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債出現可能引發市場崩盤的「反向收益率曲線」,美聯準成為撥亂反正最後希望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7 月 09 日 13:04 | 分類 國際金融 , 理財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近幾個月持有大量部位的債券市場多頭可能面臨利率的痛苦逆轉。摩根大通(JPMorgan)表示,與 2013 年和 2016 年一樣,今年稍早在平靜的市場條件下,大量持有美國國債及其他主權債務部位的債券市場多頭,有可能會全都急著退場,進而加劇下一次拋售。 

5 日的研究報告,摩根大通全球市場策略師表示,主要央行低利率政策的後果之一,會是波動性激增的頻率增加,這是因為準備不周的市場參與者押注波動性將保持在低水準,而爭相限制自己在債券市場劇烈波動下面臨的風險曝露值。

30 年期國債收益率低於美聯準短期聯邦基金利率

根據線上債券交易平台 Tradeweb 的資料顯示,10 年期美國國債(TMUBMUSD10Y)收益率,8 日下跌 2.9 個基點至 2.015%,降幅 -0.56%,較年初下跌約 60 個基點。由於中美貿易緊張情勢升高阻礙全球經濟的發展動能,美聯儲轉向更為溫和的立場後,基準利率隨之暴跌。然而債券價格卻與收益率走勢截然相反。

基準 30 年期美國國債(身為 10 年期美國國債的表兄弟,雖然不太為人所知,但仍屬於重要的固定收益債券)收益率一度跌破 2.5%。換句話說,30 年期國債的收益率低於美聯準(Fed)的短期聯邦基金利率。這是目前債券市場陷入瘋狂的另一個例子。像這樣幾十年的借款成本竟然比幾個月的借款成本要低的現象,即被稱之為反向收益率曲線(Inverted Yield Curve)。

最受關注,而且是衡量 3 個月期美國國債與 10 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之差的收益率曲線,在 5 月底出現反轉。

自 1980 年以來,30 年期和聯邦基金利率的反轉僅發生過 6 次。其中 5 次發生在股市大幅回跌之前:1980~1982 年的二次衰退(double-dip recession)、1980 年末的儲蓄和貸款危機、1997 年的亞洲債務危機、2000 年的科技泡沫(Tech Bubble)破裂以及 2008 年的全球經濟大衰退(Great Recession)。

美聯準降息可挽救經濟大衰退

摩根大通全球市場策略師指出,對風險價值衝擊特別敏感的市場參與者增多,例如對沖基金、風險平價基金經理和大宗商品交易顧問,這成了以交易員每日所持部位為核心的風險指標。而債券市場流動性的惡化,以及在低波動性時期的過度冒險行為,都會是下一次風險值(Value at Risk,VaR)衝擊的潛在因素。

以穩定的風險值(亦即部位規模乘以波動性)為目標的投資者,往往會在波動性較低時持有較大的部位。但一旦波動性上升或受到衝擊時,這些投資者會被迫減持部位,進而引發自我強化的波動性並引發拋售。因此,債券市場的大幅波動可能會加速失控。

隨著近幾週美國國債市場復甦,圍繞美聯準未來利率走勢的不確定性上升,這種可能性只會愈來愈大。

不過,仍有人認為,美聯準可以透過降息來挽救局面,以協助防止經濟嚴重下滑。投資顧問公司 Avalon Advisors 投資長 Bill Stone 也認為美聯準將會介入,協助防止美國經濟出現嚴重衰退。此外,他還指出,即使在收益率曲線反轉之後,市場在一段時間內仍傾向於表現良好。

「從歷史上來看,股市曾在反轉後大幅上漲,」他在報告中指出:「市場預計,未來一年半,短期利率將出現兩次淨利率下調。我們仍然認為,2019 年經濟衰退的可能性仍然很低。」

(首圖來源:shutterstock)