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 上市販售未來願景,三大因素成決勝關鍵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4 月 15 日 12:46 | 分類 共享經濟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Uber 去年收入為 113 億美元,大部分營收來自出租車預訂應用程式,UberEats 比例也在增加,但是2018 年營運虧損達 30 億美元,10 年中 Uber 已經燒掉 79 億美元,成為歷史上虧損最大的科技公司,公司甚至已承認因折扣與激勵措施和新技術投資,未來將繼續虧損,然而風險投資公司為何還是挺 Uber?



Uber 不只虧損驚人,且成長正在放緩。2018 年第 4 季營收只年增 21%,相比第 1 季有 69%。即使如此,上週 Uber 申請首次公開募股 (IPO) 時透露市場估值將高達 1 千億美元,潛在發行價定在每股 48 美元到 55 美元之間。英國電訊報 (The Telegrape) 分析認為,即使 Uber 占有全世界的出行與外賣服務,也可能不足以證明估值的合理性。

The Telegrape 認為,至今 Uber 的成功取決於一系列社會經濟變化,包括從金融危機後誕生,由於經濟衰退帶來失業和就業不足背景下,讓 Uber 有穩定的司機供應,且願意在沒有多少福利的情況下做辛苦工作。2014 年油價持續下跌也是一個助力,讓 Uber 可以在沒有太多抱怨下減少付給駕駛的薪水。

Quartz 認為,Uber 其實沒有什麼創新技術與服務,能夠上市吸引巨大目光其中很關鍵的因素是背後有風險投資者的龐大資金,這些投資讓 Uber 透過將低費用來吸引用戶,雖然這些優惠給城市富裕人口帶來很多方便,但卻也反映困擾美國經濟的更大問題。

報導認為,矽谷領導的企業家精神應該是美國創新和未來繁榮的引擎。相反地,風險投資產業和燃燒現金的新創公司傾向於浪費資金和人力資本資源。雖然還是有一些企業是仰賴創新服務與技術佔領市場,像是 Facebook 與 Airbnb 、Netflix 等等,但是目前大多數科技新創公司的成長只是因為矽谷資金讓他們可以透過削價競爭來排擠競爭對手,同時帶來降低工資和讓員工承擔更多風險等負面影響。

至於為什麼風險投資公司敢對沒有可持續競爭優勢的公司下賭注,一個原因是公開上市是讓風險投資資金兌現,卸下高價股票的最終方式。透過 IPO 吸金,必須出售一個足夠吸引人的未來故事,幾個季度之後,當公司未能實現利潤時,股票價格會回到現實狀態,讓小投資者不知所措。

而 Uber 販賣的未來故事必須仰賴三大社會經濟因素,一個是快速城市化,Uber 的駕駛網路遍布城市,代表有智慧手機的乘客都能隨時叫到車。今天,世界上 55% 的人口居住在城市,預計到 2050 年這一數字將達到 68%。第二個因素將是人們願意放棄自己的汽車並完全依賴其他形式的交通工具的程度,其中 Uber 可能是其中之一。第三個趨勢將是自動駕駛,現在 Uber 絕大部分成本來自駕駛,而不是企業本身,自動駕駛技術將能替 Uber 省掉大部分成本。

簡言之,支持 Uber 並不是對公司本身的信任投票,而是對一個完全不同的未來的賭注。如果真的能實現,那麼今天的損失無論多大,似乎都無關緊要。但如果投資者對未來失去信心,對 Uber 的失望也會隨之而來。

(首圖來源:Flickr/Stock Catalog CC BY 2.0)

關鍵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