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閱讀】貿易戰外一章:中國私有企業將「公有化」?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10 月 11 日 8:00 | 分類 中國觀察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2018 年上半,暱稱為 BAT 的中國三大網路公司(騰訊 Tencent、百度 Baidu、阿里巴巴 Alibaba)皆創下股價新高,但好景卻在上半年後逐步下滑,直到 9 月底為止,3 家公司總共蒸發了超過 1,600 億美元股價,這之中包含著貿易戰影響、政府收攏的因素,但整體而言,中國政府對網路巨頭的控制越來越明顯,過往的監管主要針對網路使用者的「內容」,現在則是針對企業本身的制度、甚至是金錢收益的掌控,對於私營企業來說,這可能是改革開放 40 年來最嚴苛的監管環境。

在三大巨頭的創辦人中,最早宣布退休的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感受必然最深。

雖然淘寶沒有真正打入西方過,但阿里巴巴可以說是最全球化的中國企業,阿里巴巴在創辦初期就建立了一個稱為 TrustPass 的計畫,讓中國供應商得以透過第三方公司認證該公司的產品品質,並提供外國買家參考,而外國買家也得以繞過過於官僚的國有中介機構,讓許多中國公司得以快速打入外國市場;而該公司也得益於 2001 年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時採取的寬鬆政策,接收到來自於包括高盛、軟體銀行、雅虎等外國公司的投資,也因此讓阿里巴巴得以在中國境內實現快速成長。

阿里巴巴的崛起

由於淘寶網的興起,也讓阿里巴巴因此得以用支付寶創造大量資金流動,甚至在之後跨入金融業務,成為一個規模龐大的私有化公司,超過 5,000 億美元的市值,也正是證明了阿里巴巴在中國順風順水的地位;而往後只要有支付相關的網路服務公司,幾乎也都會利用支付的資金流另外經營金融業務,但另外因為快速支付而催生的 P2P 信貸正是這些支付金流體系下的副產品。

而也是因為龐大的現金流,阿里巴巴得以有了螞蟻金服,也得以獲得銀行體系的融資,可以對其他公司進行更多投資,催生出更多網路公司──而許多擁有龐大金流的網路公司,也藉由相同的模式不斷增長、培養整個網路體系。

經濟榮景與負面影響

先不論這樣的做法是好是壞──中國市場的快速增長,很大一部分是得力於資金容易取得,許多公司得益於迅速的融資,得以創造市場與經濟效應,許多公司也因此在鉅額虧損的情況下,卻能快速增長為「獨角獸」,也因此能養活一堆員工、堆高薪水,也讓整體中國市場的經濟發展快速增長。

但快速增長的另一面,負面效應也隨之而來:包括炒作的房價、PPT 詐騙企業、被當韭菜割掉的投資人等,許多人的錢反而流進資本家的口袋,整個中國有上億人獲得經濟增長的好處,但卻有更多人(可能超過 50%)沒有享受到這種榮景,薪水成長的速度遠不及生活所需的基礎。

所有成長必然伴隨負面,2016 年到 2018 上半年,許多公司開始面臨倒閉、倒帳的惡夢,也造成了許多投資人血本無歸,為了避免企業負債持續增長,北京政府也在這兩年逐步「出台」多項指導性政策,在金融監管的力道越來越嚴格,融資也越來越困難,這些政策則開始驅動了另一些連鎖效應:資金調度困難的公司開始在還沒獲利前搶先上市集資,或者有些公司乾脆就直接倒閉不做了,過往的創業天堂已不復見,轉而是更嚴格的企業控制,包括以往得以外國公司避開中國的嚴格法規,讓中國公司快速獲得外國資金的可變利益實體(Variable Interest Entity,簡稱 VIE),也能看到北京政府想方設法限制這種投資模式。

掌控企業藉以維穩

但最終,可以看到北京想要的並不只是「穩定金融市場」,而是要讓國家能更「掌控」民營企業。

從改革開放以來,中國每次全國代表大會皆有針對中國國企的經營方針調整,不管方針是開放民營競爭也好、讓國企上市也罷,最終導致的結果都不是讓國企逐步民有,反而是國企的地位、權力都越來越高,許多常見的國企腐敗、效率低下問題當然不可能避免,但終極目標來說,國企是中國政府各種意義上的金雞母,要讓國企存活、並延伸進入國家各層面,是北京政府目前定調的方向。

2017 年第四季,就傳出北京當局想藉由進駐 1% 官股的模式,進入幾個大型私有企業的董事會,而在這之後,北京對於幾個大型網路公司進行「整改」、「調整政策」的消息也不斷傳出:包括安邦保險被保監會接管、快手被封讓抖音崛起、各類法令限制讓螞蟻金服成長瞬間趨緩、Bilibili 自行下架調整內容、滴滴打車嚴整、騰訊的遊戲審查許可拖延導致騰訊股價狂掉……

這些行為或多或少都彰顯一件事:中國政府仍然對國內企業有強大的壓制力,而 BAT 蒸發的市值除了貿易戰的影響,多少也來自中國政府對這些領頭羊企業的打壓。

從金流到融資的全面掌控

根據金融時報的數據顯示,今年由於融資困難,2018 上半年已經有 21 家私人企業售股給國企,而其中有 10 家最大股東已經是國企,因為出售給國企股份是這些公司存活的命脈。但其實包括「中國鋁業」、「渤海鋼鐵」、「鞍鋼集團」等國家企業本身也是負債累累(有一說中國國企債務總額為 95 兆人民幣),國企的經營與改革,看來對於中國政府來說可說是難度重重;但無論如何,中國的國企比起民企的確較易獲得銀行貸款,不然李克強也不會在演說中公開要求銀行「一視同仁」,也是因為這個原因,紐約時報認為中國的銀行體系主要是為了支撐國企而存在。

而像阿里巴巴、騰訊等擁有龐大現金流與資本的公司,多年來不斷在各項領域投資中國的中小企業,而阿里巴巴甚至也透過影子銀行業務向中小企業提供低利貸款,但北京政府擔心這樣的狀況會造就另一場次貸風暴,加上 P2P 公司的倒閉潮越演越烈,因此選擇緊縮了影子銀行業務,加強對這種獨立基金的控制──例如全面要求行動支付的金錢需要透過中央銀行。

增加私人企業的融資難度、同時打壓各大私人企業巨頭,這些狀況都造成了私人企業的股權,逐漸往融資容易的國有企業移動,而這不但造成了國有企業的負債可能持續增加,同時也限制了私人企業的發展,但私營企業其實占了 60% 的中國 GDP 80% 的工作人口。而這樣的態勢也可能造成外資公司的轉移或者投資減少;況且像是阿里巴巴這樣的公司,對於扶植中國市場中小企業功不可沒,限制這些企業巨頭的投資與放款,就意味中小企業將面臨無資金運轉的窘境,2010 年代初期的「榮景」短期內可能再不復見。

中國政府改革開放初期走的是「小政府、大社會」方針,也因此造就了一波的榮景,如今北京政府深入整個社會層面掌控話語權,同時也讓所有企業與人民逐步噤聲,走的可說是與初期改革開放完全相反的路線。「中國製造 2025」描繪的是一個限制國外企業參與的龐大計畫,讓整個中國都能夠自食其力,但這也意味著中國政府可能並不樂見過於全球化的企業存在,因為很可能在北京政府的藍圖中,「中國製造 2025」的主幹是容易控制的國營企業。

難怪京東劉東強曾於 2017 年說:「突然發現,其實共產主義真的在我們這一代就可以實現。」說完這句話的幾個月後,他就因為性侵案在美國被捕。

(首圖來源:Flickr/Nikolaj Potanin CC BY 2.0)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