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瑞瑜細數越鋼無奈遭罰始末:污染數值遲不公布,天價賠償硬吞下肚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07 月 16 日 0:00 | 分類 財經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台塑集團百億美元投資案在越南卡關,王瑞瑜以總管理處總經理身分首度打破沉默,強調尊重越南政府,希望整件事可以盡快落幕,讓越鋼順利動工。

一度被形容為「強到不能再強」的尼伯特颱風,讓台北市休了一天颱風假,但台塑集團總管理處總經理王瑞瑜還是一大早就進辦公室坐鎮,不只是她,總裁王文淵、副總裁王瑞華也全員到齊,全部都是因為台塑越南河靜鋼廠的爭議還未平息;雖說台塑集團專員級以上員工,本來就沒有颱風假,但台塑集團高達 100 億美元的投資案,面對越南政府要求賠償 5 億美元,這是從來沒遇過的天大變數,把台塑集團的神經拉得緊繃,內部處於山雨欲來全體待命動員的空前時刻。

「來吧!你問,你想了解什麼!」在接受本刊專訪時,說話一向豪爽的王瑞瑜,這次卻對所有問題的發言都斟酌再三,談到環保爭議,更是欲言又止,每每說到關鍵處,總是先吸了一口氣,仔細思考了一下,最後還是吐一句老話:「我們會以最謹慎的態度,尊重並接受越南政府的想法。」

顯然,在人家的土地上投資,台塑終究不想得罪越南政府,其間的委屈與辛苦,恐怕只有台塑人自己才知道;但台塑集團進退維谷的窘境,在訪談中,早已表露無遺。以下為專訪重點內容:

缺乏污染實證  台塑還是概括承受

記者問:台塑越南河靜鋼廠董事長陳源成在越南開記者會道歉認錯,指稱是下包廠商造成污染,是哪一家廠商?實際的污染數值是多少?

王瑞瑜答:越南政府組成 70 多人的調查團,在 5 月 14 日時第三次(自大量死魚事件發生後)進廠檢查後,認定是我們的下包廠商有問題,是一家負責酸洗水管的公司,證據是一張照片,在一條沒有水的水溝旁,有一攤鐵鏽色的水漬。越方認為,那是污染關鍵。既然越南政府說是我們下包廠商,就算我們手上沒有明確的證據,認定就是這個下包商的問題,但我們仍然要概括負責,所以陳源成才會鞠躬道歉,但越南政府說的污染數值,到目前為止,我們還沒有拿到。

:最近越鋼在周邊海域與放流水的檢測數據為何?
:這可以分為兩個部分說明,首先,2008 年越鋼在建廠前先進行環境評估,當時針對可能污染的酚和氰化物進行檢測,海域水都是在越南規定的標準值內;今年初越鋼開始試車,2 月以來每個月都委託外面公正單位,進行檢測排水口的流放水,酚與氰化物的標準也遠低於標準值。

後來,4 月初發生大量死魚事件後,越南由環境資源部第一次率隊進廠檢查,在 4 月 22、23 日分別取樣了放流水與鄰近海域水質進行檢測,都是遠低於標準,因 4 月 28 日越方環境資源部發布新聞認為,未找到魚群死亡與越鋼相關的直接證據,可能是紅潮或人類活動所產生的化學藥劑所造成。

新聞稿中特別強調,除了有越南各相關單位,與最高等研究科技專家外,還有來自日本東京的科學家參與,藉此強調公正性。原本我們以為事件就此落幕,但因為公司一名朱姓翻譯人員,在陳述越鋼的用地使用時,一句「鋼廠與漁業,只能選一個」,原本他指的是這塊地的用途,卻被解讀成環保與工業的對立,結果造成民眾抗議。

 

員工遭限制出境  盼事件能及早落幕

為了釐清真相,越南政府再組成 75 人的調查小組,其中包含 7 位歐美專家,在 5 月 5、6 日進廠調查,檢查出來的數據,也都遠低於標準值,這些數據都是越南政府給我們的;但第三次再度進入廠區調查時,數字就沒有給我們了,我們也很想知道真相,後來越方只告訴我們,是下包廠商的問題,之後就像你們了解的情況了。

:到目前為止,台塑手上並沒有越鋼造成死魚的直接證據,為何要認錯?

:既然越南政府說是下包廠的問題,那我們也有責任。

(本文由 財訊 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