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云】印度建國以來最大稅改,猛藥傷身或是新生契機?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7 月 27 日 7:36 | 分類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印度繼大改幣之後,緊接著推出建國以來最大規模的稅制改革,要將全國各自為政繁雜不統一的稅制一概整合,為此推出統一的商品及服務稅(Goods and Service Tax,GST),這項創舉震動全球,在印度國內也一樣轟動,甚至有印度家長因此將出生於商品及服務稅推出日 7 月 1 日的小孩取名為「GST」,以紀念這次稅改。如今,全球都急於知道,印度連續大規模的幣改、稅改,是否將會是大國新生的契機。




印度在歷史上大多數時間都不是單一國家,而是無數大小邦國星羅棋布,在英國統治時期,也非全數印度都直屬於英國,其中還包著無數大大小小的土邦,這種國中有國的情況一直延續到印度獨立與印巴分裂之後,過去印度從中央到地方各邦,有繁雜的層層收稅,造成經商極大不便,尤其是讓外國投資者望之卻步,商品及服務稅的目標就是終結這種亂象,將 16 種不同的聯邦與地方稅由單一稅制取代,縮減為只有 5 種稅率(免稅、5%、12%、18%、28%)以及少數例外,試圖真正的把印度稅制統一起來。

正如同先前的大改幣,大稅改也發生無數難以預料的問題,首先是印度為了避免新稅制造成物價混亂,同時推出暫時性的物價管制措施,造成意外難題,當貨品從過去的營業稅改為適用新的商品及服務稅,商家得等待新的物價指引出爐,因為若直接把售價加上商品及服務稅,將被視為漲價而違法,結果是,商家只能先銷售舊貨。在觀光旅館業,旅館沒有把舊的營業稅扣除,就逕自以新的商品及服務稅加價,遭到客人白眼,但更大的問題是旅館收銀系統來不及配合新稅制,結果結帳櫃台大排長龍,有些外國觀光客甚至差點因此趕不上飛機。

收銀系統廠商來不及更新收銀機的軟體,導致連鎖藥局的收銀系統無法來得及跟著稅制改變,竟然造成 30% 藥局歇業,許多藥局只好先回到手寫帳單,而上游藥廠也放緩生產,打算先把適用舊稅的舊庫存清空再說。許多商家則尚未拿到商品及服務稅新稅制的 15 碼代號,導致無法做生意。製造業過去每季報稅,如今每個月都要報稅,由於許多貨款往往是延後支付,卻要先繳稅,對中小企業造成不小壓力。

統一稅率的舉動,在地方想擴增財源的打算下,也未竟全功,如坦米爾納杜邦針對電影門票,要在商品及服務稅之上加收 30% 的邦稅,由於 100 盧比以下電影票的商品及服務稅稅率為 18%,加上 30% 就等於 48%,比舊制稅捐負擔增加 15%,引發電影院全面罷工,共 1,100 家電影院關門抗議。

新制上路後,過去針對汽車零件的退稅,只適用於 1 年內產品,這下汽車經銷業者全數跳腳,因為過去為備用零件已繳的稅全都退不回來,有 2.3 萬家經銷商受影響。此外,高級車除了適用最高等級的 28% 稅率,還額外有 15% 奢侈稅,雖然總和 43% 比起過去總稅率 55% 來得低,但是賓士(Mercedes)仍然對稅改未能讓高級車一視同仁感到失望,認為若只需繳 28% 稅率,高級車市場將蓬勃發展,為印度帶來更多稅收、GDP 成長與工作機會。

其他奢侈品則大多適用最高 28% 稅率,比起過去的 13.5% 高出近倍,這使得銷售皮夾克、皮包、皮帶、精品包的商販苦不堪言,生意大跌四分之三,印度皮革業是地下產業供應鏈的代表產業之一,每年出口創匯達 56.7 億美元,年總市場 120 億美元,支撐 300 萬勞工。菸業也同樣視為奢侈品課徵最高的 28% 稅率,再加上 5% 菸害稅,再加上有濾嘴或無濾嘴不同的菸捐,雪茄的菸害稅則高達 36%,消息一出造成印度大菸業股價市值蒸發 70 億美元。

9 成印度勞動力都在地下產業工作,皮革以外,還包括煙火、火柴、紡織業等,在先前的大改幣,又搭配新稅制的防堵逃漏稅措施下,許多地下行業將有史以來首度進入課稅時代,隨著地下經濟體浮出水面,印度檯面上的 GDP 將提高,稅基與稅收也更健全,然而這些行業將受到何種衝擊,無人能預測,先前大改幣逼迫地下經濟浮出水面的同時,造成市面上現金交易無法進行,摧毀不少地下中小企業,消滅了約 150 萬個工作機會。

目前唯一顯著改善的,是各大城市的交通,因為商品及服務稅新稅制下,地方政府取消了所有收取地方關稅與消費稅的關卡,於是車流暢通多了。

即使有這些亂象,許多人仍然讚揚穆迪的魄力,認為這是印度的一大步,是印度經濟新生的契機,如此大規模的稅改一定會造成混亂,混亂是預料中事,也是短空長多,更認為稅改可以進一步逼迫地下經濟浮出水面,擴大稅基而增加稅收,強化印度財政,長期來看百利而無一害。但許多人則懷疑真是如此嗎?

最需要改革的是政府

多數印度中小企業之所以在地下經營,不是因為「黑心」、「無良」,而是印度政府極度龐大擴權,又極度失能無力輔導產業,導致多數產業必須轉至地下運作,其中包括無數必要的產業供應鏈,地下經濟遠遠不只有貪污洗錢,而是應對政府嚴重妨礙經濟又嚴重失能的一種補償現象,但穆迪自從大改幣,到此次稅制改革,都把地下經濟視為「黑金」嚴打,此次商品及服務稅的基本改革之一,就是規定下游企業必須繳交產品全額稅率而非可先扣除成本,新稅制下直到上游供應商繳稅,下游企業才能退稅,透過這樣的辦法,讓下游企業自動對上游施加壓力,逼迫他們繳稅。

這樣一來,上游供應鏈將全數被迫納入商品及服務稅系統中,印度要所有企業上線登錄 GST 網路,許多觀察家認為印度政府恐怕低估了企業報稅流量需求,在每月將有 30~50 億次報稅的「壓力測試」下,施行頭幾個月內系統可能會嚴重當機,事實上推出後就已經有傳言系統反覆當機,但這是還較容易解決的問題,更大的障礙是,多數印度小企業根本缺乏基本數位能力,在新稅制下可能會遭到大量快速淘汰,若淘汰數量少於一定比例,還可說是促進國家產業現代化的必要犧牲,但若一次淘汰太多,恐怕「動搖國本」。

印度政府雖有規劃輔導措施,但最初規劃這樣的辦法就是因為政府無能,根本追不到稅款,才想出用民間企業壓迫民間企業繳稅的辦法。這樣無能的政府的輔導能力如何,產業心中都有數。

商品及服務稅也仍然沒能達成全國一致稅率的目標,4 種不同稅率加上民生物資免稅,就已經有 5 種基本不同稅率,再加上對高級車等商品課徵奢侈稅、菸稅,以及進口黃金課徵 3% 稅率等特殊項目,整個稅率仍然很混亂。到底產品屬於哪種稅率,全靠政府獨斷決定,例如奶粉算做是民生物資免稅,但是品牌奶粉卻算做是商品要課稅 5%;同樣是餐廳,有冷氣的稅率較高;旅館的稅率隨著旅館收費等級而有所不同;這種因為政治考量而加上的獨斷分類方式,將造成無數困擾,與行賄舞弊的空間。

印度過去複雜的稅制已經造成法院塞爆,商品及服務稅推出前,法院要處理的稅捐糾紛的總額已經高達 230 億美元,待處理的稅務糾紛案件量驚人,高達 2,400 萬件,商品及服務稅推出後,恐怕又將大增一波稅捐糾紛,將印度早已失能的法院體系全盤淹沒。

因此,商品及服務稅並非真的達成「一國一稅」的理想,只能說是朝著這個理想踏出小小第一步,這些過渡時期的大混亂,就商品及服務稅所能創造的成果來說,最終可能回報有限,還需要未來後續再度改革,持續簡化稅制。

更根本的問題則是,穆迪一再推動大規模改革,但印度最需要改革的,是政府本身,政府效能低落無法提升的同時,卻連續進行超大規模改革,政府本身根本無力規劃、輔導,造成的傷害都由民間承受,推說是「短空長多」;穆迪政府把地下經濟視為寇讎,非除之而後快,沒有理解印度政府本身極度無效無能才是大規模地下經濟的根本成因,只想從表面上打擊地下經濟,連續兩大政策看似有魄力,卻無法估算對印度經濟的傷害有多大,很可能造成「水至清則無魚」:地下經濟垮台,整體經濟也垮台。

就業數字已經顯露危機,印度就業成長來到 2015 年以來的低點,遠遠低於預期,原本預期能新增 1,200 萬就業機會,卻只有 13.5 萬,顯示先前大改幣對經濟發生相當傷害。

穆迪還將針對大企業逃漏稅與貪腐進行嚴打,不過,儘管穆迪一再打著「短空長多」名義推動讓人瞠目結舌的大規模改革,隨著連任考量日日逼近,以及國會中未能占絕對優勢,穆迪恐怕無法在第一任期內繼續推動接下來的重大改革目標:勞動改革與土地改革,這兩件也是天翻地覆的大革命,預期將留待第二任期解決。

穆迪的大魄力大改革,到底會是短空長多的「休克療法」,還是造成印度經濟休克,影響連任機會,導致改革中斷?如今不僅是印度人民關切,全球都在密切觀察。

(首圖來源:Flickr/M M CC BY 2.0) 

關鍵字: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