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貝爾獎最初為何沒有經濟學獎項?諾貝爾:我痛恨市場主義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10 月 17 日 14:06 | 分類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近日因諾貝爾經濟學獎的頒發,使《契約理論》因而受到媒體關注,也有不少文章提到諾貝爾經濟學獎並非真正的諾貝爾獎。事實上,諾貝爾獎的確不太可能設立經濟學獎項,究其因,諾貝爾(Alfred Nobel)其實是個反商主義者,儘管他是個很成功的商人也累積了不少財富,但他曾表示,他非常痛恨商業行為,並明確主張支持社會民主主義(Social Democracy)。然而為何後來又有了諾貝爾經濟學獎呢?這牽扯到了瑞典社會民主黨與商業菁英之間的消長。

經濟學獎並非根據諾貝爾的遺囑所設立的,而是由瑞典中央銀行在 1968 年為紀念諾貝爾而增設,相關的獎金及費用均由其全額撥付給諾貝爾基金會。此一獎項的評獎機構與諾貝爾物理學獎、諾貝爾化學獎相同,均為瑞典皇家科學院,在評選過程中亦採用一個與諾貝爾委員會組成、地位皆相似的「評選委員會」。

為推廣市場自由

經濟史學家 Avner Offer 及 Gabriel Söderberg 在 10 月初發表的新著作《The Nobel Factor》中指出,諾貝爾獎的存在是為了支持市場主義的發展而設立,違背了諾貝爾的本意。他們強調,諾貝爾經濟學獎是為了推廣市場自由(Market Liberalism)的政策工具,賦予其光環及權威性。瑞典在二戰之後,執政的是社會民主黨,其政策優先考量的是提供住房及維持充分就業,但此想法受到央行的反對,因為這樣將無法維持物價的穩定。到了 1957 年,當時瑞典央行行長 Per Åsbrink 決定在升息前不再知會政府,使政府吃了悶虧,也由於其努力,央行漸漸奪回其貨幣自主權。

之後,央行開始一連串計畫以走向自由經濟,並受到當時的商界菁英及市場派經濟學家的支持,而設立了諾貝爾經學獎。最早的諾貝爾獎評審委員主席,斯德哥爾摩經濟研究所所長 Assar Lindbeck 即是市場自由主義的支持者,且當初諾貝爾獎委員並非任期制,所以在早期,諾貝爾經濟學獎基本上是市場派的天下。本書強調,雖然諾貝爾經濟學獎的評選委員在表面上還是有注重社會民主與市場自由兩派的平衡,但事實上諾貝爾經濟獎具有推廣市場自由的任務性。

 

被批流於意識形態

此著作對諾貝爾獎的抨擊也引起了一些經濟學家的反對,新德里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員 Srinath Raghavan 表示,本書雖引述了很多事例,但這樣的想法還是過於偏頗,例如將經濟學家如同政治傾向般分為左翼及右翼並不恰當。事實上,像美國經濟學家 Thomas Schelling 在經濟學界被認為是左派分子,其研究有關於微觀經濟與賽局理論,與市場自由也並不那麼相關,但他卻試圖去合理化美國轟炸北越的行動,而且書中對於諾貝爾獎如何促進市場經濟的發展也著墨不多。

哈佛大學經濟學教授 Edward Glaeser 表示,此書討論的只是意識形態並意圖貶低經濟學獎存在的價值,然而經濟學的重要性是來自於如何設計一個更有效的制度,例如研究提高稅收是否會減少勞動供給,而不是在強調劫富濟貧是否是一件好事,偏好於再分配的主張更多是反應意識形態而非經濟學的進步本身,科學是一種研究方法,而不是定論。事實上瑞典的改革使其經濟遠比一些社會民主國家來的有活力,甚至貪腐的狀況也得到改善。

Glaeser 強調,當然,在研究經濟學時需要更多的謙卑,因為在經濟學中,權威與定論戰勝不了不確定性,就如同現今的經濟學家開始承認市場是非理性的,甚至是由心理因素所驅動。當然與一些政客及名嘴相比,經學家的主張還是比較具有科學證據以及客觀性。

註:社會民主主義不同於市場自由,是主張在資本主義的框架下進行政治干預,以促進社會公平的制度,包含集體談判、代議制民主、收入再分配等措施,以提升整體社會的福祉,讓資本主義促進更多的民主及平等。

(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