緯穎大爆發,緯創持股卻減半的祕密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3 月 10 日 0:00 | 分類 伺服器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2 月 21 日興櫃股王緯穎盛大舉辦上市前法說會,以最近的收盤價約 360 元計算,緯穎市值高達 540 億元,已與母公司緯創的 600 億元相當接近;只不過,緯創股價才 21 元,竟然還低於淨值。緯穎占全球 ODM 直銷伺服器 29.5% 市占率,包括英特爾、博通、希捷、三星等高層都來參與,現場冠蓋雲集。當天投資人及法人擠得人山人海,即使提早 20 分鐘到,還要排隊才能進場。

緯穎是雲端、大數據熱潮背後的伺服器製造商,雲端服務是近年來最熱門的科技應用,亞馬遜、蘋果、Facebook、Google 等科技大咖絕對必備,緯穎在 2012 年成立,全名是「緯穎科技服務公司」,負責伺服器的設計及銷售,當年股本才 1 億元,相關的硬體代工,都由 ODM 經驗豐富的母公司緯創負責。

緯創加持緯穎,5 年業績成長 40 倍

隨著雲端趨勢火熱,緯穎的業績吃下大力丸,如火箭般飛奔成長,從 2014 年起逐年為 46 億元、108 億元、317 億元、856 億元,到了 2018 年,已經飆到 1,810 億元,5 年內業績成長近 40 倍;EPS(每股稅後純益)也由 2016 年的 4.46 元,到 2018 年前 3 季 29.62 元,法人估計全年約 34 元,這樣的成長速度絕對傲視群雄、誰與爭鋒。

不過,緯穎有超過九成業績集中在兩大客戶,業界都知道就是微軟和 Facebook,代工組裝廠就是緯創,客戶加上產品供應商單純到不行,3 根指頭就數完了,卻能創造出 1,800 億元業績,商業模式不是一般新創公司可以模仿。

奇怪的是,隨著緯穎業績猛爆式成長,緯創的持股比率卻快速地下降,從 2012 年的 100%,目前只剩下 51.2%,即使加上投資公司,綜合持股比率也僅 57.46%。

問題來了,為何緯穎這樣的金雞母,緯創卻在黃金成長期,一步步放手?誰接走大量股權?用什麼管道及價格?

神祕的現金增資,緯創放棄部分認股權

觀察緯穎的股本膨脹過程,從 2012 年的 1 億元,到目前的 15.2 億元,主要有三大組成:現金增資、盈餘轉增資、員工認股權。最大的關鍵就在 2014 年,緯穎先以每股 18.1 元辦了 2 億元現增,接著再配發前一年股票股利 2 元,股本快速由 1 億元增至 3.6 億元,此時,緯創的持股比率已由設立時的 100% 降至 66.72%。

2014 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2 億元的現增案是怎麼回事?

相關資料顯示,事情是這樣的,2014 年 4 月緯穎決定要現增 2 億元,價格以淨值為參考,訂在 18.1 元,以營收、淨值來看,緯穎的營業額正快速成長,從 2012 年的 3 億元,10 倍速成長到 2013 年的 47 億元,且公司有獲利,淨值參考才能有 18 元。

現金增資共 2 萬張,保留 15% 給員工認購,緯創依持股比率可認 16,150 張,卻放棄部分的認購權,只認股 10,517 張,其餘由董事長林憲銘(首圖)洽特定人認購。

誰,是特定人呢?主要是緯創集團內一定職階以上的員工及親屬,也包括身為執行長的林憲銘,他認購 1,500 張,公發書記載的原因是「緯穎才設立 2 年,承受風險相對大」、「有助於凝聚員工向心力」。

就在 2014 年現增完成後,緯穎 8 月配股 2 元(2013 年盈餘分配),外加上員工紅利轉增資,使緯創持股降至 66.72%,股本也從 1 億元變成 3.6 億元。

令人好奇的是,如果說緯穎經營風險大,母公司因「高投資風險實不宜讓緯創股東承擔」,放棄部分認股權,那又為何要讓緯創高層員工和親屬承受風險?難道這些個人比總市值 600 億元的緯創更能承受風險?

林憲銘親屬參與釋股,「個人股東」成了最大贏家

總之,緯穎 2015 年迎來更大的成長,營收突破百億元,也配發優厚的股利,包括 4 元的股票股利,讓之前參與現增又除權的「特定人們」,股票大豐收。

到了 2016 年 7 月,緯穎再辦了一個現增,即使 2015 年的 EPS 高達 6.53 元,還是以淨值為參考,現增價為 20 元,換算本益比為 3 倍。

即使現增的條件優厚,緯創和上次一樣,又放棄了部分認購權,讓董事長洽特定人認購,幸運的特定人是誰呢?答案是「緯創及轉投資公司之員工及親屬、緯創 100% 子公司」,更有意思的是,特定人還包含了林憲銘的一等親認購 245 張,原因是「對公司未來長遠發展深具信心的具體表現」,這筆股票如果抱到現在,含配股後的價值已經高達億元。

回頭來看,緯穎在營收、獲利大成長之際,股本大膨脹,緯創的持股卻一直下降,2014、2016 年 2 次現金增資,緯創都放棄了部分認購權。

巧合的是,因為緯創認購緯穎的金額都在 3 億元以下,未達重大投資案的認定,可事後再向董事會報告,或以臨時動議案提出;惟承銷商對此認為「其釋股決策尚屬適法」。

緯穎從成立至今不過 7 年多,營收及獲利皆飛速成長,如今風光上市,又成為興櫃股王,只不過回溯其釋股過程,緯創如今綜合持股僅剩 57.46%,緯穎個人股東持股卻高達 36.65%,從前 10 大股東名單看來,多為緯創前高層員工,關聯度令人好奇。

值得深思的股權變化,肥了緯穎,瘦了緯創股東?

以緯穎所在的白牌伺服器行業,客戶集中在Google、Facebook、亞馬遜、微軟等客戶,且高單價零件如 CPU(處理器)、記憶體模組、硬碟等,多是客戶指定,雖然機櫃的單價高達數百萬元,但是硬體設計組裝利潤率實屬有限。

緯穎去年前三季營業利益率為 4.05%,以一家沒有工廠,且標榜「設計、銷售」的企業,稱不上高利潤,緯穎高 EPS 主因年營業額高達 1,800 億元。而回頭想想,如果沒有母公司緯創一年營業額 8、9 千億元的支持,兩大客戶會輕易下大訂單嗎?

再看母公司緯創,最大股東就是宏碁持股 1.93%,其次是退撫基金 1.75%、董事長林憲銘 1.53%,股權十分分散,目前股價還不到淨值,個人股東多達 16 萬人,持股在 10 張以下者又有 14 萬人,多為力量微弱的散戶。

緯穎的釋股過程,在高速成長期,現增以淨值訂價,再配發股票股利,使股本大幅膨脹是事實,是否合乎資本市場的情、理,對緯創股東是否公平,這些問題都值得投資人深思。

(本文由 財訊 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