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南亞大方調漲最低薪資,專家指民粹主義扼殺經濟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1 月 31 日 16:06 | 分類 人力資源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今年馬來西亞、柬埔寨、泰國將舉行大選,2019 年是印尼,因此東南亞政治領導人紛紛加碼提高最低薪資吸引選票,但外資已經在醞釀出走,經濟學家擔心東南亞經濟體實力不夠強健,提供薪資恐怕會趕走外資,讓一番美意落空。

2010 年開始,來自日本、南韓、台灣和中國的服裝製造商和其他輕工業製造商聚集到柬埔寨,使柬埔寨發展為服裝與製鞋業的生產中心,當時每月人均勞動成本低於 100 美元。為拉攏成衣業勞工與家庭,柬埔寨現任總理洪森表示將最低月薪資從 153 美元提高到 170 美元,還外加其他醫療福利。

先前柬埔寨勞資已協議到 165 美元,洪森自己加碼到 170 美元。當地經濟分析師 Chan Sophal 表示,提高最低薪資是政府取悅成衣業工人的一部分。8 月將舉行大選的馬來西亞也是一樣,總理納吉布最近重心關注低收入選民,包括 2014 年實施最低薪資在內的一些計畫,目的在提高最低 40% 的家庭收入,這些家庭月收入不到 3 千令吉。

日經報導分析,東南亞迎接經濟成長期,加上政治考量共同為加薪奠定基礎,今年 1 月印尼主要地區加薪 8.7%,越南最多加薪 7%,過去 5 年部分東南亞國家最低薪資已經成長一倍。去年雅加達最低薪資年增高達 43.9%。

緬甸今年也準備迎接大幅薪資調漲,從現在的 3,600 緬元,調漲到 4,800 緬元,漲幅達 33%。原本勞方要求 5,600 緬元,資方同意 4,000 美元。問題是,東南亞經濟體並沒有準備好因應薪資上漲的副作用。

最低薪資上漲已超過預期的通貨膨脹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估計,柬埔寨消費者物價上漲 3.5%,印尼 3.9%、馬來西亞 2.9%、緬甸 6.1%、越南 4%。亞洲扣除通脹因素後薪資上漲幅度為 2.8%,幾乎是全球平均水準的 1.5 倍。

專家擔心東南亞國家會失去製造業優勢,去年越南紡織公司稱因應調薪,生產支出增加 2.9%,認為提高薪資必須與生產力提高齊頭並進。柬埔寨業者表示,因應最低薪資增加,企業必須避免加班,與減少僱用非技術勞工等等來減少開銷。業界普遍有共識,即在東南亞投資的企業遲早會面臨一個選擇,提高生產效率否則就是倒閉。

自動化是一個解決之道,譬如泰國和印尼的汽車廠開始使用機器人,而服裝和其他勞動密集型製造商則把生產地點遷往南亞和非洲等勞動力成本較低的國家,或是轉移到更先進的市場,如本田汽車將 Super Cub 摩托車生產線從中國移回日本。

專家認為,如果東南亞國家沒有完善的基礎建設與法律環境,薪資上漲的邊際成本就會更大。像柬埔寨,光是推動薪資上漲,但其他經商環境卻沒有改善,使得當地製造商在應付監管單位時感到愈來愈挫折。

專家警告東南亞國家加薪現象是「民粹主義扼殺經濟」,表示「柬埔寨等新興經濟體有加速發展的重大機遇,透過勞力密集型產業積累技術和投資,但是如果企業到別處去,而又沒有留下太多資本,經濟發展的願景就會幻滅。」

(首圖來源:Flickr/U.S. Embassy Phnom Penh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