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零利率時代結束,紐時:逼殭屍企業振作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12 月 21 日 11:45 | 分類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美國聯準會營造的超低利率環境,想要重啟經濟活力,也寵壞了華爾街,但《紐約時報》專文指出,事實上他們並沒有解決問題,以美國來說,美國企業並沒有趁過去九年的超低利率增加投資,美國境內的基礎建設也沒有獲得改善。

報導指出,連接紐澤西北部的鐵橋,已有 105 年歷史的 Portal Bridge,常常造成進出紐約通勤的人大遲到,許多到紐約上班的人都很期待這座橋可以汰換掉。汰換這座橋要花大約 10 億美元,這筆錢在金融市場只是一筆小數目,但是即便聯邦政府與紐澤西州可以以超低利率貸款,但至今這座橋修繕費用仍然無著落。

在美國有許多類似老舊基礎建設的例子,就算聯準會提供超低利率環境也沒有辦法解決。無論是公共或私人投資,都沒有達到預期。公共投資占整體經濟活動的比重已經降到 1940 年來最低,私人投資也沒有出現回溫跡象。

這幾年企業已經在市場取得數兆美元資金,但是他們用在營運投資的錢非常少,理想的投資應該是在人員雇用,提升企業效率,提高全球競爭力。紐時認為,某方面而言,市場錯失利用便宜的錢的機會,且未來他們仍然會保持揮霍的態度,但成本會愈來愈高。

聯準會的刺激政策是要鼓勵銀行與投資人借款,提升股價,提振消費者與企業老闆信心,經濟最終重獲成長軌道,降低失業率,增加汽車銷售與房屋價格,但是錢並沒有流向經濟學家稱能夠改善長期經濟體質的項目。

報導認為,低利率應該讓企業借錢投資新機器與科技,讓營運更有效率,這些投資可以改善獲利,提升企業在市場競爭力。但是企業投資佔 GDP 比重仍低,仍停留在自大衰退以來最低水平,企業仍習慣發行垃圾債。

企業發行垃圾債的成本只佔收益的 2%,這些垃圾債的收益都拿來償還其他的債,以及融資購併和槓桿收購。當中非常少部份才拿來投資。連美林銀行都指出,「這是一個大問題」。缺乏企業投資會阻礙美國經濟成長,高資本投資可以啟動生產力,也是測量勞動力與資本規模的重要指標。

諷刺的是低利率反而會成為企業進步的阻力,如日本,因為太容易借到錢,所以那些低效率或是殭屍企業結構改革顯得並不急迫。提升利率可能會讓美國企業產生動盪,垃圾債市場崩跌代表投資人預期破產,特別是能源產業,但是短痛可能造就未來強勁的經濟。

金融危機以來因為勞工成本低,生產力疲弱,讓企業可以維持獲利,現在失業率降低,企業可能需要競爭人才,推高薪資,因為勞動成本增加,企業唯有增加投資提升效率。歐巴馬政府財經官員指他們要的經濟體質是,「讓企業沒辦法繼續靠低效率混日子的經濟與勞動市場。」

如果經濟持續成長,財政壓力減輕,聯邦政府與城市就有更多錢做基礎建設。美國破爛的基礎建設已經引發民怨,在總統大選前,美國國會兩黨終於消除意識型態,通過一筆 3,000 億美元的交通法案,提供地方政府興建道路與橋梁,雖然來的有點晚,但至少大家心裡都鬆了一口氣。

(首圖來源:Flickr/Tony Webster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