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想彎道超車?ARM 五關封阻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6 月 23 日 9:00 | 分類 AI 人工智慧 , 晶片 , 汽車科技 follow us in feedly


安謀(ARM)停止和華為合作,讓全世界半導體產業為之震動,也再次證明這家公司在半導體產業的龍頭地位。

今年的台北國際電腦展上,安謀的競爭對手 RISC-V 也積極串連,這是一個利用開放平台,開發半導體運算技術的新技術陣營。去年上海市首次公告政策,鼓勵相關產業發展,中國也成立兩個協會,廣邀各國好手合作,想在 AI 和異質運算的時代,彎道超車。

5 月 28 日,安謀 IP 產品事業群總裁雷內‧哈斯(Rene Haas)在君悅酒店接受《財訊》專訪,他首次分析安謀如何看待新競爭模式帶來的挑戰,他也攤開安謀在 AI 時代繼續幫助客戶獲利,擴大影響力的策略藍圖。

▲ 安謀 IP 產品事業群總裁哈斯(Rene Haas)(右),和安謀車用暨嵌入式產品總經理凡卡妮(Dipti Vachani)(左), 接受《財訊》專訪,深入討論安謀的商業模式。

3 大市場!汽車、資料中心和手機

採訪一開始,我們先討論安謀對未來半導體市場發展的看法。

「你們認為,接下來成長最大的 3 個市場在哪裡?」《財訊》記者問,哈斯分析,「汽車市場會很大,資料中心、手機在內的終端裝置,會是 3 個最主要的成長市場。」

負責汽車市場的總經理凡卡妮(Dipti Vachani)補充,以汽車市場為例,晶片種類也愈來愈複雜,「汽車裡搭載的晶片數量成長速度遠超過汽車銷售的成長率」,他們預期,在自駕車出現之前,更多智慧汽車服務會先出現大成長,共享汽車的追蹤,或是管控汽車使用範圍的「地理圍籬」服務,會愈來愈普及。

汽車需要的運算也遠比過去複雜,以前是一顆處理器就解決,現在,汽車有鏡頭拍回來的影像,有感應器傳回的資料,因為需要做的工作更多,反應要更即時,必須加入專為圖形、人工智慧的新型處理器一起協調合作,半導體的世界變得更加複雜。

手機也是如此,哈斯解釋,「現在有 8 成 5 的手機是用通用處理器執行 AI 功能,這件事很快就會改變」他認為,一支手機用的處理器核心,在過去 10 年,從 2~3 個,成長到 16~18 個。手機出貨量目前雖然持平,但手機功能的競爭卻更加激烈,對運算和省電效能的需求,只有愈來愈高。

5 大關卡!開放社群還有長路要走

安謀稱霸手機半導體世界,哈斯表示,安謀不是公開上市公司,說安謀市占率下滑,他質疑「數字從何而來」。軟體銀行去年還宣布 2023 年,要讓安謀再次上市,這家公司仍有強烈企圖心,在 AI 時代繼續稱霸,同時挑戰伺服器和 PC 市場。從他的談話中,可以感受到,對手想挑戰安謀,還有至少 5 關要過。

第 1 關:誰能讓半導體可控可管?

「近來中國大力支持 RISC-V,因為這是一個開放的平台,讓半導體的技術變得可控可管,你們怎麼看?」我們開始拋出問題挑戰,但安謀的主管並不這麼覺得。

「我們先忘記 RISC-V,我們談開放原始碼(Open source)」哈斯說,開放社群的運作本質是,每個人都可以下載技術資料,創造出自己滿意的創新,再上傳給其他人,基於自己修改過的版本,繼續創新。他認為,當每個人都可以修改,就意味著「沒人能控制」。

「但是,紅帽不就在做這樣的生意嗎?」《財訊》記者繼續追問,因為,紅帽是全世界唯一做開放源碼生意,做到上市掛牌的公司,紅帽也推出經過自己認證過的 LINUX 版本軟體。

誰來負責?多頭馬車沒人統合認證

「紅帽是在服務的基礎上,建立他們的商業模式,他們負責修補問題,做支援。」哈斯說,「但在 RISC-V 陣營裡,沒人做這樣的事,沒人做維護核心的生意。」換句話說,開放雖然能召喚各路人馬,但是東一點西一點的創新,沒人替這批人做出來的東西認證把關。

凡卡妮補充,設計一顆晶片,「你可能會花 2,000 萬美元開發一款產品,再花 2 億美元生產,如果不一次成功,除了損失錢,還會損失及時讓產品上市的時效」,她透露,她在 IC 設計公司工作時,設計原則之一是,一顆 IC 裡,不能擺進超過 3 個未經驗證的 IC。「不確定性太高了」,哈斯說,「硬體產業跟軟體有很大不同」。

第 2 關:誰來付驗證成本?

但在網通產業,不是有很多開放硬體計畫成功的案例,由基金會把關驗證,為什麼開放概念在 IC 設計上就行不通?

「在網路設備的領域有很多開放源碼的計畫在做」,哈斯解釋,但在網通產業,這些重大的改變,主要是發生在軟體上,硬體只是一個載具。就像 PC 和 WINDOWS 的關係,就算有問題,只要修改一下軟體,就能解決。但在 IC 設計產業,如果把錯的設計放進 IC 裡,「你就完了」,因為沒人能把 IC 裡寫錯的軟體拿出來。

更大的挑戰是,驗證的成本很高。「我們集團裡有超過 3,500 個工程師在設計產品,但我們設計一款 CPU 或 GPU,驗證的人比設計的人還多」,必須要投入很多的成本,「去確定這個 IP 是有效的,製程愈複雜,投入的資源就愈多。」哈斯指出。

▲ 智慧城市正在帶動新一波物聯網應用。

第 3 關:誰來經營生態系統?

安謀最特別的地方是,這是一家經營生態系統的公司,能不能讓每個參與的人都拿到適合的工具,在市場上賺到錢,是經營的一大挑戰。

▲ 安謀看好 VR 終將會普及,今年台北國際電腦展上安謀 首次展出無需連線,即可獨立運作的 VR 裝置。

例如,安謀設計出新 IP 之後,還要替下一關的程式設計師煩惱,AI 晶片更加複雜,這群人手上拿到的工具,能不能順利開發產品,安謀因此不只投資做 IP,還投資 IC 設計相關的軟體工具,免費提供給所有人使用。

像在汽車市場,一個新的技術經常要花長時間認證,「我們要煩惱很多事,確定 IP 準備好了,還精細調整下一個處理器的節點、工具和流程,以及確認軟體函式庫,才能讓我們的客戶即時把產品送上市場。」凡卡妮說。安謀還有專門和晶圓代工廠、EDA 設計工具合作的團隊。

經營生態系統有很多細節,像考慮產品發展的相容性,如果客戶在低階產品成功,想做高階產品,舊的設計最好能和新設計相容,但在開放原始碼的發展經驗裡,為了創新,新版本軟體未必和舊版本相容,過去的投資有可能因此泡湯。

第 4 關:價格競爭

價格,也是兩個陣營競爭的重點訴求,外界批評安謀太貴,認為開放社群可以用低成本進攻物聯網和 AI。面對這個問題,安謀的主管表示,他們也可以免費讓 IC 設計公司使用他們的 IP。

「我們有個計畫叫設計之星(Design start)」,凡卡妮說,只要上網登錄,就可以免費開始用安謀的入門級產品開始設計 IC,「不用付錢,等產品交付生產,才需要討論權利金的問題,」她透露,安謀目前有 5,000 個客戶參與這個計畫,「其中 450 個已開始生產」。

第 5 關:誰能化繁為簡?

不管是 RISC-V 陣營,還是安謀,所有人都看到,AI 和多種晶片的異質整合運算,是半導體產業的未來,如何處理複雜度,降低成本,是一大挑戰。

單一平台!面對圍攻安謀打整合戰

安謀的做法是推出一個叫 Total Compute(全面運算)的概念。哈斯解釋,當晶片變得愈來愈多種,搭配的人工智慧平台也很多元,相關的軟體設計就更加複雜,但是,不管是手機、汽車還是資料中心,新增的工作其實都類似,都有人工智慧的需求在裡面。安謀的做法就是打造一個統一的開發平台。

▲ 安謀在 2019 年台北國際電腦展上,首次展出自家的大數據分析平台。

「我們很重視 Total Compute 策略,因為這可以應用在我們參與的每一個市場」,哈斯說,抓住開發者的需求,「非常重要」。當開放社群發動螞蟻雄兵圍攻,安謀卻是再次整合自己,用更高的整合性應戰。

競爭代表商機,AI 和物聯網晶片將是下一個熱點,不管有沒有中美貿易戰,都會有人站出來挑戰安謀的地位,從制高點看懂這場戰爭,才能掌握 AI 和物聯網晶片的大機會。

(本文由 財訊 授權轉載)

關鍵字: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