類與民爭利的舉措,向來容易引起民怨,對政治人物而言無異於自毀長城。加上佐科威既不是出身政治世家,也沒有軍方的背景,這位一步一步從社會底層爬上來的總統,還必須面對反對黨過半的國會,為何甘願冒險?

燃料補貼造成印尼石油產業目前的窘境,2015 年印尼政府劃撥燃料補貼的預算,折合新臺幣約為 6,900 億元,佔總支出的 13.5 % ,不僅是國家財政的負擔,也排擠了基礎建設、醫療及教育等支出。 1998 年開始印尼石油產量的下滑正是由於基礎建設不足與設備未能更新,造成如今國內蘊藏量有 40.3 億桶,每天卻必須進口 30 萬桶汽油的窘境。印尼財政部更預測,若未能成功削減補貼,投資基礎建設,未來五年內經濟成長率可能降低 5% ,同時,燃料補貼長久以來在平民百姓、軍方、行政官員、幫派勢力之間形成盤根錯節的利益網絡,導致的社會問題遠不止如此。

 

投機與欺瞞隨處可見

印尼一天的柴油配額為 20 至 40 升,走私客以低於市場價格一半的 22 萬印尼盾(折合臺幣約 560 元)購入配額上限 40 升,以 32 萬盾(折合臺幣約 810 元)轉手賣給城裡開 SUV的富人。行政官員管制不嚴,往往到另一個加油站就可以再次利用燃料補貼的優惠,一天靠著價差賺臺幣約 500 元並非難事,在臺灣, 500 元可能沒什麼了不起,但在人均國民所得不到 83,000 元(折合臺幣)的印尼, 500 元已是許多人一天收入的一倍以上。這種「錢來速」的營生方式逐漸轉為升斗小民的謀生方式,許多人不再謀求一份合法的工作,甚至願意為此鋌而走險,難怪先前試圖改革的總統,都面臨大規模的抗議而作罷。

14561469378_c8460fdf52_z

 ▲燃料補貼促使消費大型車,使城市交通壅塞更嚴重 (Source:Budi Nusyirwan

行政體系的貪污腐敗

印尼是錫的最大出口國,約有 90% 產自雅加達北方的邦加、勿里洞兩大島群。由於開採錫礦耗費大量的燃料,過去冶煉廠直接賄賂油船船長,招待一晚要價 500 萬印尼盾;為了確保官方與海軍默許他們的行徑,還須透過中間人塞一個 200 萬印尼盾的紅包。

如今眼見獲利龐大,印尼海軍利用職務之便,搖身一變成為走私客,一升索價 7,000 印尼盾,超過先前價格的兩倍。

 

社會治安問題嚴重

一本萬利的生意,除了印尼海軍,黑社會自然也來一杯羹。幫派份子緊盯國家原油公司的卡車,趁著交通壅塞、卡車困在車陣時下手搶劫。搶劫、勒索、暴力事件層出不窮,即使警方查緝仍防不勝防,解決制度設計形成的誘因,才是治本的方法。

上述社會問題起因用經濟學道德風險(moral hazard)的概念簡單解釋,由於資訊不對稱,締約的一方得以透過詐欺、矇騙極大化本身的利益,或許印尼政府補貼燃料的本意是照顧社會中下階層,看似皆大歡喜,但碰上人自立的天性,再好的美意都會被扭曲,現在如何妥善處理印尼的困境,正考驗新科總統佐科威及其行政團隊的智慧與手腕。

(首圖來源:uyea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