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科普】何謂產業轉型?從製造業迷思看台灣經濟現象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7 月 08 日 12:00 | 分類 國際金融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台灣目前面臨了許多社會問題,其根源可能來自於許多人常聽見的產業轉型。可到底什麼是產業轉型,它又是如何造成產業外移、勞資衝突及房市泡沫等經濟現象?台灣未來又該何去何從?這一切都要從我們對製造業的誤解說起。




製造業衰退的迷思

雖然產業轉型的確是一個國家發展的正常現象,但並不是指,服務業是可以完全取代製造業的新興經濟模式。而是因為技術進步,製造業的生產力逐漸增加,而減少勞動力需求所造成的現象。例如像是福特汽車的經典案例,其利用流水生產線,讓成本大幅降低,3 天的產量就可以勝過仍採用傳統工法的英國車廠 1 年,這還是在遙遠的 1920 年代,現代的量產工藝又更加的可怕。

然而服務業呢?像計程車司機,雖然未來無人駕駛技術成熟之後,可能會有無人計程車,但從最早的人力拉車到馬車,以及現代的汽車,其歷史遠比汽車技術發展悠久,但對人力利用的本質卻並未有太大改變。可以說製造業正不斷的降低成本,服務業的技術進步卻相對有限。

當福特公司可以在短時間內讓一般人也買得起昂貴的汽車時,司機的薪水卻越來越高,這就是肇因於服務業相對於製造業進步的速度太慢。而從一些其他傳統思維來看也可以印證此一現象,例如許多長輩都會抱怨現代人不愛惜物品,不去維修,壞了就去買新的實在很浪費,但從經濟面而言,這也是因生產力提升,導致以人力維修的成本逐漸高於購買新產品的另類佐證。

產業轉型的錯覺

簡而言之,產業轉型指的是技術進步引起的勞動力再分配現象,所以不能想成是服務業比製造業更“先進”之故,服務業也不是台灣社會的必然未來。雖然因為便宜的汽車節省了人們的財富,使人們轉而去追求更多的服務,使得工資提高,吸引製造業工人轉投服務業,開始產業轉型,使服務業產值逐漸提升,但不代表製造業真的落後了。

事實上,著名投資專家巴菲特也說過,如果回到 1800 年代,整個社會將近有 80% 的勞動力只為了生產足夠的食物養活所有人,然而現在只需要不到 3%。所以就業人數少並不表示不再重要,因為這只是代表人類的需求被更有效率的滿足而已。也可以說,更好去衡量經濟成長的方法是人民生活品質的提升,而非僅看 GDP。

而這一點也可以從實際數據來證明,雖然台灣服務業產值的確佔 GDP 的比例最高,就業人數也最多,但這近十年來製造業產能占比卻是逐漸增加的,反而服務業的比重開始下降。在這樣的境況下,儘管服務業就業人口仍快速成長,也不代表是製造業衰退,反而象徵製造業與服務業勞動生產力差距正急遽擴大中。

(資料來源:行政院主計處)

然而隨著產能再進一步提高,相對的製造業產品價格快速下跌,但國內需求卻無法跟上,所以製造業會尋求出口、裁員,以及更便宜的勞動力,但在國內基本工資不斷提高下並不容易,最後就會開始往國外移動,這也就是惡名昭彰的產業外移現象。

逐水草而居的製造業

除非政府進行干預,試圖從政策面壓低製造業成本,否則越是勞動力密集的製造業就難以繼續選擇待在國內。所以很多人認為,製造業其實就像是在逐水草而居,哪個國家有便宜的勞動力就往哪裡去。但這是錯誤的嗎?當然並不是的,利用外國廉價勞動力,替本國生產商品並沒有什麼問題,這可以讓本國專注在更高產值的活動上,就像不會有人希望所有日常所需的用品都要靠自己親手生產一樣,這也是提倡國際貿易的基本原理。

一般而言,這些廠商去國外生產更便宜的產品賣回國內可以進一步壓低商品價格,維持國內的生活水準,對整體經濟而言,仍然是有益的。假如失業人口失去的總薪資能夠小於進口價格降低帶來的利益,那麼整個社會的效益仍然是增加的,因為政府可以挪移部分進口利得,來彌補失業民眾的損失,將使社會總體利益最大化,這也是產業外移現象的簡單衡量法。

產業外移造成的進口利得>產業外移造成失業人口×國內工資水準

不過現實當然不是如此簡單,事實上,政府如何重新分配資源給予需要幫助的勞工本身就是個很大的問題,廠商利得是否願意回饋社會更是個大哉問,尤其是勞動生產力的增加不全然代表薪資的成長。簡而言之,在並非所有製造業釋出的勞力,都能順利地轉投其他產業,並造成嚴重的失業問題下,如何縮小貧富差距,將是各國政府的一大挑戰。

所以正常而言,政府的解決方案不應僅止於失業補助,而是加強職業訓練,以幫助勞工盡速重新適應新的產業,甚至是更積極落實教育,培訓學生面對未來職場的挑戰。巴菲特也曾提到,在這樣的問題上,企業本身也應該提供援助。事實上,如要解決產業轉型帶來的問題,無論是政府及企業的協助都是不可或缺的。

低薪及強勢貨幣的選擇

而從總體經濟而言,若要解決這個問題,簡單來講就是壓低工資或是提高幣值;在維持勞動成本不變的境況下,讓服務業的勞動生產力增加,或者是讓貨幣升值。後者其實只要生產力逐漸成長,無論是內銷或出口,在貨幣數量並沒有增加的情況下,幣值自然會提升。不過這會抑制住廠商的出口,在內需市場並不大的情況下,可能會對經濟成長有負面影響,

雖然不完全相同,但面對產業轉型的問題,作為全世界第一個進入工業化的國家–英國,其經驗很值得參考,尤其同樣是仰賴貿易的島國。當初英鎊過於強勢使其進口消費大增,但出口卻逐漸衰退,加劇產業外移,簡而言之,這取決於央行的貨幣政策。

而另外一個方法就是壓低薪資,因為若國內薪資很低,產業外移的誘因會減小。而實際上台灣製造業除電子零組件外,平均工資仍略遜於服務業,這也顯現出了台灣的情境為何。不過一般而言,原本隨著經濟成長貨幣供給量就需要增加,從算式上來看,低薪與貨幣升值並非是二擇一,更多是一種政策平衡的取捨。

(資料來源:行政院主計處)

雖然低薪的弊病很多,包括阻礙了人才的引進等問題,一直為台灣輿論所詬病。但當初英國人選擇了強勢貨幣,也引發民眾對經濟過於樂觀甚至不理性的想法,尤其是北海石油的出口,令英國維持著過高的生活水準,最終留下深重的財政赤字,可以說這樣的選擇也未必真的更好。事實上,台灣與英國很多地方還是殊途同歸。

為何走向金融服務業

而台灣若要在壓抑幣值下讓經濟成長,相對地就要讓服務業的勞動生產力更快速的跟上製造業的腳步。當然這不那麼容易,畢竟就如同前文所述,服務業的進步相對較慢,更多必須依靠思想,以及商業模式的改變。

所以這也是後來,開始有人提倡從硬體技術外去尋求產業附加價值的原因,只不過台灣目前熱門的文創產業是否能真的從根本上改變勞動生產力,還是個很大的疑問。這可能仍然比不上製造業技術進步的速度,尤其是教育制度專為量產工程師,而不重視社會科學的台灣。

其實在服務業當中,最容易達成此目標的莫過於金融服務業,無論是在提升勞動生產力,抑或是將服務輸出國外,都相對容易。英國就是個最好的例子,而對台灣而言也是如此,從上圖就可以發現,其薪資也是最高,甚至還遠高於電子零組件業,並曾帶動一波熱潮,使得部分人才開始投向財金專業。還有不動產業服務業也隨著市場開放以及監管寬鬆而蓬勃發展,與金融業成為台灣服務業的兩大支柱。

理論上,高產值服務業的興起,令製造業外移對台灣經濟而言,影響應該還不算非常大,儘管名目薪資低,但水、電等基本費用還算穩定,只要台灣能夠把具有更高附加價值的產業留在台灣,還是有機會繼續尋求經濟成長。但製造業的出走,更大的影響可能是對整個社會帶來了精神焦慮。

扭曲人心的金融危機

若產業外移已經嚴重到去工業化的程度,甚至可能成為一種政治問題,尤其是勞工與雇主之間的紛爭更象徵著工資與利潤無法取得平衡。所以像英國,儘管其金融服務業非常之發達,但仍然希望能振興製造業,還有美國總統川普也以美國製造為政見,希望製造業回流。

不僅如此,社會的緊張情緒,還會促進儲蓄心理,不敢消費也不敢投資。台灣央行總裁彭淮南曾指出,在 2008 年前,平均每年的超額儲蓄僅約新台幣 8400 億元,然而到 2015 年已擴大到新台幣 2.5 兆元,其中企業超額儲蓄增加的情形最為明顯,導致經常帳失衡。

從前文可以看出,無論是儲蓄或者是工資,其實都曾經歷過一個非常關鍵的時期,也就是 2008 年的金融危機。超額儲蓄是指投資跟儲蓄之間的差額,通常不應過多,否則會造成游資亂竄,甚至危害經濟,但目前台灣超額儲蓄率已創 30 年來新高。雖然不能就此說群眾心理,是超額儲蓄的主要因素,但從近三十年來,儲蓄率攀升的時期的確都是遇到金融危機。

(資料來源:中央銀行)

雖然台灣人喜歡儲蓄這點與英國有著很大的不同。英國當初面臨轉型時的障礙,在於過多進口及消費排擠投資的問題。然而台灣雖然儲蓄,但也不投資,所以在內需不振的同時,除少數受政府支持的科技業外,進步非常緩慢,所以央行希望以低利率刺激投資,但此舉引發了更多問題。

對房市的錯誤認知

雖然大部分產業投資遇到瓶頸,不過還有一個市場例外,也就是房地產市場。同儲蓄率的道理,雖然房價高漲的因素很多,不完全是金融危機所造成,更多是放寬外資以及市場化的因素,早在金融危機之前,台灣的房價已有大幅成長。

但從統計數據很明顯的可以看出,房價指數在 2009 年之後大幅上揚,且不動產貸款占 GDP 比例在 2009 年已高達 52.7%,遠超於國際標準的 40%,儘管央行陸續採取信貸緊縮措施,使比例回落至 46.7%,但目前仍然維持在相當高的水位。

(資料來源:中央銀行)

可以說在後危機時代,台灣的房地產投資的吸引力更大幅上升,甚至出現觀點認為不動產是台灣經濟的火車頭,這是非常嚴重的誤解,因為土地仍然是有限要素。實際上不動產市場的高報酬更加排擠了商業技術投資,尤其是在央行低利率的政策環境下更加一發不可收拾,而有泡沫化的疑慮。

如前文所述,英國與台灣最大的不同可能在於民族性,不過就政策上來看,英國選擇讓英鎊成為世界上幣值最高的貨幣,換而言之,其製造業出走的現象恐怕更為嚴重,而且英國同樣有房市泡沫,甚至也曾認為房地產可以帶動永久的經濟繁榮,尤其是轉型造成生活水準與所得的不匹配,所以英國人認為必須要有更多的儲蓄而不是消費,以支持真正的投資。

不可避免的世代差異

這也衍伸出了另一件更值得關心的事情,早在 2008 年,英國自身的研究就已顯示,未來年輕人已不可能再負擔的起現階段老年人的消費模式,但民眾卻很難放棄既有利益,改變其消費習慣,造成錯誤的理財觀念。而如今台灣也是同樣,除了房市泡沫外,世代差異也同樣非常嚴重,引發人心惶惶。

可台灣與英國的差別在於,社會上仍然有不少儲蓄,所以目前央行才呼籲政府應該要擴張財政政策,將儲蓄引出來進行公共投資,甚至其他國家也有同樣的想法。但這樣恐怕還是無法解決問題,就像英國製造業仍然一去不復返一樣,所以世代差異也不僅是台灣問題,而是全球現象。也導致部分人認為,台灣低薪、高房價等問題是大環境所致,雖然不完全錯誤,但其觀點往往略嫌狹隘及自利。

因為世代差異的根本原因,恐怕在於技術進步越來越快,且越來越複雜,但人類壽命卻越來越長。尤其是台灣醫療資源豐富,甚至擁有全民健保制度,壽命增加速度相當快,所以到了只要一代人的時間就能引發兩次產業轉型現象的程度。而這些因素也造成培育人才的思想轉變趕不上技術進步,最終加劇了學無所用的現象,這可能比結構性失業更加糟糕。

(資料來源:德國人工智慧研究中心)

(資料來源:內政部統計處)

若從總體經濟面來看,很容易了解到,遭遇此困境的各國政府應對的方法也有限,甚至可以說,還沒有人能成功擺脫所有問題,或許要解套必須等到下一次的技術革命。人工智慧的普及有可能解決服務業勞動生產力不足的問題。但這其實同樣會帶來失業,也同樣會造成世代差異,甚至更為嚴重,成為人類經濟發展中無可避免的循環。

台灣的未來?

事實上這可能根本沒有解答,但我們真的無能為力嗎?

當然不是的,從政策面上還有許多事可以做,最基本的,政府必須致力於完善教育體系,讓民眾能獲得快速適應產業變遷的技能,以及維持公平及公開的市場,並建設一個不再只關心少數人的社會。尤其是台灣的儲蓄仍在,雖然可能大部分都掌握在少數人手中,但如何“說服”這些人,協助政府改善社會是很重要的關鍵。

且就算物質上,很多問題根本無法克服,例如人類的技術發展不會因為這些社會問題而停滯,但群眾的心理認知仍然是有機會去改變。就像對房市的誤解一樣,若能減少扭曲觀念對政策及民心的影響,或許能更緩和產業轉型對社會的衝擊。政府應安撫市場的恐懼,鼓勵長期投資,減少尋租行為,改變不當的消費習慣及所得觀念,才能更好的避免經濟泡沫及市場失靈。

當然更重要的是,要讓更多人學會同理心,使地主、商人們等富裕階級真正肩負起領導社會的責任,而不是消極的認為滿足了自身慾望,就已經是人生的終點。假如這個社會能產生真正受人尊敬及愛戴的企業家,使勞資不再永遠對立,才能令企業與政府攜手處理社會問題,共同帶動社會成長。台灣真正缺乏的資源其實是企業家精神(Entrepreneurial Spirit),而這才是穩定經濟發展的重要關鍵。

(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