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脫低價競爭,傳統航空公司拚超長程航線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10 月 15 日 12:04 | 分類 財經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隨著技術進步,加上傳統航空公司為避開廉價航空的競爭,紛紛推出幾年前放棄過的超級遠程航線。如新加坡航空的紐約直航航線中斷 5 年後,現在要以空中巴士 A350-900 新型號恢復這條航線。但是隨之而來的高油價時代看似又要展開,使得這些經營超遠程航線的航空公司又面臨新一波挑戰。

燃油效率對所有航空公司都很重要,特別是對於面臨原油價格攀升的長途航線更是獲利關鍵。新加坡航空從新加坡直飛紐約的搭乘時間要 19 個小時,飛行距離為 1.5 萬公里,新航採用的空巴 A350-900 最長飛行距離可達 18,000 公里,採用輕質碳纖維增強塑料機身降低油耗,機上座位只有 160 餘個。

A350-900 可攜帶 44,000 加侖的噴氣燃料,按當前價格計算,每次航班的燃油成本約為 10 萬美元。燃料也不是長途飛行增加的唯一成本,每個紐約直航航班上有 4 名飛行員和 13 名機組人員,以確保機組人員有足夠的休息時間。為了維持利潤,以及重量考量,飛機上僅有 67 個商務艙座位和 94 個高級經濟艙座位,沒有經濟艙座位可選,專門經營高階商務客戶。

新加坡航空公司於 2004 年首次直飛紐約,雖然受到常客歡迎,但當時使用的 A340-500 噴氣式飛機擁有 4 個耗油量大的引擎,和只有約 100 人非常有限的載客量,在經濟上難以為繼。加上當時原油價格飆升到每桶 100 美元以上,全球金融危機之後的經濟衰退,又阻礙商務旅行的需求,迫使新航於 2013 年 11 月取消該航線。

現在在全球經濟復甦下,加上受到低成本航空公司的競爭對短程市場利潤率造成壓力,使得超級長程航線是傳統航空空司往高價市場開闢財源的途徑,讓服務成為在競爭愈來愈激烈的市場脫穎而出的關鍵。除了新加坡航空與澳洲航空重啟超長途航班之外,國泰航空上個月開始使用新型空巴 A350-1000 啟用香港直飛華盛頓航班。菲律賓航空公司也將於 10 月 30 日開始提供馬尼拉直飛紐約的航班。

但是現在新的變數又起,現在原油價格已經來到每桶 80 美元,美國銀行預測明年原油價格可能會達到每桶 100 美元,使得新加坡航空公司的股價從 5 月的高點,下跌約 20%,而澳洲競爭對手澳洲航空 (Qantas Airways) 計劃經營雪梨到倫敦 20 小時直航航線,股價也下跌 35%。

(首圖來源:Flickr/Aero Icarus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