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丁聲勢高漲,但俄羅斯經濟仍停留在舊工業時代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7 月 24 日 16:56 | 分類 國際貿易 , 財經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俄羅斯不是經濟大國,2017 年國內生產總值約為 1.6 兆美元,還沒有德州多,這幾年財富也沒有增長,但俄羅斯總統普丁的國際影響力卻愈來愈大,能干預美國選舉、甚至駭客入侵美國公用事業,連川普都追捧普丁,讓人不禁質疑財富似乎並非發揮影響力的首要條件。其實俄國在海外擁有大筆財富,且都累積在少數人身上,而普丁的穩定政權就是來自這些少數忠誠人士的支持。

俄國這幾年國內生產總值緩慢成長,2017 年 GDP 成長率為 1.5%,預計今年成長率為 1.7%~1.8%。石油和天然氣占全國收入近 40%,油價走強的推動下,俄羅斯股市過去一年一直是全球表現最好的股票之一,回報率接近 20%,並沒有受 2018 年新興市場股市下跌影響。

俄羅斯約三分之二石油供應輸往德國或波蘭等歐洲國家,俄羅斯也是中國最大的石油供應國。油價上漲和低通脹的推動下,俄羅斯經濟正處於適度增長的路上,但可能好景不常,主要原因是俄羅斯的經濟模式缺乏產業多元化。

CNBC 分析指出,俄羅斯經濟還處於工業時代的思維模式,生產力低下、創新能力薄弱、缺乏有吸引力的產業可以吸引經濟擴張所需的投資,因此限制成長最關鍵的創新。

雖然俄羅斯在資訊科技、農業和蘇聯時代的產業如飛機製造業等方面表現良好,但這 3 個產業在全球巨頭占主導地位的競爭市場中,長期成長潛力有限。進入全球具競爭力產業的供應鏈也可仰賴外國投資,但受到政治阻礙,2017 年外國直接投資雖然從 70 億美元恢復到 280 億美元,但仍遠低於 2014 年之前的水準。

經濟缺乏突破性成長的力道,或許並非普丁關心的事情,因為普丁只關心少數人。QUARTZ 報導分析,俄國並非沒錢,這個國家擁有豐富的自然資源,有石油和天然氣、煤炭、穀物、海鮮和大量的礦物儲備。雖然蘇聯時代幾乎沒有出口,但 1991 年蘇聯解體後,1993~2015 年期間俄羅斯平均每年出口量比進口量多約 10%。

通常一個國家處理貿易盈餘最萬無一失的做法,是購買資產或對外國人貸款,例如,中國中央銀行和其他亞洲國家購買大量低收益的美國債券,而德國企業則將大量貿易盈餘在海外建廠,隨著時間推移,這些海外財富積累可創造穩定的收入來源。

但俄羅斯 20 多年來累積的出口盈餘,照理說應當在海外投資相當於國家收入的 230%,然而,大多數財富並沒有出現在俄羅斯的官方帳本。根據經濟學家計算,截至 2015 年,俄羅斯官方淨外國資產僅占國家收入 26%,代表累計盈餘超過俄羅斯目前國家收入 200% 的比率已經消失,考慮到這些投資可能獲得的穩定年度回報,經濟學家估計缺少的外國財富約為俄羅斯目前國家收入的 300% 以上。

經濟學家認為大部分失蹤的錢是在私有化過程中透過暗中境外交易而外流,且這些外逃的財富持續增加。保守估計,截至 2016 年離岸財富大約是俄羅斯外國資產淨持有量的 3 倍。富有的俄羅斯人在英國、瑞士、塞普勒斯和類似的離岸中心擁有的金融財富,與整個俄羅斯人口持有的金融財富一樣多。

這些外逃的資金無法再投資俄羅斯的生產力,或為社會福利計劃提供資金。蘇聯解體後,惡性通貨膨脹和失業讓收入後 50% 的人占收入比例下降,俄羅斯政府刻意維持現狀,以俄羅斯的單一稅收政策為例,無論賺多少錢,俄羅斯人的稅收收入都一樣為 13%,也沒有遺產稅。

俄羅斯的不平等程度遠高於許多前共產主義東歐國家,而保持離岸和國內財富流入少數人手中一部分責任在 2000 年以後掌權的普丁身上。美國媒體認為這些人成為普丁維護政權甚至干預美國選舉的暗黑力量。但只要億萬富翁和寡占企業忠於普丁的國家利益,俄羅斯的極端不平等就會繼續下去。經濟創新大概也不是普丁首要關心的議題。

(首圖來源:Flickr/Jedimentat44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