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收購 EMI 失敗歷程,投資家:小遭霸凌,大更成功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6 月 17 日 8:15 | 分類 公司治理 , 職場 follow us in feedly


只要有人類群體的地方,就有霸凌存在,人們總是天生會群起排斥群體中的異類,儘管現代各國家都努力要防止霸凌,但是霸凌還是普世存在,許多人強調霸凌對遭霸凌者的傷害,不過,或許有時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收購 EMI 失敗後東山再起的投資家蓋‧漢茲(Guy Hands)小時候也是霸凌受害者,但他認為,之所以有日後的成就,正是因為遭受霸凌讓他有更強的上進企圖心。

蓋‧漢茲來自英國前殖民地辛巴威,3 歲的時候從辛巴威來到英國,與英國學生處處不同,他又有嚴重的誦讀障礙,跟同學更是格格不入,一到學校馬上成為霸凌目標,1960 年代到 1970 年代的年輕歲月,都在慘遭霸凌中渡過,到 9 歲時,遇上沒有經驗的代課老師,管不住課堂秩序,霸凌情況越演越烈,蓋‧漢茲忍無可忍終於爆發,結果是「翻桌」扛起桌子砸在同學身上。

這起暴力事件後,蓋‧漢茲轉學了,離開主流教育體系,來到特殊學校就讀,特殊學校本來應該更有專業能處理這樣的問題,但這 2 年期間,問題仍是越來越嚴重,最終演變成班上有同學意外或有意想淹死他,導致他住院 4 天。但如今 59 歲的他,回憶如此悲慘的童年時,他認為,就是因為這樣的童年經歷,才讓他有了強烈的上進動力。

身為移民,往往覺得自己格格不入,沒有歸屬感,為了向社會證明自己而加倍努力,這種例子並不罕見,蓋‧漢茲又有嚴重誦讀障礙,在鋪天蓋地的霸凌下,若不掙扎求生,就只有死路一條,而他也因此奮鬥出一條生路。

11 歲時他的人生有了轉機,離開特殊學校來到文法學校,他的誦讀障礙仍然持續,物理更只得到 E,但是經濟學表現卓越。18 歲時,他雖然成績不如人,仍決心申請進入牛津大學,第一志願是牛津大學基布爾學院,馬上就遭拒絕,第二志願是牛津大學曼斯菲爾德學院,根本也沒請他去面試,但他不請自來,面試官直接趕他回家,說若是學院要他,就會通知他,要他在家等消息,而蓋‧漢茲很邏輯性的判斷:要是真的回家去,一定等不到消息。於是,他就在曼斯菲爾德學院外露宿,直到幾天後,學院因為同情他而給了他一次面試機會,而他竟然就因此錄取了。

在牛津就學期間,蓋‧漢茲就開始經營第一個事業,雇用英國各大城市的學生,挨家挨戶推銷畫作,這門生意經營得不錯,最高峰期雇用了 65 人,更幫他賺到了買人生第一棟房子的錢,但是接著他就犯下嚴重財務錯誤,買下一棟 4 萬英鎊的店面,負擔超過自己的能力,造成嚴重財務危機,他向職涯顧問求助,結果對方建議他聲請破產,不然可能會一輩子都要背債。

「自己可以決定要如何應對霸凌」

蓋‧漢茲不認為年紀輕輕就破產是個好主意,寧可好好還債,於是,他問:哪家公司薪水最高,對方答覆是高盛(Goldman Sachs),於是他拚命擠進高盛,1982 年,他以 23 歲的年輕之姿進入高盛英國倫敦辦公室,成為交易員。在高盛,他善用自己對生意的直覺,總是能發掘好的投資機會,因而很快升遷,擔任主管時,他晉用的下屬也與眾不同,當時華爾街的主流是晉用急功近利、嗜酒成性的白人男性員工,他卻都挑選多元出身、聰明的技術「宅」員工,不飲酒作樂,反而是以從資料中找出投資優勢為樂,這樣的團隊讓他在高盛無往不利。

在高盛 12 年後,他在 1994 年轉到野村,又過了 8 年,2002 年,他自立門戶,成立自己的投資基金 Terra Firma,沿用他過去的投資智慧,很快獲得成功,但成功也讓他沖昏頭,他原本的投資成功方程式,是謹慎挑選精算風險,只冒小的風險,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但是成功多年之後,身邊的人不斷讚揚,讓他逐漸對自己產生過度自信,失去戒心。

這時,EMI 在唱片界受到數位衝擊的大潮流下陷入危機,蓋‧漢茲原本不會對這個風險過大、超過自己風險承受能力的目標感興趣,但是在連續成功、周遭吹捧的氛圍下,大頭症發作,認為自己有能力搞定這筆大生意,他的主要往來金融機構是花旗集團,花旗也給他樂觀的建議,然而那是在最糟糕的時機買下最不恰當的公司,2007 年正值全球金融危機前夕,EMI 面臨的數位轉型潮流也方興未艾,Terra Firma 買下 EMI 之後很快周轉不靈,最終只能把 EMI 賣給債權人花旗。

過程中蓋‧漢茲本人損失 1.56 億英鎊。蓋‧漢茲認為花旗失職,誤導他進行收購,為此日後兩次向花旗提告,但全都敗訴。多年之後,蓋‧漢茲自我反省,認為他在 EMI 收購案中拋棄了過去謹慎挑選精算風險的成功模式,周遭人都吹捧他無所不能,他雖然沒有盡信這些阿諛,卻也產生過度自信,以至於發生此次極差的風險管理。這次嚴重失敗對他產生重大打擊,直到 9 年後他才擺脫陰霾。

如今 Terra Firma 已經恢復穩健經營,旗下資產達 47 億英鎊,投資標的包括麥當勞北歐部門、可再生能源公司、不動產公司、航空公司等。蓋‧漢茲也大方捐助慈善機構,並回饋數百萬英鎊給母校牛津大學曼斯菲爾德學院,讓曼斯菲爾德學院能增加更多名額給出身公立學校的學生,他的捐款使得曼斯菲爾德學院成為牛津大學中公立學校學生比例最高的學院。

英國誦讀障礙協會十分讚揚蓋‧漢茲公開闡述自己有嚴重誦讀障礙的過去,表示這樣的成功案例,有助於社會改變對誦讀障礙者的觀感,希望更多有誦讀障礙的企業領袖能夠跟進他的腳步。

至於過去霸凌他的同學,蓋‧漢茲並不記恨,他表示這些同學只是對不了解的事物產生人類正常的反應:心生恐懼,同學們很可能認為他是個威脅,雖然沒有實質上的危險,但心理上感到被威脅,於是就自然的做出排斥反應,他實在也無法怪罪他們,當年的同學只是小孩子,他們就是會有那樣的反應,但是他自己可以決定要如何應對霸凌。在求學階段,他的反應方式是以暴制暴,顯然失敗,不過,最終他選擇了自我實現,化阻礙為前進的動力。

(首圖來源:達志影像)

關鍵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