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國煒:我看到飛機就紓壓,機場就是我的夜店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5 月 27 日 0:00 | 分類 職場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長榮集團張榮發的么子、坦率不矯飾的個性、直白的說話風格,讓張國煒每次一露面,就是話題。

5 月 8 日在東方文華的記者會,張國煒霸氣宣布「我回來了,我帶著星宇航空回來了」,重磅回歸的姿態成功刮起張國煒旋風。5 月 18 日張國煒接受專訪提到他為何決心出來創業。

「這行業真的很辛苦,除了愛,其他我就都沒有。」坦承被愛沖昏頭,張國煒說航空業風險相對很高,「如果說是純粹一個熱情出來,那坦白講那也太夢幻了,不切實際啦!」

對航空業的愛不只紙上談兵,張國煒從 2016 年 3 月 31 號「遭卸甲」那一天開始,沒有了工作,原本 24 小時被公司綁住的人,「很快就覺得很空虛啊。」他只好每天開車去北海岸晃一圈,甚至早上 7 點到平溪跟當地阿伯道早安,「但是每個禮拜都這樣也不是辦法,就開始想要做什麼。」

母親建議愛車的張國煒去賣車,但詢問過後,同學告訴他現在賣車靠維修才能賺錢。幾經思考,某天遇見聶公(星宇公關長聶國維),張國煒就對他說,「我們來弄一家航空公司」。

從小到大都習慣一個人,張國煒說自己是獨行俠,他說,「我沒有紓壓管道,我看飛機就紓壓了,每天看。當你看幾小時前飛機還壞掉,ㄟ等下 8 點要飛了耶,客人要怎麼處理?幾小時後看到他ㄅㄨ!就出去了,你就覺得又完成一件不可能任務,大家都可以出國了,很開心。」

「機場就是我的夜店!」他直言:「你問我兄弟,我晚上 11 點跑機場去,人家不知玩女人玩到哪裡去,我又不喝酒,我都在機場。機場就是我的夜店,真的啦。」有時,他去突擊檢查,晚上貨機很多,也去跟那些兄弟加加油,關懷一下晚上吃什麼、消夜吃什麼,聽到有事情,「緊阿、卡緊來,飛機壞掉了。」

張國煒坦言現在壓力真的很大,他求好心切,很多事情非得做到好,又很注重員工關係,「我覺得大家在一起,我弄一個企業不只是說要讓它盈利安全穩當,我覺得我的使命是要讓員工對公司很有向心力,覺得公司是家,我一直朝這方向在努力。」

(全文未完,完整內容請見《今周刊》)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