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窮與暴力席捲中美洲,引爆美國難民危機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10 月 22 日 15:50 | 分類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儘管川普推文揚言拿貿易協議來威脅墨西哥政府盡全力防堵,還故意拆散移民家庭,但仍然無法打消難民越過國境的意志,上週末乘坐所謂大篷車從宏都拉斯經過瓜地馬拉、墨西哥準備進入美國的中美洲難民人數已經飆高到 7 千多人。到底中美洲國家出了什麼問題?

其實越過美國邊境尋求庇護的中美洲移民不是今天才有,而是已經持續了好幾個月。國家地理雜誌於今年 2 月曾經專文報導宏都拉斯的暴力問題,明白指出「在這樣的地方,幾代年輕人已經意識到在宏都拉斯,暴力、腐敗和貧困自我延續的循環,使他們失去變老的權利。」宏都拉斯有多達 4 萬名活躍幫派成員,大多數都不到 16 歲。

宏都拉斯非政府組織列舉四大罪狀為毒品、幫派、腐敗和有罪不罰。根據調查,當地八成兇殺案件未經調查,96% 的案件從未達成任何形式的司法解決,宏都拉斯法院積壓 18 萬多起案件。警察和司法系統的腐敗使受害者害怕或不願舉報,腐敗的機構無法保護記者、民間社會成員、法律專業人士和人權維護者等個人安全,難以形成改革力量。

從歷史上看,宏都拉斯的治安一直很薄弱。由於資金有限,缺乏高科技調查工具,腐敗官員和警察教育水準低下,刑事調查受到嚴重阻礙。即使警方能夠完成工作,司法系統和檢察部門也不堪重負,且在警察體系中有許多相同缺陷,司法機構的政治獨立性也受到質疑。

毒品更是一大問題,宏都拉斯不幸被置於南美洲古柯鹼生產和美國消費之間,部分原因是販毒者看到通往美國市場的便捷途徑,由於幾乎是化外之地,載運毒品的飛機可停留在宏都拉斯滿地沼澤的東部海岸線,交換毒品和金錢。美國政府估計,每個月大約有相當 507 億至 676 億美元價值的古柯鹼經過宏都拉斯流向美國。

警察在毒品和武器販運中人謀不贓,收受賄賂放行通關,或與向北移動古柯鹼的販運者合作。除警察外,毒品交易還腐敗了市長、國會議員,甚至是前總統。犯罪及其帶來的資金助長司法系統惡化。

而貧窮又提供一個高度暴力和犯罪蓬勃發展的環境。中產階級與較低的暴力、較強的公共機構、較強的經濟增長和較大的社會穩定性相關,而在宏都拉斯每天收入低於 4 美元的人口占比高達 65%。宏都拉斯的中產階級僅占總人口 10.9%。

政府機構薄弱,往往未能提供基本的公共服務,因此在宏都拉斯邊緣化的社區,幫派為年輕人提供尋找身分和收入來源的機會。如果勒索的企業或個人不繳納戰爭稅,幫派成員可能會威脅生命,如果多個幫派想在同地區出售毒品,可能會在該區進行暴力火拚,這一切都讓平常百姓寧可冒生命危險也要走路到美國。

美國非法移民的第二大來源是瓜地馬拉,今年在美國邊境被捕的瓜地馬拉移民數量幾乎增加一倍,大多來自貧困的西部高地,當地營養不良率超過 65%,是西半球最高,連續多年乾旱和微薄的收成加劇這場危機。報導分析,驅動瓜地馬拉移民的因素主要不是暴力威脅,而是年輕人太多、工作太少之故。

川普即便築牆或修改法令,都很難阻止人們尋求安定的渴望。然當中啟人疑竇的是難民逃難也需要錢,宏都拉斯的人均收入只有 2.3 美元,但通行費可能要數千美元,錢從哪裡來?American Thinker 報導透露左翼億萬富翁喬治‧索羅斯(George Soros)基金會為難民組織提供資金,這些組織還被稱為索羅斯快車。據說宏都拉斯政府也是背後推手,希望他們到美國之後多匯點外匯回家。

短短幾十年內,移民已成宏都拉斯經濟支持的重要引擎。根據世界銀行估計,2011 年移民匯款占國家 GDP 的 17%,因此,宏都拉斯移民對國家經濟及許多貧困社區和家庭的生計,具有重大意義。

(首圖來源:Flickr/USASOC News Service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