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顆小螺絲鎖住特斯拉大單,鳳梨田外創造的百億營收奇蹟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6 月 17 日 12:00 | 分類 汽車科技 , 財經 , 零組件 follow us in feedly

一輛車子有兩千多顆螺絲,路上跑的每一輛車子,幾乎都有恒耀做的螺絲與螺帽; 恒耀不但是全球前 10 大汽車扣件廠,也是特斯拉的主要供應商。




「年初一位朋友訂了特斯拉(Tesla),興奮地一直跟我說要出貨了;我跟他說還沒有啦,螺絲都還在我們工廠倉庫,沒出貨車子怎麼組得起來?」恒耀國際董事長吳榮彬笑著說,「不過這次 7 月出貨是真的了!」

去年 4 月南台灣的扣件展上,美國電動車大廠特斯拉千里迢迢地主動找上門,還送上 Model 3 大單,讓恒耀成為特斯拉最大供應商。有本事直接打入歐美三大車廠,品質、產能足以應付,是特斯拉看上恒耀的關鍵。吳榮彬解釋,電動車的螺絲螺帽都是重新設計過 ,和一般引擎汽車不一樣;而一輛電動車使用的螺絲比一般汽車更多,高達 3,000 至 4,000 顆。

不要小看一顆螺絲。它不但造就恒耀國際一年百億元營收,失之毫釐、差之千里,更與你我的生命安全息息相關。恒耀八成營收來自於汽車應用,一輛汽車裡面大大小小扣件多達兩千多顆,恒耀都有製造生產;路上跑的每一輛車,幾乎都有恒耀的螺絲與螺帽。

創業路跌跌撞撞
鳳梨農親友增資挹注  第 4 年才小賺

從台南官田以南,到高雄岡山以北,這塊小地方匯聚台灣近千家螺絲工廠,更是全世界最完整的螺絲生產聚落,恒耀也藏身其中。「這麼小的範圍裡,要什麼東西都有!」吳榮彬說,只要一通電話一個描述:不論是模具、馬達,甚至小至馬達用的皮帶,送過來不但快,而且絕對不會錯。

吳榮彬出生台南關廟,父親是種植關廟鳳梨的第一代農夫。為了感念父親用鳳梨把他養大,吳榮彬還成立了恒耀食品做鳳梨酥。身為鳳梨農之子,父親對他說,「我不要求你大富大貴,但你一定要闖一個自己的事業。」他念書時每天坐公車都經過當時頗負盛名的三星五金,畢了業順理成章就去考三星。在三星五金待了 6 年、做到廠長後,吳榮彬向老闆提出想要自行創業的想法。

當時三星五金有一個焊接螺帽,技術一直無法突破,老闆便提議把這個項目切割出去,與吳榮彬合作創業。公司第一期資金 1,650 萬元,吳榮彬認了將近一半,錢全數都是借來的。第二年 1,650 萬元就全數賠光了,但不輕言放棄的吳榮彬,只得硬著頭皮透過父親向多名一樣種鳳梨的親朋好友增資。

當初 17 個人的小工廠,吳榮彬一邊要跑銀行、趕 3 點半,一邊算薪資、掃廁所,還要設計開發模具,跑業務、顧生產。就這麼賠到第 3 年,他感念地說,「三星的老闆來看我,勸我乾脆收起來,回去三星上班也很好;我說再給我一年時間吧。」第 4 年,技術終於突破,公司開始小賺。他回憶起當時,「真的很慘,到了第 10 年,我才擺脫負債人生。」之後恒耀一路壯大,雖然又經過金融海嘯時期,原料跌價損失以及汽車業面臨巨大衝擊,恒耀依然屹立不搖,「要把我打垮很難,因為我的意志很堅定。」吳榮彬得意地說。

產品線一應俱全
一顆螺絲從 0.5 公克做到 40 公斤

吳榮彬一開始就鎖定生產特殊品,不做六角螺絲螺帽這類標準品;將近 30 年來,恒耀目前有做 3 萬多個規格,如今已是全世界扣件製程最多、產品最多、產品涵蓋範圍最廣,從最輕 0.5 公克的螺絲,到應用在風力發電、一根超過 40 公斤的螺絲,一應俱全。

「我就是要搞大,搞複雜!」親眼見證家鄉關廟起落,讓吳榮彬印象深刻。他細數,關廟早年編竹籃,當時歐美家庭餐桌上的麵包籃 100% 都是來自關廟,並發展胸針、髮夾等竹器工藝品。關廟後來改為發展籐製家具,在 3、40 年前,一年產值就高達 7、80 億元、全數外銷。

30 年前關廟再度面臨產業轉型。當時要做醫療手套,從國外訂了 3、40 台機器,每台要價千萬元以上,但是沒有一家成功,因為技術還沒辦法克服,最後這些設備統統變成廢鐵,關廟從此再難翻身。吳榮彬認為,扣件這個產業,可以用同樣的設備,透過模具不同設計,生產出不同的產品,不像其他專用機,潮流一過就報廢。於是恒耀一直往上爬,往外擴,在不同產業找出自己的附加價值。

恒耀光是實驗室設備就超過上億元,很多人認為,不過是小小的螺絲而已,為什麼要搞得那麼複雜?「這是企圖心的問題。我不但要規模領先,技術領先,規格也要夠廣,有時天光、有時月光(台語),某個領域今年不好,我還有其他的。」天秤座的他,時時追求平衡。

「我們也是認證最完整的。」令人訝異的是,小小螺絲螺帽,恒耀也取得原廠認證,包括福特、福斯、通用、日產、上海大眾、一汽大眾等,恒耀的扣件都是直接賣給原廠,「其他供應商只能賣給 Tier 1、 Tier 2 廠商。」打入原廠不容易,像福特認證程序冗長,就花了 4、5 年時間;但是協同設計、直接出貨給車廠的訂單,不但可以議價,前 5 年也有保證價格。恒耀從遙遠的一端,站上了車廠工程部門、採購部門,成為重要策略夥伴,一起制定規格。

下一步劍指美國
歐洲與中國已站穩  將完成全球化拼圖

金屬中心專案經理戴佑政形容,吳榮彬眼光精準、抓緊產業脈動,相較於其他業者的保守,他敢投資,買業界最貴的設備,不計代價開發模具,是技術能力走在前面的關鍵,「就是一股霸氣」。

恒耀早期以貿易為主,「這輩子第一次接到 100 萬美元的訂單,結果客人來看了掉頭就走,說你們連自己的工廠都沒有。」恒耀逐漸轉型以製造為基礎,先後在中國蘇州、台灣台南設廠。吳榮彬逐漸體認到:台灣人最熟製造,但不熟市場、行銷,大部分台商到中國做製造,客戶還是在歐美,只是把台灣製造搬去中國,一旦成本上升就往西邊移動,只是在做 cost down(降低成本)而已。

於是他在廈門擴廠供應中國當地客戶,如今恒耀已經是當地重要的 player,就像是中資企業一樣,當地製造以供應當地市場。「我不只要做全球供應商;還要做全球製造商;未來全球市場都要在地製造。」

2014 年收購德國專業扣件廠 ESKA,讓恒耀的國際布局更上一層樓。原本螺絲這種小零件供應商,德國汽車大廠是沒放在心上的,但是恒耀購併原本就是德國雙 B 主要供應商的 ESKA 後,BMW 就急著直接找上門,希望在德國同樣的製造品質,可以經由恒耀在中國複製生產,以迎合中國政府國產化的趨勢。

更重要的是,ESKA 是全球唯二可以量產鋁合金汽車扣件者,在全球市佔率達四成。在環保節能潮流下,汽車輕量化已成趨勢,車體、板金、底盤都朝輕量化發展,舉凡一塊板金換掉,所有扣件也必須跟著換,因為不同金屬放在一起會產生電位腐蝕,例如賓士在去年全新大改款的 E-Class 使用鋁材質引擎時,對應的扣件也必須全部換成鋁製。

因應中國政府要求在地化生產趨勢,恒耀計劃今年底將德國 ESKA 技術引進至廈門廠,屆時恒耀鋁合金扣件總產能將躍升全球第一,並能就近切入車廠在中國當地供應鏈,可望在中國取得輕量化領先地位。而中國、歐洲布局有成後,恒耀的下一步便是劍指全球第三大市場美國,購併美國廠的計畫積極進行中,以完成全球布局的拼圖。

毛利率持續提升
在地製造就地供應  沒有匯損困擾

法人指出,恒耀近年持續透過取得新客戶、調整產品組合以及改善各廠效率,今年第一季毛利率從以往的 20% 至 25% 拉高至 27.295,可望持續攀升;也因為恒耀在地製造,就地供應,超過七成以上的營收與成本費用都是當地貨幣,大幅減輕普遍困擾台灣外銷業者的匯率問題。

恒耀去年營收 100 億元、EPS(每股稅後純益)5.51 元;今年第一季 24.6 億元、EPS1.66 元,法人看好今年 EPS 有機會挑戰 7 元。法人指出,恒耀在產品、營運模式及產業地位皆具有相當競爭力,加上不停擴張版圖,產業地位將持續向上提升,進而挑戰龍頭。

(本文由 財訊 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