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網銀搶人大戰,混血基因最吃香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1 月 20 日 0:00 | 分類 支付方案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今年 1 月 6 日,由 LINE 轉戰國家隊陣營的「將來網路銀行」籌備處執行長劉奕成,在 Facebook 上更新了大頭貼,「現階段要 fight(打仗),」他寫道。

去年底金管會正式公告申請純網銀的「遊戲規則」,言明只會開放兩張執照,表態競逐的三大團隊背後主導的非金融代表包括中華電信、LINE 集團、日本樂天銀行等,又以被稱為「國家隊」的中華電信陣容最為浩大,包括劉奕成和將來網路銀行內定總經理梅驊,1 月就在個人 Facebook 上廣發英雄帖,徵才網頁更大張旗鼓地公告由「中華電信、兆豐銀行、新光金控、全聯實業」共同邀請,就是要讓應徵者吃下定心丸。

張兆順提議  由非金融業人才主導純網銀

兆豐銀行董事長張兆順對財訊透露,在籌設國家隊純網銀開會時,他提出未來國家隊的純網銀最好多借重其他產業專才,不要讓原本金融業的人主導,純網銀經營才會有新意。中華電信董事長鄭優聽到這話時也表示認同。四大主要股東已大致分工,全聯負責通路,兆豐銀行負責金流,中華電信掌管資訊流,壽險強項的新光金控則負責產品。

去年上半年,各大陣營發起人還在摸索主管機關的心思、積極向他山之石取經,甚至彼此諜對諜,就怕正在醞釀的商業模式被說破;但隨著股東逐漸到位,包括外部合作的顧問機構、技術團隊和經營團隊人事也逐漸明朗。

市場人士形容,過去一個月金融圈「搶人大戰」的激烈戰況難以想像,雖然純網銀重視跨業合作的混血基因,但畢竟執照是特許,金管會相當重視資安、洗錢防制及金融消費者保護,「農曆年前根本很難挖,要找到有金融專業、又有創新思維的人才,就這麼一丁點,即使是金融業股東派過來的,也要擔心落選即失業,回不去原本崗位。」他直白點出找人才的焦慮。

據了解,LINE Bank 一個月前原本就內定,由大股東台北富邦銀行派出執行副總經理黃以孟出任未來純網銀董事長,但後來 LINE Pay 被盜刷,卻拒絕提供檢方資料的負面新聞,造成形象大傷;金管會主委顧立雄面對媒體,更撂下狠話說,若不改善,來申請純網銀必定「扣分」。

一來為亡羊補牢,二來是業界盛傳總經理若不是來自台灣金融業,就拿不到牌照,1 月 7 日,LINE Bank 也正式宣布,黃以孟出任籌備處執行長職務。

中華電信持股 30% 主導的國家隊陣容和隊形最完整,兩大主將劉奕成與梅驊都有豐沛的人脈和金融經驗,梅驊是永豐銀行電子金融處前處長,更有電商從業實戰經歷。除了電商、金融和零售股東,國家隊也傳出外資花旗銀行、電商龍頭網家及悠遊卡擬投資,人脈錢脈都不是問題。

LINE Bank 陣容也不遑多讓,金融業四大夥伴包括北富銀、聯邦銀、渣打銀和中信銀,電信業則是台灣大哥大,也是本土、外商銀行加電信業,加上 LINE 的電商和社群行動入口優勢。

持股 25% 以上  要先出具財務承諾書

樂天銀行隊則和國票金控結盟,雖相對聲勢較弱,但溝通上較無雜音,國票金旗下沒銀行,幾乎是全力以赴,樂天銀行則有日本金融廳支持,對人事保密到滴水不漏。

顧立雄開放純網銀的目的就是希望透過「鯰魚效應」,刺激銀行業創新;從兆豐銀行和中華電信兩家公司董事長的談話中,他們都想以非金融背景的人主導純網銀的運作,可以預計銀行業經營模式必定出現嶄新的變化。

攤開遊戲規則,金管會此次特別要求大股東提供財務承諾書,承諾未來若財務上出現困難時,大股東必須允諾增資來強化財務體質。

金管會官員解釋,純網銀中只要持股 25% 以上的大股東,均須出具財務承諾書。最特別的是,金管會也要求申請純網銀者,須先提出「退場計畫」,也就是要提出未來若純網銀無法經營時,各大股東要如何退場以及善後的計畫。外界戲稱,此為要求純網銀申設者預先提出「純網銀的遺書」。

據了解,由於金管會規定,純網銀中金融業股東總持股要達 40%,且其中須有一家金融機構持股達 25%,所以,將來若純網銀中持股 25% 的金融業大股東想退場,股權若賣給非金融業的企業,則金融業總持股將低於 4 成而違反規定。因此,金融業大股東想退場只能找其他金融業接手,這是一個相當大的限制。

▲ 將來網路銀行籌備處執行長劉奕成指出,現階段要打仗了。

從金管會發布的純網銀評分項目來看,有關財務能力及負責人適格性以及風險控制等項目,目前想申請純網銀的 3 組團隊應都可應付,關鍵在於「營運模式可行性」。這個項目的評分比重達 40%,目前各團隊都表示,正積極研擬可行的營運模式,但不便透露細節。

純網銀申設  勝出關鍵在經營模式

台灣金融研訓院金融研究所所長林士傑指出,國外的純網銀經營模式主要在科技創新及客戶體驗,但台灣的純網銀則著重在異業結合,希望擴大股東成員結構,增加不同的客戶群找出新的商業模式。

國家隊純網銀的主要股東有中華電信、兆豐銀行、新光金控以及全聯,而 LINE 的團隊則有台北富邦銀行、台灣大與遠傳,至於樂天的團隊另一個重要股東為國票金控。從這 3 組團隊的股東結構來看,很明顯就是想以異業結合擴大客戶基礎,開創新的經營模式。

林士傑指出,《洗錢防制法》嚴審個人新戶,純網銀面臨的第一個難題,就是如何克服客戶在網路上開戶的技術,以快速增加客群。對此,PayEasy 前總經理林坤正指出,幾年前中國微信在開設微眾銀行時,透過在網路發紅包的方式,短期內就找到上億人的新客戶,就是令人耳目一新的妙招。

純網銀是台灣繼 30 年前開放新銀行後,再次開放的銀行執照,純網銀透過異業結合,擴大客戶基礎後,若能有效觸及以往傳統銀行無法接觸到的客群,獲利的機會相當大。既有金融機構面對威脅,也紛紛積極拋開傳統框架拚創新,台灣金融業已掀起滲透你我日常生活的大革命,未來誰能讓人最有感,就有機會立於不敗之地。

(本文由 財訊 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