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偉國連辭兩家子公司董座,象徵購併為主的「紫光模式」走向盡頭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4 月 09 日 10:40 | 分類 中國觀察 , 晶片 , 處理器 follow us in feedly


中國清華紫光集團董事長趙偉國連辭集團旗下兩家公司紫光控股及紫光國芯兩家公司的董事長及董事職務,雖然趙偉國自己表示,是因為工作太忙,無法兼顧而請辭,但是根據的外界猜測,趙偉國請辭的原因,恐怕與近幾年所主導的海外購併案進展不順,與集團發展策略的改變有關。因此,趙偉國的請辭,似乎也象徵著中國半導體購併的策略已經逐步走到了盡頭。

過去,常藉由購併動作來壯大紫光集團,而且引進中國政府資金投資,使紫光集團成為中國半導體產業「國家隊」的趙偉國,被市場上給予了「購併餓虎」的稱號。因為,自 2013 年到目前,紫光集團共投資或購併了近 20 家企業,斥資近千億元。其中,涉及半導體相關領域的就超過 13 家。知名的包括 2013 年 7 月,耗資 17.8 億美元對展訊通信實施私有化購併。2014 年 1 月,再以 9.1 億美元收購銳迪科。2015 年 5 月,再花費 25 億美元購併惠普旗下新華三 51% 的股權等,這 3 次購併總計花費了 51.9 億美元。

之後,紫光雖將購併重心轉向海外市場和企業,但進展並不順利。例如 2015 年 7 月,擬以 230 億美元收購美光科技被否決。同年 9 月,紫光集團與全球第二大硬碟生產商為騰電子達成協議,由全資子公司以 38 億美元買入威騰電子 15% 股權,以成為該公司第一大股東,但該計畫最終流產。之後,紫光集團和威騰電子只能分別出資以合資成立紫光威騰。此外,傳聞紫光欲對南韓 SK 海力士和台積電進行購併和入股,最後也都被拒絕。

除了在海外的購併頻頻失利之外,其趙偉國激進的言行也在半導體界引起波瀾。其中,還引來鴻海集團總裁郭台銘指趙偉國「不過是個炒股咖」的說法。此外,在中國半導體業界更有人指出,過去中國的國家產業政策,是希望取得國外公司的技術和經營知識,來強化自主產業,進而完成半導體產品的進口替代。

但是,回顧趙偉國一連串激進的言論及動作,與其說趙偉國是中國政府的「白手套」,其實他更像是搭政府優惠投資政策順風車的「套利」者。事實上,從統計數據來看,僅在 2017 年上半年,紫光集團的前 20 大交易就取得 430 億美元的融資。其中,由中國政府支持的私募股權基金對清華紫光的融資就高達總金額一半的 220 億美元,排名高居榜首,其金額甚至是排名第二滴滴出行 55 億美元的 4 倍。

另外,趙偉國激進的言論與海外購併動作,也引發的國外政府單位的關切。以美國為例,2017 年 1 月 6 日,美國總統科技顧問委員會發表了《確保美國在半導體領域長期領導地位》報告,該報告認為中國半導體業已經對美國相關企業和國家按照造成嚴重威脅。因此,該單位建議美國政府阻止中國收購美方認為影響到其國家安全的所有半導體技術和晶圓企業,並限制中國對美國半導體行業的投資、出口和採購,而且同時和其他國家聯手,加強審查限制中國的海外半導體產品出口和投資。而這樣的建議,相信也是引發本次中美貿易大戰的直接原因之一。

事實上,英國《經濟學人》就曾經報導指出,如果中國晶圓產業想要取得成功,首先就必須從「成本文化轉向創新文化」。但是,趙偉國其言論所透露出的半導體產業競爭策略,則剛好與這樣的想法背道而馳。舉例而言,在紫光集團海外購併受挫,回歸內部整合之後,之前花費 197 億美元購併長江存儲 51% 的股權。但是,這樣的內部整合卻發揮不了太大的效益。因為、相較國際大廠三星、SK 海力士、美光、東芝等已經生產 64 層堆疊的 3D NAND Flash 快閃記憶體,並且往更先進的技術發展情況下,紫光仍在 32 層堆疊記憶體的技術上,這樣的投資開始讓出資者質疑。

所以,業界人士認為,在趙偉國主導的以購併為特徵的「紫光模式」,並未給中國半導體產業的競爭力帶來實質性的提升。相反的,由於購併策略上的激進,反而給中國半導體產業未來的發展增加了諸多不利的因素。再加上,紫光集團的發展策略改變,日前宣布投資 120 億美元介入雲端運算市場,建立「紫光雲」策略之後,使得趙偉國以購併為特徵的「紫光模式」逐漸走入了盡頭。也許,這才是趙偉國辭去紫光股份董事長且不再擔任公司任何職務的真正原因。

(首圖來源:紫光官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