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經手 500 億作品,藝品神祕保鑣曝光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7 月 08 日 8:30 | 分類 公司治理 , 財經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5 月 17 日清晨 7 點,11 位穿著黑色 Polo 衫的師傅,正忙著從南山廣場卸貨區,把一件件畫作搬到 3 樓展覽廳。師傅戴上白手套,小心翼翼從箱子拿出畫作,兩人從兩旁抬起畫,一人爬上樓梯、吊掛鉤,還有一人站在 2、3 公尺遠的雷射水平儀旁指揮:「右鉤往上移 2 公分,左鉤往外移 0.5 公分……」

這張畫,是藝術大師趙無極的油畫《他方》,價值約 2 億元,掛好後,師傅開始打燈,特意用黃光讓畫面觀賞起來感覺更舒服。這是全球第三大國際拍賣行富藝斯(Phillips)的拍前預展,同場展出的,還包括奈良美智、安迪‧沃荷等人作品,總市值超過 9 億元。

這群黑衣人是翔輝運通員工,也是近來台灣各式藝術展覽背後最常見的神祕團隊。他們一手包辦藝術品報關、運輸、布展與卸展,是這些藝術品的最佳「保鑣」。

「我們每年運送的藝術品,大約有 3 萬到 5 萬件,市值超過 500 億!」翔輝運通董事總經理黃澤民(見首圖)說,翔輝去年營收逾 2 億元,是台灣專做藝術品物流中規模最大,包括蘇富比、佳士得、故宮博物院、台北市立美術館等單位,甚至元大文教基金會董事馬維建等蒐藏家,都是翔輝的客戶。

聚焦高門檻藝術物流
報關、包裝、布展全包辦

中華民國物流協會理事長王清風說,台灣物流公司有數千家,專門的藝術物流公司卻只有十幾家,主因是藝術品總貨量不多,又常牽涉到包裝、報關等特殊環節,專業門檻較高,當然,藝術品價值高、運送風險大,相較一般物流,獲利空間也較好。

黃澤民原本在外商物流公司工作,2005 年加入翔輝,決定將業務聚焦在藝術物流,「我們一開始先鎖定公部門標案,在 2007 年就拿下七成公部門標案」,打出名聲後,再開始順勢搶入拍賣行、畫廊、博覽會、蒐藏家等市場。目前在台灣約有 45 個員工、香港則有 15 人。

翔輝能崛起,靠的是把「勞務」生意變「服務」,比如,它能處理大規模跨國運送藝術品。「我們在全球有近 300 個合作物流 agent(代理商),公司有 5 個人分時區在維持跟 agent 的關係」,黃澤民說,而且在台灣、香港都有自己的倉庫。熟悉跨國展覽的獨立策展人胡永芬說,跟國外館方合作時,通常對方會有指定的物流公司,幾乎所有公司,翔輝都有跟他們合作,這讓展覽主辦者省下不少麻煩。

整個運送過程中,處處都是眉角,都需要細工。

曾運米勒《拾穗》
怕傷顏料,包裝用 3 層木箱

翔輝曾運過米勒《拾穗》跟《晚禱》兩件名畫,「這類作品會訂製 3 層木箱,裡面還有緩衝材、發泡綿軟墊、海綿襯墊等等;畫包好了,還會用吸水紙、塑膠布、網袋,固定在飛機的行李盤,進飛機之後,再用扣環固定,這叫做『打盤』。」黃澤民說,打盤若沒做好,可能會因飛行期間震動,造成畫作顏料損害。

為了分散風險,畫作要搭不同航班來台,落地後,翔輝再出動有溫控氣墊的卡車接畫,車內溫度保持在攝氏 18 到 22 度,避免太冷、太熱或大力震動,造成油畫的顏料損傷。還得協調航空警察隊、國道警察局、台北市警察局等三方來押運。抵達展覽現場後,靜置 24 小時再拆箱,避免名畫因壓力跟溫度變動而表面龜裂。

拆開作品包裝之後,是另一道工的開始。

翔輝要掛畫,並負責打燈。最資深的員工陳益單,師承燈光大師何仲昌,他說明,打燈首先要看場地的牆面顏色,白牆不打白燈,以免刺眼,再是看作品顏色,通常深色作品打白燈、淡色作品打黃燈;如果是很大幅的畫,則用左燈打右邊、右燈打左邊,交叉呈現,讓觀賞起來感覺更舒服。

富藝斯總監李美玲說,布展分秒必爭,因為展場租金很貴,物流公司提供的布展服務與速度,會變得很重要。

客戶有私人蒐藏家
要派熟面孔,還得防滴汗

他們還有到蒐藏家家裡運畫、掛畫的服務。陳益單說,有不少蒐藏家會每個月或每季更換展示在客廳的藝術品,事前,他們得先跟管家確認所有細節。

現場也有注意事項,「蒐藏家非常注重隱私,最好派熟面孔去,脫了鞋子也要戴腳套;夏天難免會流汗,毛巾要隨身,汗千萬不能滴下來!」陳益單說。

有時運骨董,客戶會要求要先拜拜,這時就得朝展場外或家門口拜拜、燒銀紙。陳益單說,他也曾搬過稱為台灣國寶的「柯象木乃伊」(註:晚清人物,至今肉身不腐),像這種就要先擲筊,而且要戴醫療用乳膠手套,才能完全隔絕搬運者跟木乃伊,保護雙方,「所有的藝術品,都要當做自己的東西看待,有這個心態,才會做好。」

黃澤民細算,從接單到案子結束,總共有一千多個工作細節,「我們就把工作拆解做 SOP(標準作業流程),把 KPI(關鍵績效指標)訂出來,還轉化成教育訓練內容。」

6 年前開始,翔輝開始做「飯店服務」,包括寒舍艾美、寒舍艾麗、文華東方等,都是它的客戶,這些飯店會定時更換展示的藝術品,翔輝就負責存倉、上架、清潔與維修等,「如果(要掛的)比較高,就要出動高空作業車,整個外包給我們,飯店也比較方便。」黃澤民說,如今台灣飯店結合藝術的比例越來越高,這是成長中的市場。

每年加薪、分利
固守藝術物流根本:人

細膩的操作,需要高品質人力,黃澤民的做法是,分利。「我告訴大家,事情做好一點,從『勞務』進化到『服務』,大家的待遇就能比同業高,每年都調薪,也有人年薪破百(萬元)!公司同仁的平均年資在 8~10 年,流動率低於 10%。」

為了深耕藝術圈,黃澤民不但自己持續蒐藏、在拍賣會買畫,也將內湖倉庫撥出空間來展示畫作,甚至在今年初的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舉辦 VIP 之夜,邀請熟識的蒐藏家與藝術機構參與,展現人脈。

當然,翔輝成在專業力,挑戰也在專業師傅的斷層。黃澤民坦言,翔輝這幾年來陸續有 3 個人自己出去創業。為求因應,他一方面持續招募新生代培養;另一方面,也尋找新的獲利可能,例如把工作流程內容更具體輸出、商品化,這份工作流程教學,前陣子以 100 萬人民幣的價格,賣給中國同業。

翔輝的崛起過程中,看著同業開始做其他品項的物流、或做起搬家業務,黃澤民卻沒有動搖過。對他而言,把別人不專注的小事努力升級,就是機會;而把別人做不到的事情專心做好,則是利基,這是最寶貴的競爭力。

(作者:黃啟菱;本文由《商業周刊》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