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史】泡沫經濟一詞的起源,1720 年貿易熱引發的南海狂潮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6 月 06 日 14:00 | 分類 國際金融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在現代經濟鼓吹創新的風潮下,出現了一些特異現象,如許多看似可笑的商業計畫仍能獲得募資,前景不清的政府投資計畫受到追捧。但在市場起伏的背後,也並非僅以動物本能就能解釋所有問題,而是許多結構因素交織而成,就算是理性的投資者也很難不深陷在困境之中。例如,早在大英帝國成為世界霸權之前,市場就曾經為了貿易憧憬而瘋狂,南海公司的出現,可謂是現代的貿易概念股,甚至是今日「泡沫經濟」一詞的起源。




權力平衡下的經濟競賽

在 1714 年,震動歐洲的西班牙王位繼承戰(War of the Spanish Succession)落幕,原本的歐陸霸權開始走向衰落,各國勢力重新洗牌,當時英國成為受益者,不但得到了許多海外殖民地,蘇格蘭也是在這段期間內統一的。

雖然法國在陸上仍有勢力,但海軍的全軍覆沒,使英國開始獨霸全球海洋貿易,其占領了直布羅陀海峽,並控制了南海地區(South Sea),當時是指原本隸屬於西班牙的南美洲殖民地。未來大英帝國的雛型就是由此戰後誕生。

Bakhuizen, Battle of Vigo Bay

▲西班牙與法國艦隊在維哥灣海戰(Battle of Vigo Bay)被英荷聯合艦隊擊敗。(Source:Ludolf Bakhuizen [Public domain or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在工業革命的前夕,英國社會已開始準備迎接貿易帶來的盛世,1719 年一位蘇格蘭經濟學家 John Law 合併了中國及東印度貿易公司,成立印度公司,壟斷了法國的對外貿易,並跨足了法國政府的法幣發行業務,甚至催生了貨幣理論的基礎。

而這並不是個案而是風潮,英國也效仿了 John Law 的作法,支持私人資本以購買國債的方式協助政府融資,因為當時戰後各國都虧欠了許多債務,這些被賦予壟斷特權的商家當然也成為國家獲取資金的管道。

面對沉重的戰爭債務,這樣的解決方案引發了各國政府的興趣,尤其是法國做得相當成功,資金開始湧入巴黎。值得一提的是,當時英國政治家其實並不看好法國的計畫,但卻同時擔心其成功,若法國國力因此而再次強盛,將會成為歐陸霸權,並威脅到英國。

所以南海公司打算以獲得貿易壟斷權,而承擔英國國債時,獲得了英王喬治一世及眾多國會議員的支持。當然,南海公司背後也為此支付了不少賄賂官員的費用。

低估人心的金融創新

南海公司透過國會法令,並因其政商關係獲得了英國國債的承銷權,包括年金,而其利益則來自於政府支付的利息,形同於央行的業務,再加上預期壟斷貿易帶來的利潤,前景一片大好。

不僅如此。當時南海公司雖然算是私人資本,但使股價飆漲,可以說是官方與南海公司,甚至是政府年金持有者共通的默契。因為政府透過南海公司將國債轉為股票,可減輕債務負擔,而南海公司也才有資金持續從市場收購債權。

在政商均有共識的狀況下,雖然政府仍然只支付 5% 的利息,但南海股價卻持續攀升,奇蹟的創造了似乎所有人都能獲利的環境,不過這終究是一種幻覺。後來甚至連促成南海計畫的英國財務大臣 John Aislabi 也見勢不妙,試圖說服英王喬治一世出脫手上的南海持股,但英王卻沒有採納建議,反持續認購新股,而市場也因此獲得信心。

在南海公司第三次發行新股後,其市值已高達 7,500 萬英鎊,而其承攬的英國國債其實只有約 3,000 萬左右而已,以現在來看,就等於是本益比非常的高。

但這並非算是不理性,除了政治人物的帶頭作用外,投資者其實還有海外貿易的蓬勃發展及壟斷利潤可以寄望,不僅是南海公司,當時許多新興企業也隨著貿易熱潮而興起,例如號稱可以運送活魚的新型魚池,儘管其設計並不可行,還有連營運目標都不明所以的企業,只要與貿易願景掛勾,通通獲得熱烈的融資。

尤其是投機行為的確打破了社會階層的藩籬,許多平民一夜致富堪比貴族,更助長了勢頭。許多人寧願炒股也不願工作,在 1720 年,倫敦股市總值超過 5 億英鎊。

South Sea Bubble

▲1720 年,南海泡沫的投機者群像(Source:Edward Matthew Ward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對貿易的虛幻想像

有趣的是,英國政府其實也了解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在同年推出了《泡沫法案》,禁止未經政府許可的公司擅自發行股票,當然這也可說是為了不讓資金流向市場上其他泡沫公司。

尤其是在股價狂瀉的時候,南海公司初期仍然屹立不搖,不過好景不長,在英格蘭銀行澄清無意對南海公司進行融資後,擊潰了市場對南海公司的信心,引起政府對南海公司的清算,並戳破了這個巨大的泡沫。直到這一刻,市場對壟斷貿易的期待才完全破滅,南海公司從振興經濟的英雄變成了大騙局。

債轉股其實並非是完全不可行的金融創新,甚至最初年金持有者希望將資產轉為流動性更高的證券,也是很合理的,尤其是股價高漲時,更沒理由不如此做。甚至連著名的英國物理學家牛頓,雖然在早期退出,但卻又重新進場。

在當時,南海殖民地被有心人士宣傳為滿地金銀,而南海公司從政府獲得壟斷權力後,更以此為名,號稱可以透過出口英國商品,換取南美洲的金銀礦產。當然這不是事實,南海公司獲得的壟斷許可其實只有奴隸貿易,甚至公司高層也根本沒打算去獲得任何貿易利潤。貿易只是一張虎皮,這才是整個事件裡釀成悲劇的關鍵。

儘管當時公司資訊並不透明,但並非真的無人知曉內情,然而此荒唐騙局能夠持續如此之久,其實部分是政府及市場本身也不願意太早去戳破。在南海公司一再的發行新股之後,可以說聰明人都早預料到了這個結局,南海公司前景渺茫已廣為人知,但投資者仍爭相購買。這並非不理性,而是因為他們認為能夠繼續將股票賣給下一個傻子,當時主導金融市場的可謂是博傻理論。

事實上,受害者的確大部分都是消息不靈通的散戶,而那些貴族及商人早就脫身了,要不是光榮革命後,英國已逐漸邁入民主社會,所以得益者還是被民憤清算,恐怕這些人仍是發了一筆橫財。

William Hogarth - The South Sea Scheme

▲我能計算天體運行,卻無法計算人類的瘋狂。── 賠了 2 萬英鎊的艾薩克·牛頓爵士(Source:William Hogarth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註:經濟學家凱因斯針對投機行為所提出的博傻理論 (Greater Fool Theory)指出,投機行為的關鍵是判斷有無比自己更大的傻子,只要自己不是最後一個持有股票的笨蛋,那麼就有獲利空間。

(首圖來源:《達志影像》)

延伸閱讀:

關鍵字: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