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d 暗示升息 4 次防經濟過熱,市場質疑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6 月 20 日 10:04 | 分類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美國聯準會如市場預期調升基準利率 1 碼至 1.75~2%,同時暗示 2018 年可能 4 次升息,並上調 2018 年經濟成長與通膨數據,下修失業率,對美國整體經濟前景持樂觀態度。但歷史經驗顯示,聯準會判斷一旦出錯,全球經濟都會遭殃。

今年全球經濟最大的挑戰,不再是衰退,而是怕過熱,升息是唯一的解套辦法,因此市場預期美國肯定會積極升息。失業率與通膨率是美國聯準會決策的基礎,現在美國失業率降至 3.8%,歷史上只有兩次,一次是 1960 年代,後來導致多年通貨膨脹飆升,聯準會花了 10 年時間才緩和下來。另一次是 2000 年的前一個月,恰逢科技泡沫化,引發 2001 年經濟衰退。

1960 年一開始面臨的情況是失業率從 7% 降到 4% 的時候,並無推升通膨率,聯準會以為降低利率可以刺激通膨率,卻引發通膨泡沫。一般認為如果失業率太低,勞動力成本上漲將導致通膨上升,聯準會官員近期針對前兩次低失業率情況仔細推敲,試想失業率持續下降會發生什麼事情,失業與通貨膨脹率的傳統模型是否還有效的問題。

近期減稅和政府支出增加引發的經濟刺激措施,預計失業率將繼續下降,如果招聘與勞動參與率情況持續,預計今年 12 月失業率將降至 3.3%,遠低於美聯儲估計的長期可持續性水準。不過,失業率下降不見得會引發不健康的通膨,若勞動力市場緊縮提高勞動力參與率,經濟將能夠利用這些未使用的資源來保持成長而不會過熱,如 1960 年低失業率期間,婦女進入職場引此提高勞動參與率。

如果勞動參與率提高,美聯儲升息的速度將會放緩,但如果勞動參與率並未提高,美聯儲可能會更積極提高利率,控制價格壓力。但一旦選擇錯誤,可能會引發相反效果。根據過去經驗,經濟學家發現一旦失業率降至 3.75% 以下,通貨膨脹就會迅速回升,但是全球化、技術和人口變化,現在的低失業率經濟體可能不會像 1960 年代面臨同樣的價格壓力。

華爾街日報 (WSJ) 分析指出,今天的經濟是由更多接受過大學教育的勞工組成,這些人的失業率低於其他人,因此壓低自然失業率。美國將自然失業率定義為 3.5~5%。自然失業率是指充分就業下的失業率,不會造成通脹的失業率。

此外,美國、歐盟、日本全球三大央行中,距離政策正常化最遠的是日本銀行,美聯儲是目前唯一決心升息的央行。但是市場預期美國升息 4 次的機率僅為 55%,原因就是新興市場持續動盪,以及美國與全球央行的步伐脫節,都會讓美國央行放緩升息速度。

聯準會最新估計今年美國 GDP 成長率為 2.8%,通膨率將達 2%,2019 年失業率將進一步下降至 3.5%。預計 2020 年利率將達到 3.4%。

(首圖來源:Flickr/Ervins Strauhmanis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